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政治遊戲

第二期“MBtv辯論”將焦點從房地產領域轉移到了本地博彩業的未來,因為博彩經營權牌照還有不到兩年時間就到期。經驗豐富的博彩業專家對這件事持不同意見,他們同意當前的營運商在新的招標程序中具有優勢,網絡博彩則不在其中。 

文:黎祖賢 


當局幾乎沒有透露與博彩經營權牌照公開招標有關的信息,城中六個經營權牌照和次級經營權牌照期限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就屆滿,所有與此事有關的討論都屬猜測。從新批出的牌照數量,到對美資運營商在澳門經營的質疑,甚至是次招標應當在什麽時候舉行,這些問題將影響城中主要經濟支柱的發展,業內人士和分析人士都各執己見。 

然而,正如一群行業專家在最近的“MBtv辯論:博彩系列”網絡研討會中所說的那樣,(研討會由Project Asia Corp旗下的網絡電視頻道MBtv、官樂怡基金會、澳門國際會議及約定協會聯合舉辦。該媒體集團同時發行《Macau Business》及《商訊》)。與會者的共識是儘管過程涉及諸多政治決定,但仍需要就此事進行公開討論。 

過去多月,甚至多年來,人們始終關注着澳門和中央政府的下一步行動,因為澳門所有的經營權牌照將在2022年6月到期。但迄今為止,人們的疑問尚未得到回應。特區當局僅確認將設公開招標,同時強調未來的運營商須承擔更多社會責任,例如提供培訓和支持本地員工向上流動。 

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期間,澳門行政長官賀一誠4月宣稱,將於下半年就博彩業中期檢討報告展開公眾諮詢,然後再進入修訂階段,最後才能夠進行新的公開招標程序。但是五個月後的今天,本地媒體向行政長官查詢事件進展時,他僅在9月時表示,“仍在進行中”,但未提及公眾諮詢工作及隨後的招標程序會否因疫情出現任何延誤。 


 “存在太多的環境和健康風險……導致目前無法展開招標程序。”Newpage Consulting負責人David Green表示。  

延遲與否? 

9月10日舉行第二期MBtv辯論網絡研討會,題為“澳門博彩——現實寫照”,活動場地設於官樂怡基金會禮堂,並在網上同步直播。專家組成員David Green認為,政府應推遲舉行新一輪的公開招標,同時增加現有的牌照數量。“政府目前面對的現實風險是期望值可能過高:這些期望是否與維持高稅率,(運營商的)投資承諾、牌照費等有關”這位Newpage Consulting的負責人指出,“存在太多的環境和健康風險……導致目前無法展開招標程序。”該顧問公司曾為澳門、新加坡和日本在內的多個司法管轄區的博彩法規提供諮詢服務。 

根據澳門現行博彩法,經營權牌照和次級經營權牌照的期限可在特殊情況下延長五年,但澳博控股有限公司和美高梅中國控股有限公司的牌照已從2020年延長了兩年至2022年,以配合所有牌照的到期日期。這意味著,在現行框架保持不變的情況下,政府在技術上將所有六個牌照的批給年限再延長三年,令新一輪的公開招標程序得以延期舉行。 

另一名小組成員高德志認同,新招標程序“很可能”將推遲舉行,“現在存在太多不確定性,而且政府在作出決定之前應考慮清楚如何解決這些不確定性。”作爲前博彩委員會技術——法律範疇協調員,他曾監督2002年的公開招標。 

正如部分觀察家所解釋,推遲新一輪招標程序是因為潛在的候選人可能無法在疫情後立即擁有能夠滿足政府期望的財力。有人認為,招標或會如期進行,大約在明年的某個時候。“我不認為現有牌照(和次級牌照)會得到延期,主要是因為方式和遊戲計劃均已制定,” MBtv研討會專家組另一位經驗豐富的博彩顧問Ben Lee說。不管整體經濟前景如何,所有博彩公司都希望在這個世界博彩之都分得一羹,澳門iGamiX Management&Consulting Ltd董事總經理表示:“目標已經設定了,(潛在的)運營商必須介入並點明(他們)承諾投資的非博彩設施,與過去相反的是,這一次他們將必須實現那些承諾。” 


“有趣的是,澳門甚少有人談論即將發生的新牌照批給過程,是絕對的、完全的沉默,對此,人們只能得出一個結論,即該過程或結果都不是澳門能夠決定,決定權在北京。”iGamiX Management & Consulting Ltd董事總經理Ben Lee認爲。 

“稀釋”外國形象 

批出的牌照數量是博彩業檢討報告的主要討論話題之一。Ben Lee認為,在中美局勢日益緊張的情況下,這或會取決三大美資運營商的命運,即金沙中國、永利澳門和美高梅中國。“在過去兩到三年中提出的兩個關鍵問題是,三個牌照如何變成了六個(牌照和次級牌照),更重要的是,美國人是如何佔據了這個澳門最大型行業的一半業務?”他指出,“這是當局重新佈置枱面座位的第一次機會。” 

