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息相關】黃金機會

專家小組認為,現在是澳門金融業穩步發展的好時機,但必須滿足某些先決條件:在一定程度上開放勞動力市場,並制定清晰明確的藍圖。 

文:黎祖賢 


從倡導所謂“特色金融”發展到發行債券,再到打造中葡人民幣清算中心,中央政府和特區當局近年為澳門金融業發展提出了不同的考量和選擇方案,並將此作為減輕城市經濟對博彩行業的依賴途徑。在澳門建立以人民幣計價結算的證券市場便是最近提出的建議之一。然而,這些提議適合澳門嗎? 

由多名金融專家組成的小組在新一期MBtv論壇中達成共識,認為澳門目前擁有了實現上述設想的寶貴機會,但是首先要發現和解決某些問題。Project Asia Corp旗下的網絡電視頻道MBtv、官樂怡基金會和澳門國際會議合作,於四月下旬在官樂怡基金會總部舉辦了一場名為“Financial Hub: Wishful Thinking or the Definite Driver of Diversification?(金融中心:一廂情願還是實現多元化的明確驅動力?)”網絡研討會。 

“現在是澳門實現經濟多元化的黃金機會,”大西洋銀行執行董事杜琪新向現場觀眾解釋, “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這是澳門金融業向前邁進的千載難逢的機會。” 

杜琪新在本地銀行業工作了約30年,擁有豐富經驗。他強調,目前主要由銀行和保險公司組成的金融業,過去數十年來一直是澳門經濟的主要支柱之一,城市經濟已從製造業主導轉向以旅遊博彩業為主體。他補充說:“在疫情期間,銀行業也能保持彈性。” 

從去年開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爆發幾乎重創了澳門所有行業。澳門金融管理局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本地銀行業的資產總值達2.22萬億澳門元(折合約2.775億美元),同比增長10.2個百分點,同年行業利潤亦高達171億元,較2019年的170億元略有增長。 


“‘保護主義’是關鍵詞,勞工政策中包含了太多保護條款,但這是一個敏感的話題。”大西洋銀行執行董事杜琪新說。 

付諸實踐 

澳門科技大學商學院院長、講座教授蘇育洲認同,發展金融業是澳門實現經濟多元化的一個正確途徑。他指出:“政府已考慮了債券市場、人民幣結算……以及所有其他能夠進一步推動金融業發展的可能性,我認為我們應該動手嘗試。” 

“得益於我們在金融領域的經驗和專業知識,成功的機會非常高。”這位學者認為,“不要只說不動。想一想,我們應如何到達河的另一邊?應該付諸實踐,試試游泳過去目的地呀!” 

特區政府最初在《2016年財政年度施政報告》中,落實發展“特色金融”行業應當是澳門發展經濟多元化的途徑之一。然而,當局僅將其形容為金融租賃、財富管理等,未有給出具體定義。北京支持特區金融行業轉型的設想,中央政府於2019年公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並在文件中進一步提出,澳門可打造離岸人民幣結算中心,並考慮在澳門特區建立以人民幣計價結算的證券市場。 

人力要求 

無論建立澳門交易所還是其他金融新選擇,參與MBtv討論的專家小組成員均認為需要國內外人才。蘇育洲指出,人才指的不僅是金融專業人士,“當我們提到專家或專業人員時,除了會計師等金融專業人士外,我們還需要了解證券法的律師、風險分析師等等。” 

“政府最近的確曾諮詢城中所有大學,希望了解各學府是否擁有在某些領域具有專業知識的學生,例如註冊會計師(CPA)、註冊財務規劃師(CFP)或註冊財務分析師(CFA)等。這些都是金融市場所需的專家。”他補充說,澳門可以與附近的金融中心,即香港合作。 

“我們應該匯集所擁有的所有人才,並與香港合作,因當地擁有大量財務經驗豐富的人士,能夠為澳門居民提供培訓。從長遠來看,本地高等教育機構仍需繼續努力,以培養更多人才,從而為澳門發展貢獻力量。”他補充道,“短期而言,我們必須引入來自其他地方的人才,同時著手開展本地僱員培訓。” 

最新官方數據顯示,至2020年底,儘管受到疫情影響,銀行業有7,003名全職工人,當中包括本地居民和外地僱員,同比增長4.2%。受政府委託,人才發展委員會進行的一項最新研究還顯示,在未來三到六年的持續發展過程中,本地銀行和保險業對專業人員的需求將“穩定增長”。 


“上海和深圳都已經建立了證券交易所,且表現甚好。若橫琴再增加一個,有何邊際收益可言?我敢打賭,將比不上在澳門獲得的邊際收益。”澳門科技大學講座教授蘇育洲坦言。 

依賴 

大灣區影響力論壇基金會澳門區首席代表潘志輝(António Félix Pontes)也在是次研討會上強調引入外地專業知識的重要性。潘志輝說:“澳門許多人的思想都需要進行重大改變,我們需要來自其他地方的專家。”他指的是本地居民對輸入勞動力感到焦慮一事。他指出,需要花費一段時間才能作出改變,“本地居民和澳門社會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政府的慷慨。” 

