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大刀闊斧換庸官

6月18日Omicon BA.5襲澳,經過一個多月的抗疫期、相對靜止期、鞏固期及穩定期,澳門社會、民生受盡折磨,本已遍體鱗傷,經濟更病入膏肓。這場疫情,讓澳門人看清了澳門。

《商訊》2022年8月號 | 文:甄慶悅 – 資深傳媒人


首先看到特區政府的整體能力比較差。由澳葡時代一路走來,政府的綜合能力差已老生常談,回歸後推出多輪公共行政改革,一些表層的行政流程、部門接待等無疑有改善,深層次的官員能力、跨部門協調、有權無責作風卻未改,加上長期離地及傲慢的態度,今次抗疫全見真章,具體表現為亂指揮、欠科學、朝令夕改,拖延時機,致疫情越演越烈、拖延日久,澳門社會傷上加傷。連派錢經援都被社會、議會罵到狗血淋頭,可知問題的嚴重性。

經濟方面,博彩業飽受疫情衝擊,致命的更是國策轉變,澳門產業單一,客源單一傾向內地,中央源頭一截流,澳門即告死火。另一方面,經歴兩年多折騰的中小企不是早已結業,就是苦苦支撑,現存活下來的實力亦已見底。澳門經濟要平穩下來已然不易,未來充滿不確定及負面因素,難以樂觀,結業潮、失業潮並非沒可能,大家應作好心理準備。再者,特區政府一直推動的大灣區、深合區,本已舉歩維艱,經此一疫,更揭示眾多問題。

最後想説民意。今屆政府一上台即遇上疫情,表現果敢,贏得社會掌聲及認同,一洗過去特區政府的頺風,民意、信心同創新高,開局良好。然而,隨著疫情反覆,特區政府這老機器始終是老機器,能力不強的本質故態復萌,尤其今波疫情,政府高層表現差劣,若非前線人員、義工們努力奮戰,以及絕大部份居民的高度自律、配合,疫情能否在八月初進入所謂的穩定期仍是未知數。

然而,疫情雖穩下來,特區政府的信心危機卻剛開始。社會已經元氣大傷,信心跌落谷底,不少中產、有能之士看不到未來,正思考前程及移民。哪些本萌離心的,今波疫情即加速了其移民的決心及動力。這些議題不會在傳統媒體、管治聯盟之内有公開、熱烈的討論,私下暗湧重重確是鐵一般的事實,這就是澳門。

澳門面對著眾多問題甚至危機,包括短中期均難以樂觀的博彩業,舉歩維艱的四大新興產業等,這些均需長時間投入、巨額資金,非一時三刻可煥然一新,急也急不了,現階段真正急的及最重要的,是重建社會對政府和特區的信心,穩定人心。

特區政府及官員失去社會的信心,究其原委還是長期不問責、離地及傲慢的態度,這是官員們長期被寵壞、官官相衛文化根深柢固的結果,以至整體能力、擔當不強。記得新屆政府在組班及上任之初,筆者曾在此欄倡藉換屆之機,為高官們做一次大換血,如此方有機會逐歩洗掉一些劣績斑斑的官員、官場惡習;同時必須打破管治聯盟的小圈子、圍威喂文化,否則長期聽不到真話,處處都是逢迎、吹噓,政策想貼地、有效根本天方夜譚。現階段,筆者仍建議這一劑猛藥。換在外地,當政府經歷一波重大挫折,社會對政府信心低迷,作為領袖多對内閣進行大改組,冀推行大革新,同時挽回社會信心。澳門縱與其他國家地區的制度不同,換人仍是有條件、有能力做得到。若信心持續低迷,特區政府推任何經濟復甦方案,都只會事倍功半。

事實上,澳門社會、經濟面臨百年一遇的大變局,各方面都要轉型,單憑過去的管治模式,靠舊機器及思維,難望破舊立新,必須大膽將能力不濟的官員換掉,汰弱留強;革新諮詢機制,廣納更多真知灼見而非唯唯諾諾。若一切照舊,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