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渡過難關

為了應對數十億美元的預算赤字,政府將需要再次依靠強大的財政儲備金, 將撥出約265億澳門元。但夠了嗎? 這完全取決於博彩收入,有關部門預計將達到1,300億澳門元。不確定性是2021年博彩業的名字,正如小型企業和生計感受到了壓力。 施政報告的賭注會很高。 

文:黎祖賢 


博彩業開放為澳門特區政府帶來巨額稅收收入,令當局每年都能夠毫不費力地完成年度財政預算案起草。政府對財政盈餘的運用有所改進,並改變了一貫以來的“大花筒”形象。 

疫情將當局推向了未知的領域,尤其在這個起草明年預算的時候。除了必須應對經濟的各種不確定性和挑戰外,政府還必須及時解決社會大衆的需求,然而,公衆卻早已習慣政府支持的一系列福利。 

澳門特區行政長官賀一誠上月描述澳門當前狀況時明確表示,澳門目前的“財政壓力較大”。他10月1日對媒體說:“隨著疫情持續,博彩業收入仍然低迷,政府財政收入也繼續處於低位;然而,公務員薪俸、社會福利、教育和醫療等剛性開支,必須由財政預算支撐……” 他補充道,政府擬從儲備中再撥款200億元(折合約25億美元),以支撐開支至年底。 

財政局的最新數據顯示,政府1月至9月總收入僅335.1億澳門元,較去年同期下跌了近66個百分點。收入減少的主要原因是博彩總收入表現不佳。一般來說,博彩稅收入至少佔政府財政收入的七成至八成。澳門對娛樂場博彩毛額徵收的稅率為百分之39,當中包括百分之35為博彩總收入的直接稅項,其他則用於社會和福利目的的徵費。 

根據財政局數據,受疫情影響,今年首三季的澳門入境旅客大幅減少,令博彩總收入同比下降了百分之82.5,至386.1億澳門元,博彩稅收總額亦因此萎縮,僅234.1億澳門元,同比下降了百分之72.7(同一時期內的博彩稅收和博彩總收入數據可能出現不對應,因為收入總結和政府收取稅款之間存在數日或數周的延遲)。在2020年前三個季度,博彩業產生的稅收收入僅佔政府4月修訂全年預算的百分之46.8,佔疫情發生前的最初預測的百分之23.83。 

財政局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9月期間,政府支出總計近618.8億澳門元,同比增長8.4個百分點。儘管收入暴跌,但澳門在2020年前三個季度仍錄得163億澳門元的財政盈餘,有賴政府4月從其財政儲備中支取了389.5億澳門元,用於城市防疫和經濟提振。假若沒有財政儲備的注入,今年首九個月的預算赤字接近300億元。 


假設當前支出繼續佔明年政府總支出的百分之85左右,博彩總收入稅約佔政府收入的七成至八成,則明年的年度博彩收入必須在1,730.4億澳門元至1,977.6億澳門元之間,政府才能實現收支平衡。 

復蘇? 

“政府要回答這個問題確實不容易,”澳門經濟學家麥健智 (José Luís de Sales Marques)談到當局應如何準備明年預算時稱,“無論是戰略,還是政治方面,都需要考慮很多機制。” 

關鍵是,本地經濟和博彩業會否於明年出現重大轉機,並為政府創造足夠收入。麥健智說:“由於10月國慶黃金周的入境旅客數據低於預期,未來似乎充滿了不確定。”儘管自由行計劃早於9月就已經恢復,當局亦允許內地旅行團入境澳門,但今年10月1日至8日的訪澳旅客僅156,300人,按年減少了百分之86。這位經濟學家繼續解釋:“即使澳門入境旅客數字開始再次增加,但仍然存在其他不確定因素,例如,賭客的博彩行為會否發生變化。” 

