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澳門製造

從夜市攤檔到本地首家精釀啤酒廠,趣眼精釀為澳門及其他地區呈獻濃濃的澳門味。 

文:黎祖賢 


300萬元 
-趣眼精釀為自家啤酒廠投入的資金 

無論是下班後與親朋戚友共度歡樂時光,還是獨自在家享受私人時間,啤酒幾乎是必備之物。然而,您的個人酒單上包括了什麽?青島、百威、喜力還是朝日?還是一些獨特的精釀啤酒品牌?現在,您可以在這份清單中添加新的成員——澳門首家精釀啤酒品牌“趣眼精釀”。 

由2048(澳門)有限公司於2018年創立,澳門第一家精釀啤酒公司逐步成長,並於今年年初斥資約300萬澳門元(折合約375,000美元)設廠自行釀製手工啤酒,進一步擴大業務。 

趣眼精釀市場總監郭芷晴與其他兩位公司創辦人對手工啤酒文化的熱愛促使他們夢想在澳門設立啤酒生產廠房。有別於青島、百威等產量較大的品牌,精釀啤酒通常是指獨立廠房採用小規模手工釀造的傳統工藝,專注於優選原料及成分,創造出各種不同風味的啤酒。 

郭芷晴表示:“手工啤酒在香港、台灣、内地和日本都很受歡迎。我2016年首次接觸手工啤酒的時候,馬上就愛上了它。但澳門對手工啤酒的認識不多,更不用提本地的精釀啤酒品牌。”因此,對於這位去年畢業於澳門大學的年輕人來説,趣眼精釀不僅是她首次創業嘗試,她還踏上了在博彩飛地推廣精釀啤酒文化的道路。 

1.4694億元 
– 2020年澳門進口的啤酒價值 

根植澳門 

郭芷晴與兩位合夥夥伴於三年前創立了這一品牌。當時仍是學生的他們由於缺乏啟動資金,業務的選擇實在少之又少,故他們將自己釀造的手工啤酒裝進木頭車,然後推到康公夜市售賣。一年後,他們從街頭攤檔搬到了鏡湖醫院附近新勝街一家設15個座位的餐廳酒吧,為食客提供精心釀製的澳門風味。 

趣眼精釀於創立初期專注於銷售自家釀製的手工啤酒,直至2020年5月開始向本地咖啡廳、餐館食肆和酒吧供應啤酒。郭芷晴解釋說:“我們之前與香港酒廠合作,借用他們的設備生產手工啤酒。”公司目前向約20家本地咖啡廳和酒吧供應手工啤酒,香港酒廠的能力足以滿足業務需求,但這家澳門廠商希望提高生產率,進一步拓展本地市場。她坦言:“我們的夢想是擁有自己的啤酒廠:創業初期就已計劃三年內開設一家。” 

他們不僅夢想擁有自己的啤酒廠,還希望這是一家本地啤酒廠,儘管運營成本較高。本地啤酒品牌澳門啤酒於1996年在澳門創立,並於2002年被日本麒麟啤酒有限公司收購。如今,該品牌將生產綫設於珠海,旨在降低成本和擴大空間。在解釋趣眼精釀堅持本地製造的原因時,郭芷晴簡單地說:“作爲一個澳門品牌,我們希望在澳門生產自己的產品,這與公司規模大小無關。” 


“作爲一個澳門品牌,我們希望在澳門生產自己的產品,這與公司規模大小無關。”趣眼精釀聯合創辦人郭芷晴表示。 

超越生產 

公司最終選擇了位於黑沙環的一個工業大廈單位。“我們目前每月能售出2,000至3,000罐啤酒,但旗下自設廠房的產能或可達每月100,000罐,”這位趣眼精釀市場總監介紹,“故此,在我們進入其他市場之前,工廠在初始階段將不會達到最大產能。” 

該工廠不僅是生產的場所,從磨麥、糖化、過濾到發酵和包裝,整個過程約需一個月。 “我們計劃將啤酒廠打造成推廣精釀啤酒的平台,讓更多人了解這種飲品。”她透露,“除生產以外,這裏還被用作展出本地藝術家創作的場所,或電影放映廳,令更多本地居民了解精釀啤酒,將精釀啤酒融入生活。” 

