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回家:吸引在外人才回流澳門

今年早些時候,Zweig、Kang和Wang以“回流”為主題的研究,調查了中國内地的科學和學術機構,提出吸引高水平人才回流内地高校和研究機構並非易事,扭轉人才流失的過程亦困難重重。儘管中國政府已為吸引在外高端人才回流的計劃投入了大量資金,但令相關項目運作良好不僅極具挑戰,還受到物質和財務問題的影響。 

文:Keith Morrison | 作家及教育家


研究團隊表示,回流人才希望在研究環境中得到更多支持、減少複雜的人際關係、避免“過度的行政干預”和過度監管、更友善的以人為本的工作關係、更多個人和職業發展的機會、無須“走後門”、減少為培訓花費的時間、提高透明度及對真正質量的關注,而不僅僅是外在。 

機構的受歡迎程度、對改革的支持度(例如機構文化、法律和法規)及其領導人都影響著在外高水平人才回國的決定。那些最受回流人才歡迎的機構領導人大多曾在海外工作,並學會了改革及開放機構的文化。 

學者們認爲,中國某些機構因抵制變革令潛在的回流者卻步。誠然,那些最高級別的人才更喜歡暫時回流,那些接受全職職位的通常是較低級別的人才。暫時回流的人員,例如“最佳”研究人員,大多在海外擔任全職學術職位。 

他們提到的是高等院校、研究機構、科學家和學者。這項分析能否應用到澳門的高等教育機構,甚至其更廣泛的其他就業提供者、機構和組織? 

考慮到海外回流人才在各行各業提交的亮眼成績單,澳門深受“過度的行政干預”和過度監管之苦;同時,這座城市被滯後、低等且繁重的官僚制度和長官意志所困擾。“關係”不僅存在,而且勢頭強勁,或許人們認爲在這座迷你城市是不足為奇。個人和職業發展的機會有限,甚至經常受到不相干或不認識的人的影響,職業選擇有限。面對沉迷表面的社會和自我審查制度,回流者受到文化衝擊。透明度和開放性不足,階級管理佔了上風,員工因此保持沉默、規避風險,創新亦受到影響,甚至被引導至其他領域。真實的多元化卻是狹隘的,且處於貧瘠之地。 

2002年,經合組織指出,吸引在外人才回流的必要要素包括確保工作和職業環境能夠為那些曾在海外習得及提升技能的人提供“獲得獎勵的機會”。此外,聯合國2019年發表評論指,一個“開放、透明的政府”及其辦事處,提供精簡的簽證程序,這些都是重要因素。有見及此,澳門的情況實在令人遺憾,因澳門公務員的工作方式是在樂觀和默默無聞中盡情冒險。 

回流人士同時希望自己的配偶和伴侶都能夠輕易地獲得工作,為子女提供體面的教育,在各種職業中獲得積極的職業前景,易於獲得信息,負擔得起住宿(在澳門已成為歷史),以及有吸引力的物理和戶外環境。在當今的澳門,這些都並不顯而易見。 

然而,澳門確實存在一些好處:稅率低、新芽初露的養老金計劃、向居民提供的財政支持、比鄰埠更友好、更寬容、更謙順的居民、一座安全的城市;在其他地方的平庸員工到了澳門這個小池塘,可能成爲大魚。 

但是,為什麼在外的澳門公民會考慮永久或暫時回流?回到無法與海外相比的工作和生活環境之中?身處澳門意味著要生活在這座小型的膠囊城市中,接受監視。當回流者身處在這種環境中,他們夢想的是清新的空氣,各種意義上的開放空間和嶄新的土地,還有思想和行動的自由。正如Zweig、Kang和Wang所說,“最好的可能不會回來了”。誰能責怪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