【息息相關】分散投資

一家新成立的初創公司提供硬幣交換和處理服務,填補城市空白,滿足公眾期待已久的需求。 

文:黎祖賢 



“我們協助人們擺脫閒置的硬幣,並更好地利用它們,同時我們還為政府保持硬幣流通提供支持,令當局減少每年鑄造不必要的新硬幣。”Payboy首席執行官Oscar表示。 

家中是否藏了一大堆從超級市場、雜貨店或其他商店收到的零錢,卻不知道如何處理?忙碌的你又是否清楚將被收取昂貴的費用且懶得到銀行排隊進行兌換?現在,有一種更簡便的方法能夠將家中的儲存硬幣變成更有用的東西。 

本地青年企業家梁子鏗提出了一種硬幣兌換和處理方案,最近在城中安裝了第一台Payboy自助設備(12月中進行採訪期間,該設備尚未投入使用,但是梁子鏗將在本月月底準備就緒)。儘管面對重重困難,這家初創企業致力進一步開拓此一利基市場,目標是在澳門安裝20台同類自助設備。 

首台Payboy自助設備放置於氹仔濠尚商場的數碼產品零售連鎖店Original Technology作測試之用。顧客可透過該設備,將硬幣換成有關商鋪的電子優惠券,或向本地慈善機構捐款。該設備接受所有澳門及香港流通的硬幣,包括澳門幣/港幣1毫、2毫、5毫、1元、2元、5元和10元。有別於本地銀行目前提供的多數服務,用戶無需為兌換硬幣支付額外費用。作為Payboy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梁子鏗透露:“每次兌換的限額是價值澳門元或港元500元的硬幣,但用戶可以無限次兌換。” 

“我們協助人們擺脫閒置的硬幣,並更好地利用它們,同時我們還為政府保持硬幣流通提供支持,令當局減少每年鑄造不必要的新硬幣。”梁子鏗說。根據該公司進行的市場研究,因人們將閒置的硬幣存放家中,旅客亦會將硬幣帶回自己的城市和國家,政府每年需鑄造大量新的硬幣投放市場。這位企業家估計目前市場上約有6.4億澳門元的硬幣,他指出:“這是一個非常細的市場,但硬幣的收集和兌換確實存在需求。” 

– 14 –
Payboy自助設備接受的港元/澳門幣硬幣類型總數 

香港經驗 

參考香港市場,當地發鈔銀行於2014年推出硬幣回收計劃,利用兩部收銀車輪流在全港各區為市民提供免費收集硬幣服務,並將收集的硬幣再回流市面滿足市民需求。梁子鏗指出:“自2014年以來,這兩部收銀車每年可收回約1億枚硬幣。”但是澳門居民對該項服務的接受程度仍有待觀察。他繼續說道:“我相信有人使用我們的服務,但是實在難以預見和衡量整體市場的接受程度,因為即使是政府,在這方面也沒有作出任何有系統的安排。” 

與毗鄰的亞洲金融中心相比,澳門金融管理局自2017年指定兩家本地的發鈔銀行,即中國銀行澳門分行和大西洋銀行,向公眾提供免費的硬幣兌換服務,但兌換人必須首先對硬幣進行分類,且排隊等待兌換服務。這項服務始終無法令公眾滿意,因此有政府委任的社會事務諮詢委員會成員和議員敦促當局仿照鄰埠,就這一問題提出創新解決方案。 

除政府推出的全球首個有系統的流動硬幣收集計劃外,香港還有兩家私營企業為當地居民提供類似服務,包括初創公司Heycoins。梁子鏗正是從Heycoins學習相關經驗及之後創業所需的專業知識。他曾是一名數據分析師,於2017年底加入Heycoins,計劃將該商業模式和品牌從香港引入澳門。 

