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做好自己

世界各地的公務員工作報酬優越且保障性高,如果你能在萬千競爭者中脫穎而出,躋身其中,那便十分不錯了。 

文:Keith Morrison | 作家及教育家


最新數據顯示,澳門有 38,000 名公務員,僅佔本地就業人口一成左右(猶如微型摩洛哥); 本地公共行政和社會保障工作者的月工作收入中位數為澳門幣46,400元/月(下同)。 新加坡有 86,000 名公務員,約佔其就業人口的 2.4%,平均月薪略高於 51,000 元。香港有近 177,000 名公務員,佔城市整體勞動力的 4.6%,碩士薪級從每月 24,000 港元(10 點)至 135,470 港元(49 點),公務員團隊平均月薪為 25,273 港元。那麼,澳門公務員為何人數多且薪酬高? 

小型和大型經濟體的比例性和可擴展性不盡相同;小型國家仍有必要推行全方位的公務員制度。然而,儘管一概而論的說法具一定風險(尤其是世界各地的稅收差異很大),但公務員或公共服務部門的工作似乎甚具保障且報酬頗豐。難怪,對於本地許許多多的上班族而言,公務員是他們畢生的夢想,是生活的避風港,是安全泡沫,就如同James Hilton筆下的香格里拉:消失的地平線和遠離滄桑的完美避難所。 

當本地私營機構僱員千方百計保住工作的同時,澳門公務員繼續享受無憂無慮的幸福生活。難怪他們願意竭盡所能地保住飯碗,例如聽話做事、不搗亂、不作任何發揮創造力的嘗試;思考或有想法是危險的。全力以赴地做好一份重複的、枯燥的工作,不要質疑其價值。這幾乎是全球公務員工作的模板。對你來說,這卻是官僚主義。 

問題在於,思想受到官僚主義侵蝕、無法糾正低效的工作,從而創造了一支聽話且溫順的工作隊伍,只要有草就滿足於放牧。 然而,它超越了這一點:引用社會哲學家Habermas的話,官僚機構“殖民”了公民的“生活世界”,並且扼殺了討論、具創造性的辯論和跳出框框的思考,鞏固已有的權力結構並推動了彼得原則。任何關於美好生活的討論都被轉化為“閉嘴,管好自己,拿錢”。 

這在多大程度上適用於澳門? 以下是澳門公務員的八大輕鬆定律: 

定律一:澳門公務員的首要任務是讓澳門人成為公務員,不顧這將激化官僚主義,給社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因此舉能令失業率下降。 

定律二:不用介意本地公務員隊伍過於龐大且鬆散的事實。 

定律三:澳門公務員的規模與其設定的任務有關,但那並非真正需要完成的任務。做不必要且無意義的任務能保持就業率。 

定律四:公務員本應為公眾服務,但在澳門則相反。 

定律五:​​澳門公務員的一項任務是接收公私營企業遞交的一系列報告和文件,並將之歸檔,此舉將不會產生任何後果,也不會造成任何影響,甚至沒有人會閱讀這些記錄。 

定律六:澳門公務員自我期望甚低,對所從事的領域一無所知並將此視作理所當然。 

定律七:澳門公務員的任務是超越其角色的合法界限,過度干預私營企業的經營。例如,以公務員的名義,監視、侵入澳門居民、僱主和僱員的生活和工作,有關工作的必要性或效用卻無法得知且難以理解。但是,沒關係,這能讓那些公務員保住飯碗。就算你問他們為何要索取這樣那樣的信息,又或到私營企業作無謂檢查的原因,答案大多伴隨著一副“不要問,因為我只是被告知這樣做”的表情,又或者,假裝沒有聽到這個問題的微笑。 

定律八:在澳門,從公務員處獲得金錢利益是無關緊要的,因為公務員從向相對富裕的政府處或多或少地賺取自己想要的任何東西。 

若澳門全力以赴地建設一座智慧城市,為何其公務員制度和程序卻如此滯後?不必要?且官僚主義嚴重?這裡的公務員為何薪酬水平過高、不曾多加考慮且無人質疑?他們僅接受禮貌和微笑培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