從這位曾在澳門金融管理局工作超過30年的前任官員看來,政府需要加快審批金融領域的輸入外地僱員申請流程,並為澳門的非本地大學畢業生提供更便捷的居留和工作渠道,例如參考香港推行的“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安排”(IANG)。IANG作為一項專門的計劃,於2009年在香港推行,鼓勵持有香港全日制大學學位的非本地學生留港生活和工作,例如,允許他們於畢業後在香港居留12個月。 

但是,由於本地僱員的壓力越來越大,澳門對輸入外地僱員的討論進展並不順利,更不用說在目前經濟低迷時期遭遇的更多障礙了。數周前,本地失業建築工人舉行抗議活動,投訴僱主選擇外地僱員擔任他們有能力擔任的職位。 


“澳門許多人的思想都需要進行重大改變,我們需要來自其他地方的專家。”大灣區影響力論壇基金會澳門區首席代表潘志輝(António Félix Pontes)指出,“本地居民和澳門社會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政府的慷慨。” 

保護主義 

大西洋銀行的杜琪新相信:“‘保護主義’是關鍵詞,勞工政策中包含了太多保護條款,但這是一個敏感的話題。”他認同澳門需要引入來自其他地方來的勞動力,推動本地金融業發展。他補充說:“如果保護主義繼續佔據主導位置,對大灣區的其他城市也將不公平……他們可能會問,為什麼澳門如此保護其勞動力市場。” 

“應該最小化貿易保護主義。”這位銀行家表示,“首先,我們需要開放市場,然後吸引非本地金融人才到澳門居留,共同發展這座擁有優秀基礎設施和土壤的城市。” 

他認為,這座城市也可以為非本地大學生打開大門。他說:“大學生、MBA或博士生完成學習後就必須離開,這完全是資源浪費。例如,內地學生可能在內地擁有自己的網絡,能夠為澳門的發展做出貢獻。” 

關於在一定程度上為金融行業開放勞動力市場的問題,蘇育洲說,在引進外地人才之前,政府必須確保本地居民對自己的工作感到安全。他補充說:“我們確實需要為本地居民提供必要的保護,但不應過度保護。” 

澳大模型 

儘管特區政府目前正就在澳門建立交易所進行可行性研究,但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去年指出,北京正考慮在橫琴,即在澳門的後花園建立澳門證券交易所的可能性。儘管如此,專家們認為交易所應留在澳門且提出了多項支持理據,例如交易所產生的生產值將被劃入橫琴城市生產總值,不屬於澳門。 

“澳門作為自由港,資金能夠自由進出。如果交易所設在橫琴,將繼續受到中央政府的資本管制。”蘇育洲說,“上海和深圳都已經建立了證券交易所,且表現甚好。若橫琴再增加一個,有何邊際收益可言?我敢打賭,將比不上在澳門獲得的邊際收益。” 

“在中央政府政策指導下,發展橫琴的目的是為了支持澳門,如果將證券交易所放在橫琴,那有什麼意義呢?”杜琪新指出,但橫琴的部分地區應該遵循澳門的法律,例如以澳門大學橫琴校區為例,那麼便可能有第二種想法。中央政府之前批准橫琴租出1平方公里土地予澳門大學建設校園,該校園已於2013年投入了運營且歸澳門管轄。 

由於娛樂場是澳門的主導產業,在某些人看來,城市的形象與洗錢和黑社會組織密不可分。儘管如此,專家小組認為這不會阻礙澳門進一步發展金融業,並指出香港同樣允許一定程度的博彩,例如賽馬。杜琪新表示:“根據金融管理局的指導方針,我們在反洗錢和恐怖主義融資方面設有非常嚴格的合規性規則。 

整體規劃 

儘管對於金融業的發展已經有了一般性的設想和方向,但政府仍需提出更多細節,即具體目標、行動計劃及日程安排。在澳門金融管理局擔任了25年執行董事的潘志輝表示:“澳門政府應制定一套發展金融業的總體計劃,例如,將2021-2025年包括在內,並附上時間安排。而且,公佈總體規劃與透明度有關,普羅大眾、投資者、現有的金融部門和媒體都應該清楚政府的計劃。” 

這位金融管理局前任官員提議,在短期內,政府可以在明年年底前制定一套針對信託的專門法律,同時制定市場推廣計劃,另外,1990年代推行的現行《金融體系法》亦應作出修訂。他還提議,在近期內成立一個以金融技術發展為主題的研究小組,為綠色融資提供稅收優惠的可能性,以及改善貿易信用保險制度。 

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透露,政府去年已開展了設立一套綜合財務法規的研究,包括具體的《基金法》、《債券法》和《信託法》,但他沒有詳細說明實施的時間表。 

對於總體規劃的中期目標,潘志輝建議,澳門交易所可行性研究的結果將成為關鍵。“我們需要清楚地知道這是否可行。如果不能,那麼最好停下來。”他說。最後,澳門是否有潛力成為金融中心?潘志輝繼續說:“中心的意思是,例如,A區是中心,周圍的一切都如射線一樣圍繞中心。從這個意義上說,澳門不能成為金融中心……因為博彩行業將繼續成為經濟主導產業。” 

儘管澳門可能無法成為香港一樣的國際金融市場,但它能夠在區內發揮作用,特別是對內地企業而言。他總結說:“好消息是澳門可以成為一個利基金融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