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同一屋簷下

歡迎外國人士來澳工作,尤其是在這個緊要關頭?還是只需要他們隨傳隨到且能夠在任何時候被捨棄?澳門是否優先考慮中國籍勞工而非非中國籍勞工?城市的未來發展需要怎樣的勞動力?是否有足夠的設施來支持勞動力增長?第三期“MBtv論壇”以本地勞動力市場和外地僱員為焦點,提出了多個問題。隨著專家組成員對某些問題作出了解釋,其他問題的解決有待社會所有利益相關者形成整體,而非為了解決這些問題而變得四分五裂。 

文:黎祖賢 


澳門以即將躋身全球旅遊休閒中心和中葡貿易平台而感到自豪,然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大爆發使人們產生以下疑問:這座城市仍然歡迎海外人士到此居住及工作?澳門最新公佈的入境措施繼續禁止外國人進入,大中華地區以外的所有非本地居民均在此列。此外,嚴峻的經濟環境,加上其他政策,令佔城市總體就業人口比率百分之15的外地僱員感到備受“歧視”。 

人力資源專家組承認,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能夠向本地和非本地僱員給予同等待遇;他們相信,這場公共衛生危機後,澳門應跳出傳統的觀點和做法,制定前所未有的人力規劃,聯結社會各界,携手發展城市。 

10月舉行的“MBtv論壇”得出了以上結論。該研討會由Project Asia Corp旗下的網絡電視頻道MBtv、官樂怡基金會、澳門國際會議及約定協會聯合舉辦。該媒體集團同時發行《Macau Business》及《商訊》。 繼舉辦了兩期分別以本地博彩業和房地產市場為主題的研討會後,第三期研討會以“Blue Card Holders-The Unloved?(藍卡持有者-不受歡迎的一群?)”為主題,在官樂怡基金會演講廳舉行,其網上直播亦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參與,一同就人力資源熱話展開探討。 

最新官方數據顯示,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澳門本地總就業人口為401,900人,其中逾186,400人為非本地僱員,即俗稱的“藍卡持有人”,當中來自大中華地區外地僱員人數為67,000多人。 


“目前,只有大中華地區的旅客和僱員能夠入境澳門,這似乎只是其中一項防疫政策,但實際上,這也是一項勞工政策” 澳門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呂家玟認為。 

中國籍優先 

澳門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呂家玟是本期辯論專家組成員之一。她提出,在被視作移民城市的澳門,海外僱員儘管有語言差異,但普遍受到歡迎。然而,疫情的經歷或令我們陷入思考。“今年3月之前,留守澳門的非中國外地僱員感到與本地居民之間非常強烈的團結感,因為他們認為大家共同對抗疫情,受到與本地居民一樣的平等對待,例如,政府為他們提供了同樣的健康保護,”這位學者提到澳門特區政府自1月底開始實施口罩供應計劃,確保本地居民及非本地僱員的口罩供應。 

“當疫情持續了一段較長的時間……尤其是當出入境口岸開放時,他們(非來自大中華區的外籍僱員)不明白為何有些人不能返回澳門工作,來自內地的僱員卻可以自由出入。他們開始感到自己受到了不同的對待,儘管他們也為澳門的經濟發展做出了貢獻。”這位人力及移民專家表示。 

澳門最新的出入境規定,來自中國內地、香港、台灣的旅客和僱員只需持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或接受14天指定地點的醫學觀察就被允許入境,大中華地區以外的旅客和僱員仍被禁止入境。在澳門和內地的疫情穩定下來前,且全球多個地方的情況仍然嚴峻之時,政府已經以某種方式證明了此舉的合理性,全球許多地方的情況仍然嚴峻。 

“目前,只有大中華地區的旅客和僱員能夠入境澳門,這似乎只是其中一項防疫政策,但實際上,這也是一項勞工政策。”呂教授指出,例如政府曾承諾將給予非中國車手開綠燈,只需接受為期14天的醫學觀察即可前往澳門參加11月舉行的年度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但政府不曾考慮改變針對海外僱員的政策。 “政府不曾真正向我們解釋只允許中國僱員入境的原因。” 


“當局推出的財政資助的目的是為了幫助居民渡過難關。但人們忘記了一項重點,非本地僱員擁有特定的聘用合同,當中不允許僱主中止合同或要求僱員無薪休假 ,然而,本地居民卻不享有這些待遇。”Icília Berenguel律師強調。 

本地招聘 

除了出入境限制外,顯示居民與藍卡僱員之間待遇不同的其中一個最新例子,十月初重新開放的黑沙海灘燒烤區域和露營設施,目前僅適用於本地居民。 

儘管如此,專家組承認,任何國家都無法向本地和非本地僱員給予同等待遇。疫情對本地經濟造成沉重打擊的同時,澳門特區政府強調將優先考慮聘用本地僱員,同時推出一系列消費補貼,即先後向本地居民派發了兩期電子消費卡,總值為8,000澳門元。政府最新數據顯示, 6月至​​8月期間,澳門最新的本地居民就業人口總數為276,600人,較疫情爆發之前的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的284,700人減少了8,100人,降幅達百分之2.85。另一方面,截至今年8月底,非本地僱員的總人數超過182,700,較2019年底減少了超過13,820人,萎縮了7個百分點。 

作為專家組的另一位成員,澳門C&C 律師事務所律師Icília Berenguel指出,政府和本地社會“正竭盡全力”在這個充滿挑戰的時期協助外地僱員,例如協助他們返回家園。當局推出電子消費卡的目的“是為了幫助居民渡過難關。但人們忘記了一個重點,非本地僱員擁有特定的聘用合同,當中不允許僱主中止合同或要求僱員無薪休假 ,然而,本地居民卻不享有這些待遇。”Berenguel女士強調。 


