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為再創高峰作好準備

最新一期“MBtv/FRC論壇”研討會探討了商界的主要議題,從企業社會責任和可持續性的概念,到企業推行有關措施的方式,再到政府和社會發揮地位。

文:黎祖賢


向本地協會和有需要的人捐款是許多企業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常見做法,然而,如今單靠高舉一張大支票擺姿勢拍照已不再足夠。

澳門通訊社、Macau Business雜誌和官樂怡基金會合作,於4月25日在官樂怡基金會畫廊舉辦最新一期“MBtv/FRC論壇”研討會。是次研討會以“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The Next Level(企業社會責任:再創高峰)”為題,專家小組在會上討論了企業正確應對企業社會責任和可持續發展問題的方式,以及政府和社會公眾在這一過程中扮演的角色等議題。活動在網上同步直播。

身為是次研討會的專家小組成員,Mary Mendoza強調,企業社會責任不單止與捐贈等慈善事業有關,主要由五大要素組成,即慈善事業、多元化、公平和包容(即DEI)、可持續、 就業和參與,以及供應鏈。

“企業社會責任的主要目標是企業回饋社會的方式……因為只有社會取得成功,企業才能成功,”博彩及酒店業諮詢公司The Platinum Limited的執行董事認為。她還指出,企業社會責任措施或因企業所在的司法管轄區而異。例如,企業在柬埔寨等地推出扶貧措施可能有效,但對澳門等人均生產總值較高的地方來說,效果則較差。

Mendoza 女士還強調,企業社會責任有關的工作與企業價值觀保持一致具重要意義。她坦言:“我們無法面面俱到——作為一個人和作為一個企業,我們必須作出選擇,將重要的事務部署到社會中。”

從大到小

聯合國提出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SDGs)常被企業視為實施和評估企業社會責任和可持續發展計劃的準則。澳門企業社會責任大中華學會秘書長梁靜嫻是專家小組的另一名成員。她表示,大多數企業在運營中僅整合了部分SDGs,未有完整地吸收所有目標,最受歡迎的前三項目標包括:目標8,即促進持久、包容和可持續經濟增長,促進充分的生產性就業和人人獲得體面工作;目標12,即確保負責任消費和生產;和目標13,即採取緊急行動,通過調節排放和促進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應對氣候變化及其影響。

儘管採用SDGs的通常是大型企業,但同時身兼澳門城市大學學者的梁靜嫻鼓勵本地中小型企業在運營過程中也應執行可持續發展目標。“本地中小企業如何重塑商業思維?也許他們可以嘗試慢慢來。他們或認為可持續發展目標過於宏大,無從入手,”她提議,“我強烈建議本地中小企業從尋找利基領域開始。”


“我們無法面面俱到——作為一個人和作為一個企業,我們必須為你作出選擇,將重要的事務部署到社會中” Mary Mendoza 說。


“本地中小企業或認為可持續發展目標過於宏大,無從入手……我強烈建議本地中小企業從尋找利基領域開始。”梁靜嫻認為。

完美的時機

“MBtv/FRC 論壇”研討會的另一位小組成員柯學明也強調可持續發展和企業社會責任的重要性。“可持續發展關注的是我們控制風險、全面觀察,以及將所有利益相關者聯繫在一起的方式,致力發展穩定和健康的環境。然後,才能談業務。”這位澳門食品與環境健康學會創辦人兼會長介紹。

儘管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嚴重影響了澳門的營商環境,但她認為,這場前所未有的健康危機也可能為企業和社會帶來反思和改進的機會。“這座城市現時正面對巨大壓力,主要源於城市經濟及實現經濟多元化的方式。我經常回答,‘看看可持續性。’可持續性是一項偉大的發明,它允許不同部門以不同方式,進行創新和創造性思考,解決日常業務的方方面面,”她繼續解釋。

“由於現時受到不同的限制,我們相對安靜。現在是完美的時機了,我們必須趁此機會審查並將企業社會責任、可持續發展、可持續發展目標或其他任何術語付諸實踐。”柯學明說, “以更簡潔和綜合的方式處理事情,驅動價值,利潤自然隨之而來。”

