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專家稱澳門拓展國際旅客量能力有限

在法國澳門商會與本刊集團合辦的研討會上,專家指出,澳門酒店客房增長能力受制及城市旅遊領域產品吸引力低,限制了特區拓展國際旅客量的能力。

文:倪熙晨


該圓桌會議聚焦“處於十字路口的澳門博彩業:公開招標及招標以外”,於9月9日舉行。

與會專家包括澳門博彩委員會前法律事務專員高德志(Jorge Costa Oliveira)、資產管理公司Bernstein全球博彩董事總經理兼高級分析師Vitaly Umansky,和2NT8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李達勝(Alidad Tash)。活動由本刊姊妹刊物《Macau Business》總監馬天龍(José Carlos Matias) 主持。

就特區推動政府非博彩領域多元化和提升非內地旅客數量目標的能力展開討論時,Umansky認為,澳門成為國際旅遊目的地的想法“在中短期內是不現實的”。

“從長遠來看,這或許同樣不現實,除非澳門的基礎設施或經濟得以循某種方式完成徹底變革,這一過程實非兩三年就能完成。”

根據澳門最新的博彩監管框架,行政長官將有權酌情調低娛樂場博彩總收入的應繳稅款,藉此激勵承批公司引進更多海外客戶。

據報道,2021年770萬入境旅客中,來自中國內地的旅客佔約91%,國際旅客數量則因為防控疫情而推行的出入境限制措施影響停滯不前。

然而,即使在疫情爆發前的2019 年,內地旅客數量已佔當年報稱入境旅客總數3,900萬的三分之二。

 “在中國政府方面,我們整天爭辯北京會否開放及何時開放,但沒有人知道,除非你是習近平主席肚子裡的蛔蟲,否則無人會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發生,” 他補充道。


“從長遠來看,(澳門成為國際旅遊目的地的設想)同樣不現實,除非澳門的基礎設施或經濟得以循某種方式完成徹底變革,這一過程實非兩三年就能完成。”- Vitaly Umansky

“我的假設是,在邊境重新開放之後,事情自然有所改變,然後社會新一輪的討論焦點將圍繞中國經濟面貌,以及人們(在多大程度上)仍然願意花錢。”

Umansky補充說,總而言之,澳門仍然是一個狹小的空間,酒店客房容量有限,無法進一步拓展。

“全城只有38,000間酒店客房,仍能稍微增長。2019年,酒店入住率達92%,這一數據不會存在很大的增長空間,除非特區能夠擺脫博彩客戶,但沒有其他行業能夠取締博彩業帶來的經濟貢獻,那麼多元化便無法實現。”


“若澳門的款待文化和熱情仍有待加強的話,小城對海外旅客的吸引力就始終不如其他司法管轄區,這就不會發生。”- 李達勝

與此同時,亞太區商業環境發生了較大變化,其他司法管轄區為典型的博彩旅客打造了具有競爭力的目的地和具吸引力的產品。

此外,李達勝認為,澳門規定荷官僅限本地人擔任,以普通話和廣東話為主,且教育水平較低,無法為來自不同國度的玩家提供一個友善的環境,例如日本人、韓國人、新加坡人、菲律賓人或英語人群。

“若澳門的款待文化和熱情仍有待加強的話,小城對海外旅客的吸引力就始終不如其他司法管轄區,這就不會發生。”


“但在我看來,若政府向博企施加足夠的壓力,他們將到印度、日本、東南亞等不同城市和地方尋找博彩中介人。這是施加壓力和提供條件的問題,是澳門不曾嘗試的做法。”– 高德志

高德志也提出,除了中國內地,澳門“從來都不以其他司法管轄區玩家為目標”,這包括香港在內,甚至在吸引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貴賓業務方面亦失去了潛力。

“例如,我們在1990年代失去了來自印度尼西亞的富豪玩家,因為拉斯維加斯的娛樂場能夠為博彩中介人提供更有利的交易,”這位法律專家指出。

然而,儘管他同意將依賴內地玩家的模式調整為拓展其他國際客戶是不“明智的”,但他認為這是澳門特區“不曾嘗試過”的模式,並提供了新的收入來源潛力。

“我為此在博彩委員會奮鬥了很長時間,但澳門博彩中介人業務作為城市博彩業的組成部分,佔舉足輕重地位……正因為該領域存在的增長潛力之大,他們認為沒有任何理由考慮中國以外的市場,”他透露。

“但在我看來,若政府向博企施加足夠的壓力,他們將到印度、日本、東南亞等不同城市和地方尋找博彩中介人。這是施加壓力和提供條件的問題,是澳門不曾嘗試的做法。 ”

與會專家以會展業為例,提出城市在打造國際會展目的地過程中遇到的障礙,例如海外旅客難以獲得簽證、缺乏飛往澳門的國際航班,加上澳門地處會展業務發達的地區,香港、新加坡甚至珠海等多個鄰近城市的會展行業發展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