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聚焦證券……但選址在哪裡?

在澳門證券交易所公佈最新進展後,由於缺乏項目的詳細信息,分析人士就交易所選址,即澳門或橫琴,作了優缺點分析。 

文:黎祖賢 


自中央政府2019年初首次提出在澳門建立以人民幣計價結算的證券市場以來,澳門及廣東省當局表現出截然不同的態度。特區政府始終持謹慎態度,鄰近城市的官員卻一直渴望為澳門提供幫助。最近,澳門證券交易所或選址珠海橫琴的消息傳出後,分歧仍繼續。分析人士認為,必須進行更多研究才能充分釋放澳門證券交易所的潛力。 

內地媒體11月下旬披露,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近日覆函全國政協表示,北京正考慮在橫琴建立澳門證券交易所。國家最高級的經濟規劃師在回覆中強調,橫琴具有粵澳合作的“先天優勢”:“(中央政府各部門)研究探索在鄰近澳門的廣東省珠海市橫琴島建設澳門證券交易所,支持澳門發展符合自身實際的金融產業,助力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儘管中國國家發改委未提供與之相關的更多細節,但據信澳門證券交易所或將進駐位於橫琴的粵港跨境金融合作(珠海)示範區。結合中央政府2019年初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提出推動金融開放創新的政策,粵澳雙方自2019年10月開始全力推動該示範區的發展。中國國家發改委強調,迄今為止,已有5,000餘家金融企業在橫琴註冊,吸引了超過十家澳門金融機構入駐。 

中共珠海市委書記郭永航在接受《南方日報》專訪時談及發改委的最新消息。他表示:“珠海經濟特區因澳門而生,橫琴新區因澳門而興,珠海經濟特區和橫琴新區擔負著服務‘一國兩制’和服務澳門的使命。” “一國兩制”指的是根據特區《基本法》,在主權回歸後,其經濟、社會和政治體系保持高度自治。 

與廣東省當局的熱忱相反,澳門政府對澳門證券交易所可能選址橫琴表現得較為冷淡。當立法會議員針對該提案提出質疑時,澳門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回應稱,未深究發改委提出的有關內容,並指出:“(在橫琴建澳證交所)這方面的研究我相信永遠開放,最重要對澳門未來有好的推動,我相信我們不排除任何可能。”他在立法會上進一步指出,在作出任何決定之前,必須進行全面考慮,從法制框架到基礎設施和人才,再到城市定位和目標市場。 

自從該想法於2019年2月首次提出以來,與澳門證券交易所相關的信息少之又少,只有時任廣東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黨組書記兼局長何曉軍在同年發表過簡短講話。他當時提出:將澳門證券交易所打造成“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納斯達克”。同時,澳門當局僅承認正在對此事進行可行性研究。 


學者唐繼宗認為:“在作出任何決定之前,應首先明確澳門證券交易所能夠提供的金融服務及服務目標,以及交易所能夠與大灣區內的其他證券交易所相輔相成。” 

由於缺乏與澳門證券交易所性質及選址有關的信息,本地學者唐繼宗認為,現在仍未是時候去討論證券交易所設於澳門,還是橫琴。這位澳門管理學院院長表示:“在作出任何決定之前,應首先明確澳門證券交易所能夠提供的金融服務及服務目標,以及交易所能夠與大灣區內的其他證券交易所相輔相成。”除了擬建的澳門證券交易所,區內已設立了兩家證券交易所,分別位於香港和深圳。 

儘管缺乏細節,但有跡象顯示,澳門證券交易所成立之初將重點發展債券市場,這似乎已達成共識。近年來,澳門的債券市場亦有興起之勢。作為澳門首家提供債券發行、上市、登記、託管、交易和結算服務的金融機構,中華(澳門)金融資產股份有限公司於2018年12月成立。過去兩年以來,這家由央企南光(集團)有限公司發起的金融機構已發行了37種債券產品,總價值超過1,000億澳門元。公司在一份聲明中強調,儘管與2019年香港市場發行的4.18萬億港元債券相比,澳門的發行量顯得蒼白,但這裡的債券市場才剛剛起步,“澳門在過去兩年發行的債券總額超過了1,000億澳門元,且本地居民投資於海外股票的資金量亦不斷增加,這表明了海外投資者和居民對債券產品的需求,”澳門經濟學會會長劉本立解釋,“在西方國家推行量化寬鬆政策的前提下,澳門債券市場的發展可以為內地私營企業和澳門本地企業提供新的融資渠道。” 

關於澳門證券交易所的最終選址,這位同時兼任官方智庫政策研究室主任的經濟學家相信:“為更好地服務大灣區和國家,當局應首先進行比較研究,再確定交易所應設在澳門,還是橫琴。” 