“現在是完美的時機了,我們必須趁此機會審查並將企業社會責任、可持續發展、可持續發展目標或其他任何術語付諸實踐。以更簡潔和綜合的方式處理事情,驅動價值,利潤自然隨之而來。”柯學明指出。 


“我們的可持續發展目標與我們成為亞洲領先電力服務供應商的願景互相呼應”Edmond Etchri 稱。

更多天然氣

4月25日舉行的研討會還邀請了本地企業代表分享履行企業社會責任和推行可持續發展舉措方面的經驗和努力。“我們的可持續發展目標與我們成為亞洲領先電力服務供應商的願景互相呼應,”澳門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總監 Edmond Etchri 告訴“MBtv/FRC 論壇”觀眾。

作為城中唯一一家電力公用事業公司的主管,他透露,去年位於路環的兩座本地發電站的發電量僅佔全澳門用電量約 5%,92%電力從內地進口,餘下的3%則來自本地焚化中心。 近年來,CEM為設施升級投入了大量資源,致力解決電力需求和環境問題。儘管企業並非上市公司,但自2001年以來,CEM每年發佈可持續發展報告,希望提高與企業可持續發展舉措相關的信息透明度,他補充說。

創新也是可持續發展的關鍵,他強調CEM已於最近幾年在全澳門公共停車場安裝更多電動汽車充電站,以促進綠色交通,減少碳排放。

由於中央政府已承諾國家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爭2030年前達到峰值,力爭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CEM將“逐步淘汰現有的燃煤發電機組”,為澳門和國家的減排事業做出貢獻,Etchri 說,並指出,這家公用事業公司未來將更多地使用天然氣甚至綠氫進行發電,例如,使用綠氫可以將本地發電的碳足跡減少約40%。

綠氫是指利用可再生能源分解水得到的氫氣,被吹捧為未來的燃料,但生產成本昂貴。 例如,日本政府發布了一份初步路線圖,預計到 2050 年,綠氫和與之有關的燃料應佔國家發電量的10%。

政府角色

此外,企業社會責任不僅與企業有關,政府和社會大眾也可以發揮作用。雖然企業將企業社會責任工作與其價值觀保持一致至關重要,但Mendoza女士表示,在此過程中,企業與政府機構和其他各方的合作,以及賦予員工權力同樣佔關鍵地位。

澳門企業社會責任大中華學會的梁靜嫻以南非為例,闡述政府在企業社會責任中扮演的角色,要求上市公司將一小部分利潤貢獻給社會,作為企業必須履行的社會責任。她解釋說,這項措施能夠在南非推行的兩大原因:“首先,當地政府是否高度重視企業社會責任或將可持續發展列入國家的重要議程;第二,上市公司是否被強制要求披露此類信息,並將之視作企業社會責任。”

澳門沒有類似的舉措,除了博彩行業。本地博彩運營商必須繳納35% 直接博彩稅率外,還需要將年度博彩總收入的4%上繳政府,為社區公益事業提供支持。當被問及澳門政府是否應該付出更多努力,完善與企業社會責任相關的立法和政策,例如要求企業披露其企業社會責任和可持續發展表現,該學者認為政府可以在做出任何決定之前,讓利益相關者進行審議。

食物問題

對於本地企業社會責任的規範和立法,柯學明指出:“在立法等方面,我認為我們應該再次以更全面的眼光看待內地和世界的趨勢。”

“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的一部分,澳門可如何作出貢獻?在這樣一個人口高度密集的城市集群中,我們如何明智地利用資源? 如何提升生活品質?如何與環境和諧相處?”她繼續說。,“我認為這些都應該被很好地轉化為與大局同步的立法或政策。”

此外,柯學明認為,個人可以為城市、甚至其他地區的可持續發展作出貢獻,例如通過食物。“食物作為一種強大且核心的媒體,可以為地球和人類創造健康。當環境健康、食物健康時,人的生活質素就必然提高,”她說,人們可更加關注餐桌上的食物,比如食物的來源和碳足跡。

“當我們有能力和資源時,就必須做正確的事情,”她總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