繼與當地銀行就澳門項目進行了為期一年的無休止討論後,加上Heycoins業務受到去年香港街頭運動影響,梁子鏗決定成立自己的公司。他完善了兌換設備和商業模式,使其更適應於澳門市場,Payboy去年於澳門誕生。Payboy自助設備有別於Heycoins“神沙”機,但其部分設計和技術確實受到香港同行的啟發;例如,硬幣識別和分類系統使用了同一模塊。 

– 20 –
Payboy計劃在澳門放置的設備總數 

談判 

Heycoins神沙機大多放置於當地的交通熱點,例如當地地鐵站,梁子鏗認為:“這些地點都需要租金,並需承擔一定風險,例如2019年社會運動和2020年疫情都對營業額造成影響。Payboy從中吸取教訓,著手與本地商家展開合作,將設備放置在無需支付租金的地點。” 

在當前的商業模式下,Payboy用戶無需支付任何服務費,但是商家必須向公司支付佣金,金額為每次交易金額的10%。公司期望設備能夠為商舖增加人流量及曝光率,其餘的資金亦流向了商戶。“我們曾考慮向用戶收取10%的服務費,但我們擔心此舉將有,㘈人們使用我們服務的意欲;另外,鑑於澳門市場規模較小,用戶數量或不足以維持公司業務,”他說,“ 5%的服務費同樣不足以支付運營成本,因此我想出了當前的商業模式。” 

梁子鏗同時承認,找到願意合作的商家並不容易。“店舖需有足夠空間以容納設備,且在人流量方面還有改進的餘地。在超市等人們經常光顧的商戶,我們的項目可能沒有用。”他解釋說。根據市場對第一台設備的接受程度,Original Technology可以在本地的其他分店放置更多Payboy自助設備。他說:“我們也希望這次試運作能夠令其他企業看到這種合作模式的運作,”他補充說,公司還嘗試在城中某些線上購物交收點放置設備。 

與本地銀行和澳門通等第三方支付營運商的談判進展不甚順利,除了向本地慈善機構捐款和兌換購物券外,Payboy設備的技術還允許用戶將錢存入其銀行帳戶或為澳門通電子錢包充值,儘管這些功能尚未啟用。 “他們(銀行和第三方支付營運商)對此很感興趣,但對該項目的重視程度不高,因為這無助於提高業績,只會提升服務質量。”梁子鏗稱,“我們還與數家本地銀行討論了幫助他們為零用現金存款量身定制設備的可能性,包括硬幣……為客戶提供便利,同時也節省人工成本。” 


“(銀行和第三方支付營運商)對此很感興趣,但對該項目的重視程度不高,因為這無助於提高業績,只會提升服務質量。” Payboy創始人稱。 

無現金社會? 

儘管沒有銀行存款和電子錢包充值的功能,Payboy依然計劃在城中放置更多自助設備,擴大覆蓋範圍,為公眾提供便利,並吸引公眾使用其服務。“我們希望,2021年第一季度能夠安裝5到8台設備,第二季度則實現安裝15台。”梁子鏗透露,“考慮到澳門的市場規模,我認為20台設備就足以覆蓋整個澳門了。” 

公司還希望在邊境大樓放置設備,供旅客使用。他認為,由於程序需將跨境匯款和貨幣匯率等因素納入考慮,故需要大量文書工作和獲得行政審批。 

雖然疫情令Payboy的發展停滯不前,公司原定於2020年上半年推出服務,且業務受損,大型企業似乎不願投資新項目和計劃,但卻加快了本地無現金支付方式的開發速度。根據澳門央行數據,2020年首10個月的移動支付交易總額為47億澳門元,較2019年全年的交易量增長380%,較2018年的交易額增長5,250%。 

“有朋友告訴我,Payboy的業務是一個死胡同,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無現金的社會中。”梁子鏗開玩笑說,“但我相信,儘管移動支付正日益興起,現金交易仍將在未來佔據重要份額。”換句話說,只要存在現金交易,就需要硬幣流通和收集。他補充說:“這確實是一個小型市場,但我們能夠填補這一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