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拒絕塑膠瓶

本地一家環保初創企業推出了裸賣清潔劑、消毒藥水的自動販賣機。迄今每月可幫助澳門節省800至1,000個塑膠瓶 

文:黎祖賢 
 




– 在澳門放置走瓶裸買機的數量 

過去數十年來,自動販賣機已經司空見慣,在學校、購物中心、停車場和街道隨處可見其身影。近年來,商家不僅利用自動販賣機銷售零食和飲品,日用品、紀念品、即煮咖啡和口罩等商品亦能透過自動販賣機銷售。 

時至今天,消費者甚至可以隨時隨地透過放置於城中不同地點的自動販賣機購買清潔劑和消毒藥水——但他們需要自備容器。本地初創企業走瓶清潔用品有限公司(下稱“走瓶”)將自動販賣機的操作與減廢概念相結合,希望為公眾提供更環保的生活選擇。 

走瓶於2019年初由三名從事洗衣行業及相關行業的本地居民創立。“我們一直關注環境問題,加上當時的社會上也有關於引入膠袋收費的討論,”走瓶清潔用品有限公司營運經理胡志偉透露。他指的是自2019年11月起實施的《限制提供塑胶袋》法律。根據該部法律,出於環保目的,在大多數情況下,商家均不得免費提供膠袋,每個膠袋需收費1澳門元。 

“因此,我們三人集思廣益,探討如何能夠應用我們所具備的專業知識,同時為減少源頭浪費的舉措做出貢獻。這些討論都指向了裸買洗滌用品自動販賣機的想法,”他繼續說道。 

這一概念在中國內地或台灣並不新鮮,故三人在上海找到了一家工廠願意為他們量身定做機器。2019年12月,第一台自動販賣機放置於氹仔的一家購物中心並正式投入運作。直到今天,全澳門有七個地點放置了裸買自動販賣機,其中兩個在氹仔、五個在澳門半島。機器以銷售洗衣液、洗潔精、衣物柔順劑和消毒藥水為主。整個操作過程十分簡單:消費者只需自備瓶子,選擇自己喜歡的產品和數量,並以電子支付方式完成交易,然後等待瓶子裝滿。 


“這是本地環保企業大多遇到的問題:租金飆升。我們賣的不是黃金,而且業務的利潤很低,所以我們難以負擔得起高昂的租金。”走瓶董事總經理吳麗芬指出。 

減廢 

“兩年前推出第一台機器時,我們事先沒有做任何宣傳,甚至沒有設立公司的 Facebook頁面。”走瓶的董事總經理吳麗芬坦言,“我們一開始只是靠口耳相傳……多年來,積累了一些支持者。” 

零浪費購物概念,也稱為“裸買”,即消費者選擇購買沒有包裝或包裝較少的產品。自從世界上第一家商店Unpackaged 於2007年在倫敦開業以來,裸買的勢頭日趨強勁。隨著公眾對塑膠污染的認識越來越深,裸買熱潮已經風靡全球各地,澳門亦不例外,城中相繼出現了多家零廢物商店。  

“我們的機器每月能夠幫助澳門減少約800至1,000個塑膠瓶;自2019年底至今,已減少了約16,000至17,000 個塑膠瓶,減少了城市產生的廢物,”吳麗芬說。走瓶還確保其企業運營不會產生廢物:其自動販賣機上所有用於裝載產品的散裝瓶均可以回收並變成顆粒後再次投入使用。公司還收集每個散裝瓶中殘餘的少量洗滌劑和消毒藥水,並將它們全部捐贈給本地非營利社會服務機構澳門扶康會。 

事實上,澳門作為區內垃圾生產率最高的城市之一,確實能夠從這一舉措中受益良多。環境保護局最新發佈的澳門環境狀況年度報告顯示,受疫情影響,2020年本地人均城市固體廢物棄置量為1.74公斤/天,較上年減少21.6%,不過,這一數字仍高於香港、北京和上海,分別為1.47、1.29 和 0.85 的水平。 


“過去的兩年期間,我們學到了很多東西。我們相信,只要出於善意,一切都會順利進行。”走瓶營運經理胡志偉表示。 

租金飆升 

儘管公眾的減廢和環保意識不斷增強,但“走瓶”過去兩年的運營卻遇到了障礙。“我們一開始的設想是將機器放置到不同的屋苑,為居民提供便利,同時減少浪費。”Mona表示。 

但私人屋苑的物業管理委員會並沒有採納他們的提議。“他們通常會說這是個好主意,但繼而提出很多擔憂,”她說。至於公屋項目,房屋局拒絕了他們的要求,因為走瓶並非非牟利機構。“我們參考了政府為公共場所放置自動販賣機展開的公開招標,但每月租金高達澳門幣10,000元,甚至更多——這個數額只有大型企業才有能力負擔。”她補充道。 

鑑於進入屋苑住宅遭遇到的困難,走瓶適時調整策略,將機器部署到購物中心或商店。現時的七台機器中,只有一台放置在住宅項目,即黑沙環海上居。儘管如此,租金問題仍然困擾著他們。“某些商場或許希望放置即煮咖啡機或零食販賣機,走瓶並非他們的選擇,加上這些產品能夠負擔更高的租金,”胡志偉解釋說。 

“許多客戶通過社交媒體平台向我們發送了希望放置機器位置的信息。我們亦已跟進並詢問了有關方面,但要求通常被拒絕或租金太高,”他說,“這是本地環保企業大多遇到的問題:租金飆升。我們賣的不是黃金,而且業務的利潤很低,所以我們難以負擔得起高昂的租金,”他的商業夥伴補充道。 

探索不同途徑 

走瓶經營了兩年後,吳麗芬和胡志偉透露,撇除人力成本的話,走瓶的收支剛好平衡,公司支出主要是租金和進口產品的成本。迄今為止,公司業務由三位合夥人在閒暇時間經營。“我們起初時打算僱人對機器進行定期維護和重新灌裝產品,但我們的收入不足以讓我們這樣做。”這位運營經理說。 

面對挑戰,走瓶曾多次嘗試改進其商業模式,包括與本地多家大學商討,在學生宿舍的洗衣房中放置較小型的自動販賣機。這家初創企業還直接向本地多家美容院、理髮店和餐館提供散裝的洗滌產品。 

“我們現在與多家工廠合作,探討自行生產洗滌劑的可能性,以更好地控製成本,”胡志偉透露,“同時,我們繼續與不同的洗滌用品供應商商討,希望向消費者提供更多選擇。” 

展望未來,公司希望將現時的12台自動販賣機全部推出市場,是否進一步增加機器的數量則取決於市場需求。“過去兩年期間,我們學到了很多東西。我們相信,只要出於善意,一切都會順利進行,”這位運營經理說,“幸運的是,即使遭遇不同的問題,我們仍然可以找到解決方案。” 

對於吳麗芬來說,她更了解在商業世界中運營業務的實際方面。“我們在澳門有一定數量的支持者,人數或許不多,但正在增加,”她說,“在許多地方,這種類型的自動販賣機數量也在增加……所以我們認為,有必要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