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維持循環

最新一份《施政報告》為澳門加入國家“雙循環”並建立屬於自己的“雙循環”奠定了藍圖,旨在推動城市經濟在疫情中繼續發展,有分析人士呼籲當局採取新一輪的經濟舒緩措施以穩定內循環。 

文:黎祖賢 


行政長官賀一誠在最新發表的《施政報告》中緊隨中央政府的步伐,為加快推動疫後經濟復甦,進一步深化與中國內地的融合。在現有彈藥不足的情況下,行政長官對會否推出更多旨在維持本地企業生計的刺激措施保持沉默。 

上任一年後,賀一誠發表任内第二份施政報告,以“強基固本,迎難而進”為題。他繼續花費大量精力探討在全球疫情不退的情況下,如何推動疫後經濟復甦。除了疫情中的博彩業外,上月發表的《2021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將金融業、中醫藥和跨境電商視作有利於振興本地經濟的新興產業,強調了城市發展與國家發展保持一致的重要性,尤其是通過國家新提出的“雙循環”策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五月首次提出這個官方術語,目的是刺激內地經濟,側重於國內需求和創新,以及海外市場和投資。 

“國家構建‘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為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帶來新的歷史機遇。”賀一誠上月表示,“澳門只要……積極融入國內經濟大循環,將有機會進一步爭取內地巨大的市場。”為使澳門融入國家“雙循環”,《施政報告》指出,澳門應加快與内地之間的人員、貨品、資金等要素高效便捷流動,同時在國際循環中發揮國家與國際之間的橋樑作用 。 


澳門理工學院人文及社會科學高等學校婁勝華稱:“從中國內地的角度來看,考慮到‘一國兩制’的實施,澳門仍然被廣泛視作且被定位為‘海外’。這將對澳門加入內地‘經濟循環’的過程構成障礙。” 

海外定位 

澳門理工學院人文及社會科學高等學校的婁勝華認同《施政報告》提出與內地“經濟循環”一體化的重要性,並警告過程或非一帆風順。“從中國內地的角度來看,考慮到‘一國兩制’的實施,澳門仍然被廣泛視作且被定位為‘海外’。這將對澳門加入內地‘經濟循環’的過程構成障礙。”他提及的是澳門基本法,可確保城市經濟、司法和政治制度有別於内地。  

這位曾任行政法務司司長辦公室顧問的學者以澳門發展跨境電商的目標為例,解釋內地居民在澳門消費的免稅額為人民幣5,000元(折合約6,053澳門元/760.1美元),反觀海南,由於當地自由貿易區的發展,內地居民在海南購物的免稅額最近已提升至人民幣100,000元。他舉例說:“如果免稅額度不變,就算是通過跨境電子商務平台,内地消費者來澳門購物的吸引力也可能會降低。” 

“特區政府隨後應向中央政府爭取更多政策和支持,以使澳門融入內地‘經濟循環’……就這一方面而言,應減少強調澳門與其他內地城市之間的差異。” 婁教授指出。 


澳門管理學院院長唐繼宗說:“澳門的市場本來就很小型,而且非常有限,只有與橫琴及大灣區其他城市合作,才能將市場擴大。”  

橫澳合作 

澳門管理學院院長唐繼宗認同地方當局應尋求更多政策支持。同時,他認為澳門應凸顯自身有別於其他内地城市的獨特優勢,即城市作為經濟自由區和獨立關稅地區的潛力。與毗鄰的廣東省橫琴島及粵港澳大灣區内城市的合作是澳門加入國家“雙循環”的關鍵。 

“澳門的市場本來就很小型,而且非常有限,只有與橫琴及大灣區其他城市合作,才能將市場擴大。” 這位學者說:“只有有了更大的市場,澳門才能啓動經濟和產業多元化並取得積極成果。” 

