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hua/Cheong Kam Ka)

【時事評論】力不勝任 難承其重

《商訊》2021年8月號 | 文:甄慶悅 – 資深傳媒人


7月底發生了兩件足以影響澳門政治、經濟未來結構及發展的大事。政治方面,終審法院裁定三組參與2021年立法會選舉的自由開放陣營隊伍敗訴,不論立場如何,選管會DQ事件震撼了整個澳門,並已成為事實,澳門政治生態、版圖從此改變,儘管各方仍未來得及應對。經濟方面,特首賀一誠證實「中央將向澳門送大禮」的傳言,澳門與橫琴將進一步合作。執筆時,新「琴澳」合作模式仍未公佈,是共管、租用還是澳門主導為未知數,外界估計是突破性。在政治趨緊、經濟趨擴並越靠攏内地的大形勢下,澳門何去何從? 

世界政經形勢持續波譎雲詭,哪怕澳門未算泛政治化的城市,過去一直擔憂的事卻逐一出現,只來得太快、太突然,社會正在低氣壓下思考,澳門新時代該怎麼走?在此不得不重提過去的一些看法,評估澳門未來不能單著眼於小城,全國一盤棋,還得看中國以至香港的局勢發展,以及中外的博奕變化,充滿變數,誰也説不準。既無法預計,也控制不了,只能把握現有條件做好自己,再籌劃前行。總的仍是筆者講了N次的老話,澳門可依靠的僅制度上、地理上的相對優勢,必須堅守「一國兩制」即言論、資訊自由、資金進出自由、開放、多元、包容、法治的城市特質,才能擔當「中外平台」這一角色,不能變、不應變,否則澳門只是中國一個普通小城市,並無優勢可言,此對澳門及國家大局並無益處。 

社會經濟方面,不論琴澳合作新模式如何,若澳門能藉此有更多土地、空間,這是利好消息,因過去澳門鬧「土地荒」,阻礙了發展,包括民生、經濟及社會建設等,但多了土地、空間也非萬靈藥,軟件須配合得上,軟件是指特區官員的政策制訂及執行能力。特區政府將未來的突破點押在中醫藥、債券金融、文創、科創四大新興產業,應當與橫琴的政策及土地空間連結起來,惜至今四大產業只停留在方向上,未有具體政策及發展策略透露。 

打鐵還需自身硬,蛇無頭不行,澳門發展處於分岔路上,如何在環球疫情反覆不定、澳門博彩走下坡、經濟適度多元緩慢下走出困局,政府能力成為關鍵,大時代對官員提出更高要求,無奈這正是澳門的短板所在。遠的民生、基建差勁往績不說,最近的失敗事件當數8月初新冠變種病毒Delta襲澳,首次啟動的全民核酸檢測,首天便把澳門居民折磨個夠。須知,這是當局準備愈月並做過演習的計劃,實行起來卻錯漏百出,連一些人所共知的基本安排都做不好,加上健康碼系統一如以往的不穩定,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必壞,累得有老有嫩有殘的十多二十萬澳門居民,好天灑、落雨淋,通宵達旦淋雨排長龍做檢測,少則三幾個小時、長則八、九個小時,極不人道,可見當局並無事前聲稱的周詳計劃或者準備好,急就章。更甚者,由首日早上九時出事到翌日早上整整一天有多,並無任何應變、補救措施,前線做死、居民等死,相關官員一直未見影蹤,可見應變及承擔之差。諷刺的是,經社會猛烈批評、提建議後,第二、三天情況大幅改善,説明「非不能也,是不為也。」當局能力並非差勁如此,但總思考、行動、協調不足,沒站在社會、居民立場看問題。 

全民核檢首天的淒涼景況,與四年前天鴿襲澳何其相似,政府官員的整體能力、承擔以及跨部門協作不濟,幾年來未有大改善。可見縱換了特首班底,整套官僚體系的陳規陋習仍在,若非前線人員任勞任怨、澳門人和衷共濟,早出大事。惟以特區政府現時的整體管治能力、思維及視野,中央將整個橫琴送給澳門又如何?政府有能力好好利用嗎?尤其澳門政治格局已大變,監督力度有所削弱之下。筆者一直認為,特區政府管治團隊應大換血,讓有能者居之,同時加強官員的行政及財政紀律。整個社會亦要意識到,必須強化公眾監督、參與,單靠政府實難令澳門走出困局。 

最後,感謝前線人員、義工及排長龍捱苦的澳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