資本控制與政策開放 

誠然,北京提議成立澳門證券交易所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為內地企業創造更多的融資渠道,這與廣東省官員何曉軍描繪的“中國納斯達克”雄心一致。當時,這位廣東省官員指出,廣東省大約有4.5萬家高科技國家級企業,當中僅600家上市,這表明內地現有的交易所無法滿足當地企業的融資需求。 

澳門證券交易所或許能夠成為其中一個解決方案,但橫琴的潛在位置可能會造成障礙。 “(在橫琴設立澳門證券交易所)要解決的最大問題是資本的自由流動,因為海外資本進入內地金融市場面對投資限制。”澳門管理學院唐繼宗指出,“只有在區內推行創新政策,才可實現橫琴設證券交易所的設想。” 

“澳門對外來資本不設限制,這也促進了資本流動,為發展金融業奠定良好基礎。”劉本立強調並認同唐繼宗的看法,“目前,沒有一座內地城市擁有這一優勢。” 


“澳門對外來資本不設限制,這也促進了資本流動,為發展金融業奠定良好基礎。”劉本立強調,“目前,沒有一座內地城市擁有這一優勢。” 

法律框架 

儘管澳門在開放性方面擁有更多優勢,但在軟件方面卻落後於橫琴。2019年末,賀一誠接任行政長官一職不久後,指出要將澳門打造成金融中心,法律法規方面仍有很多空白需要填補。澳門城市大學最近發表的澳門金融市場研究報告同樣強調,澳門成立證券交易所的最大挑戰是缺乏針對該行業的綜合法律框架。 

行政法務司司長張永春在11月下旬的立法會會議上介紹制定金融法規方面所取得的進展。他指,特區政府正在研究制定一套與金融行業相關的法律,內容包括融資、債券和信託基金等規則。由於澳門缺乏專業人員,這位官員補充說,政府已委託內地機構著手起草框架。 

“除了法律框架外,城市中仍然缺乏結算系統等金融基礎設施,這可能需要一定時間才能發展成熟。”唐繼宗補充說,如果在橫琴粵澳示範區建立證券交易所,考慮到該區本身的創新性質,法規和基礎設施能夠在更短時間內到位。 

土地空間、基礎設施和人力資源 

議員兼法律學者陳華強認為:“金融業的發展必須輔以信息技術……澳門實在難以找到土地空間去發展金融基礎設施和數據中心。”由於橫琴的土地面積超過106平方公里,是澳門的三倍,故陳議員認為,島上將有更多土地資源用於興建交易所和其他輔助設施。 

他指出,如果將證券交易所設在橫琴,人力資源政策,尤其是人才引進政策,可能“更加靈活”。他補充說:“為了補充金融業發展,必須調整澳門當前的勞動力輸入政策,這可能需要花費很長時間。”最新一份《施政報告》表明,澳門特區政府將制定人才發展整體策略,附以更為開放和科學的輸入勞動力政策,但受到本地僱員施加越來越大的壓力,當局能夠作出的細節變化仍然很少。 


“中央政府可以正式授權廣東省和澳門當局共同開發位於橫琴的示範區,明確指出澳門政府將領導有關項目,區內的部分收入可計入澳門城市生產總值。”陳華強議員稱。 

政策、城市生產總值等 

但是,若將交易所設於橫琴,雙方亦可能需要時間才能攜手推進有關項目。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本地政治人物透露:“根據粵澳合作的往績,任何跨境合作項目面對的都不是一條暢通無阻的道路。對於澳門證券交易所這樣的項目,由於雙方(廣東和澳門)都擁有既得利益,因此肯定需要中央政府採取嚴厲措施干預才能使該項目順利進行。” 

雙方能夠如何合作?如何才能使位於橫琴的項目造福澳門?這些問題仍有待解答。“就如同澳門大學橫琴校區那樣,澳門政府擁有管轄權嗎?廣東省政府和當地社會能夠同意放棄土地和權利嗎?”這位人士質疑道,“就該項目而言,如果澳門和廣東擁有平等的發言權,那麼當大多數活動發生在城市以外時,這能夠如何促進澳門實現經濟多元化?” 

消息人士補充說:“任何地方的證券交易所都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如果澳門的證券交易所卻位於橫琴,澳門政府將需要花費許多功夫才能說服公眾和本地金融業。” 

在陳華強看來,當中的部分疑問能夠通過粵澳示範區解決。“中央政府可以正式授權廣東省和澳門當局共同開發位於橫琴的示範區,明確指出澳門政府將領導有關項目,區內的部分收入可計入澳門城市生產總值。”他認為。 

他補充說:“應採用嶄新的創新方法來發展這個示範區……探索澳門發展的新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