儘管早在十年前,橫琴就已被中央政府定位為協助澳門發展的平台,但直到近兩年來,尤其是中央政府2019年公佈大灣區發展綱要後,雙方的合作進展跡像才日益明顯。澳門特區政府亦是從那時開始,在公佈的政策中更重視這座與我們毗鄰而居的島嶼:“橫琴”一詞在2021年《施政報告》中出現了53次,在賀一誠一年前發表的首份《施政報告》中亦出現了57次之多;反觀其前任崔世安,綜合其第二個任期期間發表的所有《施政報告》,“橫琴”一詞僅平均出現了18次。 

中小企 

中國銀行澳門分行戰略規劃部在一份聲明中指出,隨著澳門融入國家“雙循環”戰略,受疫情影響,城市亦應同時專注本身的“雙循環”。據統計,與2020年公佈的首份施政報告相比,最新一份的《施政報告》更頻繁地提到與內地一體化有關的用語,即“中國內地”(97次與85次)、“中央政府”(37次與28次)、“粵澳”(44次與35次)和“跨境”(42次與30次)。中銀澳門指出,這些數字表明“在疫情衝擊本澳外需背景下,特區政府將更多依靠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爲澳門經濟‘外循環’增加新內涵”。 

除“外循環”外,中銀澳門還表示,《施政報告》強調政府將聚焦三個方面以推動本地經濟“內循環”,即:除博彩業外,發展金融業、中醫藥和跨境商業;增加對公共工程的投資以創造內需;並支持本地中小企業。 

中小企業在澳門註冊公司總數的九成以上,對於本地經濟至關重要。今年早些時候推行了兩輪經濟援助措施,由高達100萬元(折合約125,000美元)的一次性資助到向居民派發到本地商鋪消費的電子消費券,再到特別貸款和利息補貼計劃及稅務減免計劃,均使本地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在這場前所未有的公共衛生危機中倖免於難。以上兩輪財政紓困措施動用了約426億元財政儲備,澳門基金會則撥出了約100億元,當中包括為企業和僱員提供的補貼共63.8億元。賀一誠最新的《施政報告》中表示:“兩輪經援措施快速到位,努力緩解居民經濟壓力……力保中小企元氣。” 


立法會議員何潤生表示:“中小企業仍處於生死攸關的境地。” 

寒冬 

然而,行政長官沒有承諾將推行新一輪的經濟援助措施。“展望明年,總體趨勢可望逐步向好,經濟有望逐步實現恢復性增長……但經濟復甦步伐仍將較為緩慢,多數行業及中小企業經營仍較艱難,”賀一誠稱,“ (政府)將因應實際情況,推出振興經濟的政策措施。” 

“儘管最新的《施政報告》延續過去多項措施,包括現金分享計劃,旨在減輕普通市民的經濟負擔,”立法會議員何潤生表示,“接下來,本地經濟仍將面對許多內部、外部的不確定因素,例如博彩收入和入境旅客數量能否按預期增長。”澳門政府預計,到2021年,博彩收入將達到1,300億元,或每月超過108.3億元,較今年10月錄得的月度博彩收入72.7億元上升近49%。另外,當局預估明年的入境旅客數量高達1,400萬人次,主要是來自大中華地區的旅客,即每天40,000人次,相較最近兩周錄得日均20,000人次旅客,增加了一倍。 

何潤生表示:“中小企業仍處於生死攸關的境地。”他指出,前兩輪經濟援助措施中的許多舉措將在今年年底前失效,例如電子消費券。“令人擔憂的是,隨著這些措施完結,明年年初將開始出現更多企業和機構倒閉。” 

政府數據顯示,2020年的前三個季度只有503家公司結業,較去年同期減少28.4%;另外,截至今年9月30日,本地註冊公司總數為75,095家,同比增長6.9%。但是旅遊業代表最近高調表示,受到疫情爆發影響,加上11月推行最低工資制度,或將有3至4家旅行社倒閉和約200名員工面臨被解僱的命運。兩個本地商會最近進行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中區和北區近1,000家本地中小型企業稱業務量已恢復至疫情爆發前的五成至七成,但仍有10%的企業關閉或計劃關閉。 

何潤生表示:“因此,政府應繼續加強本地旅遊業推廣,為旅遊業和博彩業提供支持,同時還應推出第三輪財政救濟措施,特別關注中小企業,幫助他們渡過嚴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