全球經濟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全恢復,澳門市場亦不例外。券商摩根大通證券(亞太)有限公司最近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表明,澳門博彩業收入需到2022年才能恢復正常水平,即2019年錄得2,912億元的水平。儘管澳門的恢復速度有望比其他博彩轄區快,國際評級機構惠譽在最新的報告中預測,澳門的博彩市場最快到2023年才能實現全面復甦,並預計2021年的收入僅是2019年水平的百分之81左右。 

惠譽假設明年的博彩業收入可以達到2019年的百分之81,從目前的市場基本面來看,這是一種樂觀的看法。若澳門政府庫房2021年徵收的博彩收入稅總計825.6億澳門元,這足以支付政府的年均支出。根據財政局數據進行計算,澳門政府在2015年至2018年間,平均每年支出798.1億澳門元。 

削減一成 

如果經濟復甦繼續疲軟,又或政府計劃明年增加財政救濟或刺激經濟方面的支出(今年的預算總支出為1096.4億澳門元),當局將不得不再次提取財政儲備。截至今年8月底,政府《公報》公佈的數據顯示,財政儲備資產總額超過6092.8億澳門元。“雖然政府可以依賴財政儲備,但問題是政府願意從財政儲備中提取多少?一定設有底線。” 麥健智說,“由於目前仍存在很多不確定因素,在計劃明年政府預算的時候,保持謹慎是關鍵。” 

政府不曾提及與明年預算案有關的任何預測,僅計劃於本月月尾公佈的2021年施政報告時一同介紹。然而,政府官員已經確認,沒有計劃進一步削減開支。此前,行政長官6月下令,要求各部門明年度財政預算開支不應超過本年度最初預算扣減經常開支百分之10後的金額,包括向公務員發放的薪水、補貼,以及對協會和實體的財政資助。 

2020年最初的財政年度支出預算為817.1億澳門元,佔政府預算總支出的近百分之85;明年削減一成預算後的開支將降低至735.4億元。假設當前支出繼續佔明年政府總支出的百分之85左右,博彩總收入稅約佔政府收入的七成至八成,則明年的年度博彩收入必須在1730.4億澳門元至1977.6億澳門元之間,政府才能實現收支平衡。這意味著明年的博彩行業每月必須產生144.2億至164.8億澳門元,然而,早在2010年疫情爆發之前,澳門的博彩收入就已經達到了這個水平,與今年1月至9月平均博彩收入42.9億澳門元存在明顯差距。 

遠見 

另一位學者同樣呼籲當局謹慎對待預算,因為目前澳門和全球經濟復甦“均不如理想”。澳門理工學院社會經濟與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教授呂開顏認爲:“然而,政府能夠削減開支的空間並不大,因為政府必須推行支持經濟復甦和民生福利的政策。”他表示,政府明年可能需要再次提取財政儲備。 

他指出,例如在博彩收入和私人投資萎縮的情況下,政府爲了支撐本地生產總值、確保本地居民就業,將繼續增加支出,儘管之前已啟動了多項支持本地企業的公共工程項目。“政府需要深思遠慮,投資那些從長期來看可以令城市受益的項目,例如公共房屋、主要基礎設施、5G基礎設施和低窪地區的防洪保護,而不是今年我們看到的那些開掘道路或維修項目。”這位學者舉例說, “還應對項目進行更好的監督,以確保創造的就業崗位盡可能聘用本地居民,保證本地居民就業。” 

鑑於協會及機構在城中占據的主導地位,社會福利領域同樣不存在太大的削減空間。呂教授指出:“為了維持社會的正常運作,批予本地協會及機構的大量定期補貼也必須保持在一定水平。” 財政局數據顯示,每年向協會、實體和個人提供的補貼和財政資助是政府主要的支出來源,總計544.8億澳門元,佔2020年本來預算總支出的一半以上。 