 “政府需要有人牽頭,並切實研究在城市僱用外國勞動力的想法和意義,以及如何進行整合,以此登上一流城市的寶座,在這裡,人們理解分歧,減少差異,令為澳門並肩工作的願景變得簡單。” 羅雪盈補充說。 

以新加坡為例 

本地最知名的獵頭公司MSS 全策顧問執行董事羅雪盈認為,澳門可以更出色地完善其勞工政策,以期在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推動經濟向前發展。“新冠肺炎疫情發出的關鍵信息是我們彼此依賴。彼此劃清界限且隔離是毫無意義,”她在MBtv辯論時分享,“對於和澳門市場一樣,需要外國人才的經濟體而言,接納他們(外國僱員)才是關鍵……另外,從小向本地居民灌輸這就是澳門成為世界一流城市的方式並在世界市場中保持競爭力,也十分重要。” 

她以自己的家鄉——新加坡,這個世界上最發達的經濟體之一為例。新加坡同樣依賴進口勞動力——羅雪盈詳細介紹了新加坡當局為確保進口勞動力為社會創造大眾福祉並減少利益相關者之間的差異。 “我們的前任總理李光耀提出了一種立場,即‘如果失去了這些外國人才,外國企業甚至不會到這裡投資,你甚至會找不到工作’。” 羅雪盈表示,“他試圖通過敦促公眾不要僅專注於自己的工作本身,應著眼更大的局面,進行範式轉變:讓外國僱員與本地僱員攜手協作,共同打造一個值得全球投資者投資的環境。” 

不僅僅是數據 

為了實現博彩業以外的經濟多元化,打造全球旅遊中心,進一步融入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澳門無疑需要高質素人才,不論是本地人才還是海外人才,才得以不斷向前邁進;另外,澳門可以借鑒其他經濟體的完善體系和遠景,以引進勞動力及吸引人才。除了政府所作的2016年至2036年本地人口預測報告外,澳門最近公佈的城市總體規劃草案對有關預測作出了修訂。草案指,預料到2040年本地人口將增長17.8個百分點,至808,000人。此外, 2015年成立的人才發展委員會指出,特區政府在解決未來發展對勞動力需求方面的工作做得很少。 

羅雪盈強調政府必須提出“整體規劃”,“我們需要一個三年、五年和十年規劃,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獲得一個更廣闊的視野,希望達到的目標以及需要採取的措施-不僅僅是需要勞動力,還有對勞動力的要求、技能、教育(針對本地人才)和建造社會基礎設施,以支持勞動力的增長,無論這些勞動力來自本地還是海外。” 

 “假如政府引進另外的100,000名外地僱員,這看起來就像寫在紙上的數據,但這些僱員在周末的時候必須有地方可去。”她指出,“政府需要有人牽頭,並切實研究僱用外國勞動力的想法和意義,以及如何進行整合,以此登上一流城市的寶座,在這裡,人們理解分歧,減少差異,令為澳門並肩工作的願景變得簡單。” 

呂家玟教授分享了類似的觀點,即澳門需要一個完整的人力資源計劃。疫情爆發期間,非內地僱員和內地僱員遭受到不同待遇。她還有其他擔憂,這位學者說:“我很擔心-現在還沒有答案-假若我們成功渡過疫情,會否成為優先考慮內地僱員的轉折點……這似乎與大灣區一體化的總體願景吻合,大灣區一體化討論的是人口流動性,與區內非內地僱員相關的勞工問題無關。” 

成本更高 

然而,這位學者確實知道需要改進的地方,那就是新修訂的本地勞工法規的改進方面。外地僱員招聘規則的修正案已於10月初生效,目前禁止非本地居民持旅遊簽證在這博彩飛地尋找工作。上個月,立法會還通過了一部新的法律,作為本地職業介紹所的範本,其中包括有關介紹所可以向非本地僱員收取的費用上限,該上限將於明年3月生效。 

呂家玟教授說,這些新規定或導致招聘費用增加,甚至令中小型企業等機構的僱主和低薪的外地僱員無法負擔。根據之前的研究,本地酒店業中低技能外僱必須向職業介紹所支付大約三個月月薪。 

“新法律的出發點非常好……因為(政府)不希望招聘費用太高。”她認為, “但他們忘記了這是一個全球體系,不能僅僅監管一般的中介人,即職業介紹所。”在找到合適的工作之前,非本地僱員,特別是那些尋求中低技能工作的人士,將來可能不得不多次向澳門及其家鄉的不同職業介紹所支付招聘費。 

“新法律規定肯定將提高外地僱員來澳門工作的成本。因此後果將是:A.澳門不再是他們理想的去處……因為他們還有很多其他地方可去;B.法律將增加外地僱員來澳門時被剝削的可能性,”她指出。“澳門民眾一直堅持這種態度:‘如果你不喜歡這份工作,抱怨工作條件,那就不要來。’但是如果他們真的不來了,澳門將會怎樣?” 

“許多國家已透過管理外地僱員的送返和引入解決了這些問題。他們試圖共同制定一個更公平、更少被利用的系統。”這位學者表示,“但是目前澳門政府並沒有真正讓政府、非政府組織或貿易往來方的企業參與。” 

儘管存在分歧,但專家組強調,所有利益相關者作為一個整體共同努力至關重要。 “讓我們嘗試超越零與100之間的鴻溝,即本地居民與非本地居民之間的鴻溝。” 呂教授總結說:“我們現在都在這座城市裡居住,我們在同一條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