“限制六個牌照或增加牌照數量的目的是什麼?為了稀釋外國資本的存在啊!”這位分析師繼續解釋道,“如果我們維持現有六個牌照,稀釋外國存在的唯一方法是批出第七或第八個牌照許可證;又或者,篩除其中一家或兩家(現有的)美資營運商,這也是一種方法……為一或兩家新的營運商騰出空間。” 

在Ben Lee看來,北京將擁有決定美資運營商去留的最終決定權。“有趣的是,澳門甚少有人談論即將發生的新牌照批給,是絕對的、完全的沉默,對此,人們只能得出一個結論,即該過程或結果都不是澳門能夠決定,決定權在北京。”他補充說。 

儘管如此,仍有人以不同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曾擔任過特區政府顧問的David Green指出,政府最好將牌照數量保持在六個,因為批出更多的牌照會破壞現有業界享有的“一定程度的排他性”。因此,在新的招標過程中“削弱了他們的投資意願”。“當您擁有澳門本地最好的運營商時,對於政府而言,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決定,”他詳細描述了目前的六家特許營運商和次級特許營運商已付出的努力,“超越了最初許下的承諾”。 


“首次公開招標的時候,數量不足。如今,澳門已發展成為一個國際市場,擁有許多重要的市場。我不認為有可能、我亦不認為政府願意像上次一樣閉門造車。”前博彩委員會技術——法律範疇協調員高德志指出。 

形象將受到威脅 

在約20年前的招標過程中發揮了舉足輕重作用的高德志回顧了過去的經歷並強調道:“牌照數量的問題是一個政治決定。”他舉例說,2002年批發三個牌照是“澳門政府收到中央政府的極少數指示之一”。儘管目前尚不確定即將批出的牌照數量,但行業觀察家認為,現有的模式是“將市場分配給具高稅收水平的多個運營商”,這個模式將保留下來。 

自2000年6月成立澳門博彩委員會、評估本地博彩市場,到2001年11月舉辦公開招標,再到2002年2月公佈結果,上一次用了不到兩年的時間——或者,從技術上來說僅用了三個月時間就完成了招標程序,並且完成澳門博彩業開放、批出博彩牌照。高德志預計這次所需的時間會減少,因為“毫無疑問,今天的澳門是世界上最大的博彩中心,每個人都希望到這裡留下印記。” 

儘管新的招標程序涉及諸多“政治決定”,但這位資深專家認為,行政當局聽取不同利益相關者的意見才是至關重要。高德志指出:“首次公開招標的時候,數量不足。如今,澳門已發展成為一個國際市場,擁有許多重要的市場。我不認為有可能、我亦不認為政府願意像上次一樣閉門造車。”他強調,需要格外謹慎,因“澳門的形象將受到威脅”,鑑於招標程序“公開且國際化,並受到嚴格審查”。 

網絡博彩,“夢想成真” 

疫情對澳門公開招標過程的影響仍有待觀察,新冠病毒的爆發已重創了陸上娛樂場的運營,但與此同時,這也驅使某些司法管轄區網絡博彩的發展。儘管如此,MBtv辯論小組目前並未預見到當局將開放網絡博彩,並允許運營商提供更多遊戲。 

高德志強調,於1999年至2009年間掌舵澳門的第一任行政長官何厚鏵“一直大力支持網絡博彩自由化,並提出澳門具有成爲網絡博彩中心的潛力”,政治考慮令他捨棄了實現網絡博彩合法化的願望。這位前政府顧問認爲,“始終未能就這個話題達成任何政治共識”,這種情況很可能會持續下去。 

中央政府最近幾年表明,對在菲律賓、柬埔寨等國家和地區,以中國公民為目標的網絡博彩營運商持零容忍態度,以防止非法資本從國内流出。例如,北京取消了參與海外賭博活動的中國公民護照,設立了一個供市民舉報海外賭博活動的公共平台,並限制了中國内地居民前往被列入賭博“黑名單”中某些海外城市。 

高德志指出,澳門可從技術上發展為海外公民而設的網絡博彩業務,將中國公民撇除在外,但他仍未發現目前有任何政治力量提出這一倡議的跡象。“這是可以考慮的提議,但必須做得很好,要充分準備,澳門政府有必要在過去十年中積累足夠的數量……我認為,它未能達到這一點。”他補充說。 

儘管網絡博彩對澳門來說仍然遙遙無期,但人們相信,網絡博彩和代理投注在東南亞國家及其他司法管轄區崛起對澳門的影響可能不大。“網絡博彩與陸上業務幾乎沒有交集,”iGamiX負責人Ben Lee認爲, “網絡業務主要針對真正處於中場末端的玩家,即中國市場的底層人物,那些負擔不起旅行或根本不旅行的人。” 

在對澳門博彩業的未來作出最終判斷之前,關於不同問題的辯論將繼續進行。為什麼?正如Ben Lee簡單地說的那樣,“世界上找不到第二個像澳門這樣的市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