“此外,就像年度現金分享一樣,多年來具有不同的目的,從2008年、2009年金融危機期間為公眾提供經濟援助,到與社會分享經濟成果,再到協助居民應對飆升的通貨膨脹,政府可以進一步完善和改進有關計劃,但在目前的經濟氣候下,明年必須繼續推行該計劃。”這位學者表示。 


議員梁孫旭指出:“……政府明年應繼續推行一系列福利政策,包括現金分享、水電費補貼等,以減輕居民在如此惡劣的經濟環境中所承受的財務壓力。” 

現金發放 

自2008年以來,永久居民和非永久居民每年都透過現金分享計劃,獲政府派發一定金額的現金,今年分別為10,000澳門元和6,000澳門元。多年來,社會中關於評估該計劃的爭論不斷,但事實證明,當局進行任何更改都將引來爭議。 

10月1日,行政長官賀一誠指政府必須就此事進行研究,並否認了向公眾提供第三輪財政援助措施的可能性。受到疫情的影響,今年的現金發放預算總額為71.1億澳門元,佔年度預算支出的百分之6.5,之前兩輪的財政減免總額至少為136億澳門元,當中包括澳門批予澳門基金會的100億澳門元。 

然而,這些單純的建議不過是政府對民意的試探,卻引起了公眾的不滿,包括本地建制派和基層協會。過去數周,行政長官為籌備明年的《施政報告》與各知名協會代表會面。澳門工會聯合總會和澳門街坊會聯合總會等團體的其中一項主要要求是當局需“繼續”和“鞏固”為改善民生而推行的一系列措施。 

 “目前,内地居民前往内地的意願仍受很多因素影響,實在難以預測本地旅遊市場和經濟將何時復甦。” 來自澳門工會聯合總會的議員梁孫旭指出,“因此,政府明年應繼續推行一系列福利政策,包括現金分享、水電費補貼等,以減輕居民在如此惡劣的經濟環境中所承受的財務壓力。”他補充說:“鑑於目前的經濟狀況,政府還應及時推出第三輪財政援助措施,以促進經濟發展並確保本地居民就業。” 


議員吳國昌表示:“問題是進一步削減開支將引起利益相關者之間的激烈爭執,政府將因此承受更大壓力。” 


265億澳門元縮小差距 

政府預測,到2021年博彩業收入將達約1,300億澳門元,這標誌著自今年開始表現不佳,但仍不足以阻止當局挖掘財政儲備。提交立法議會的預算法提案包括從特區的6,000億澳門元的財政儲備中撥款265億澳門元。在此之前,政府已動用了600億澳門元的儲備金來支付2020年的支出。 

政府的預算提案還包括明年向澳門永久居民發放的現金分享保持10,000澳門元,以及近年來持續實施的免稅和退稅措施,公務員則會凍薪。 

另一方面,政府將在每名澳門永久居民的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戶口注資7,000澳門元。 


2021年預算提案 

政府收入:960億澳門元 

政府支出:952億澳門元 

博彩總收入:1,300億澳門元 


壓力飆升 

這些似乎都迫使行政長官改變決定。在10月下旬的另一個公開場合上,賀一誠強調,明年將繼續發放現金,且不會調低金額。他補充說,如果2021年經濟形勢依然嚴峻,可能會推行第三輪財政援助措施。意識到政府正“處於壓力之下”,他補充說,由於我們無法得知疫情的持續期限,政府將謹慎使用包括財政儲備金在內的一切公帑。 

相比之下,議員吳國昌認為,除了將向本地協會發放的補貼和財政援助等經常開支削減百分之10外,政府明年還有進一步削減開支的空間。他表示:“問題是進一步削減開支將引起利益相關者之間的激烈爭執,政府將因此承受更大壓力。” 

由於澳門最高領導一職每五年由選舉委員會選出,這個委員會則由400名代表不同階層的地方協會的政治精英和重量級人物組成。因此,吳議員指出:“澳門行政長官並非由普選產生,因此他必須依賴本地主要協會機構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