工廠於今年2月獲得了臨時生產許可,目前正處於試用階段;生產的第一批啤酒預計於6月以全新包裝進入市場。該批次將一共提供6種不同口味,使用來自澳大利亞和中國内地原材料,包括IPA啤酒(印度淡艾爾啤酒)、桂花烏龍啤酒、玫瑰啤酒和荔枝紅茶啤酒。 

變化 

這並非趣眼精釀首次製造非傳統風味的手工啤酒,品牌自康公夜市以來就憑藉融合了東方茶與西方啤酒的茶味啤酒而廣為人知。郭芷晴介紹,確實是受到了澳門濃厚中西文化融合的啟發,結合中國茶和啤酒的不同風味,從而創造出茶味啤酒。同時,呼應了趣眼精釀的經營理念。 

“我們的品牌名稱是趣眼精釀,表示我們始終行走於尋找有趣事物的路上,例如創新的啤酒口味。”她表示,“我們將於6月推出6種口味,明年或會是其他不同的口味。變化是我們品牌形象的一部分。” 

儘管手工啤酒的價格較高,但趣眼精釀透過創新提高品牌競爭力。她補充說:“我們啤酒的生產成本約為每罐10元,其他啤酒的生產成本可能低至每罐2-3元。” 

運營約三年以來,郭芷晴發現手工啤酒文化受到本地市場的喜愛和認識,同時手工啤酒文化受到新冠疫情的催化,日益受到追捧。“受防疫出行措施限制,澳門居民大多只能留在本地,因此越來越多人士開始發掘城中的新產品,並且剛好與我們的品牌相遇。”這位市場總監補充道,趣眼精釀透過參加更多本地展覽和展會,並與其他各方合辦藝術文化活動,以此推廣本地啤酒廠。她舉例說:“我們今年已開始與多家本地酒店商討,希望能夠合作舉辦活動,但目前仍處於討論階段。” 

年齡介乎25至40歲之間人士是他們目前的主要消費群體。這位趣眼精釀的聯合創辦人補充說:“他們的消費能力巨大,並追求更多優質生活選擇。” 


“到目前為止的創業歷程讓我們懂得,必須脚踏實地,一步一步地前進。”郭芷晴坦言。 

開拓其他市場 

官方數據顯示,澳門2020年進口了價值1.4694億元的啤酒,種類包括大量生產的啤酒、精釀啤酒和生啤,同比下降了21.2%。另一方面,同一時期内的澳門啤酒出口價值僅約爲93,800元,當中包括再出口產品。 

隨著趣眼精釀的成長,上述數據統計將來有機會發生變化。隨著生產力提高,該品牌希望通過與更多咖啡廳、餐廳食肆和酒吧合作,進一步贏得市場份額。“我們目前不會向超級市場或其他零售商店供應啤酒。那些咖啡廳、餐廳食肆喜歡趣眼精釀的原因是我們的產品具非一般的獨特性”郭芷晴說,“此外,我們並非他們必須得到的大型品牌。” 

啤酒廠的首要任務是在本地建立穩定的客戶群,繼而開拓其他市場,例如内地、香港和台灣。“我們希望利用電商平台上的實時媒體打開內地市場,但需在澳門佔據一席之位的一年後才能夠啓動所有這些計劃。”她表示,“到目前為止的創業歷程讓我們懂得,必須脚踏實地,一步一步地前進。” 

内地製造 

創業早期,由於資金有限,趣眼精釀參加了不同的創業競賽,希望贏取資金。她說:“這些年來,我們透過參與不同競賽贏得了數十萬獎金,加上政府‘中小企業援助計劃’和‘青年創業援助計劃’提供的貸款,我們僅能夠推行啤酒計劃。” 

她和兩位合夥人都是澳門大學畢業生,因此啤酒廠成爲了澳門大學創新創業中心和政府澳門青年創業孵化中心成員。在談到這些平台如何協助他們發展業務時,她舉例說:“最重要的是,它們幫助我們擴展個人網絡。澳門作爲一個小型市場,人際關係網至關重要。” 

擁有了自家啤酒廠,他們不打算就此停步。“儘管每月10萬罐的產能足以滿足澳門市場的需求,但我們的工廠只是一家小型啤酒廠。”她坦言,“若計劃進軍其他市場,我們希望三年後能夠到内地設立另一個生產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