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我們沒有沾沾自喜

我們都曾遇到過數之不盡的“世界一流”:世界一流的高等學府和學校、飯店、客戶服務、航班、公司、企業、音樂家、專業人員、足球運動員、城市、運輸、生產標準和科技等等。就好似只要添加了這個誇張的增強器就能產生神奇的魔力,能夠吸引企業和人們的注意。假如確實如此的話,誰會被吸引? 

文:Keith Morrison | 作家及教育家


讓我們自我反省一下,“世界一流”的還有一流的貧民窟、污染、過度擁擠、交通擁堵、環境惡化、罪犯和白痴。當中的數個選項亦適用於澳門。簡而言之,任何事物都可以被稱之為“世界一流”。 

澳門在許多方面均處於世界一流水平:擁擠的邊境口岸、過度擁擠的城市、預算超支、工程延誤、環境惡化和破壞、公共服務缺乏透明、同時開掘修路的數量、馬路塞車的公里數,還有的是在這個“面子至上”社會中談論發展、會議或活動的次數。 

這對澳門來說並不新鮮;誇誇其談已融入這座城市的血液中。我們擁有一條全然不像的富豪巷。我們熱愛、討好那些不露面的高端賭徒,向他們獻上最高級的禮遇。我們為賭客提供豪華轎車和酒店套房,而這些賭客對澳門的重要性和貢獻僅取決於他們在貴賓廳中賭枱的進貢,除此外絕無其他。我們將“黃金”用於澳門的餐廳、咖啡廳和旅行社,就好像說出來就必定可行。 

我們擁有風格獨特的世界級度假勝地,但這些度假勝地卻主打“媚俗”作為吸引旅客的元素。這如同空心人在一片荒誕、空虛且轉眼即逝的荒地上所開闢的最後“度假勝地”:“這裡的石像/被圈養,他們在這裡收到/死人的手發出的祈禱/在一片褪色的星空之下”。正如哈姆雷特(Hamlet)所說,這是一個有意義的標誌,“在丹麥,有些東西已經腐爛了”。 

澳門不甘落後地投下了世界級賭注,自詡為世界級博彩、酒店和旅遊中心,創造了世界級的醜陋建築(新葡京)和世界級的人造城市景觀大道:威尼斯、巴黎和倫敦。此外,澳門還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全球36個美食之都之一,僅憑那盆非洲雞(儘管可以說沒有達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對“尊重環境”的要求),從而確保其躋身世界一流行列。要加入世界一流的比賽,人們還可能希望有什麼?啊,澳門有答案。繼續閱讀。 

最近有媒體報道指,澳門政府提議在黑沙海灘一帶打造一座“世界級”遊樂園,協助澳門將整個地區轉變為具有世界級冒險和娛樂綜合休閒區。“這種喜悅可能是什麼?”我撫心自問。 

事實證明,這裡不過是一、兩個農舍,些許的“青年冒險經歷”(無論那是什麼意思),以及在美食之都中的一小群家庭娛樂活動。根據公告,這些都將是世界一流的。 

因此,添加浮華的單詞或短語,世界忽然就來自我們的腳下。真實?荒謬。 也許澳門的市政署意識到這是一個多麼荒謬的舉動,因為僅僅兩天后,市政署就報稱撤回了這個“誇大”的設想,並且該項目將縮小至一個青年冒險營地。市政署的報告亦無法倖免,文件使用“世界一流”的字眼促使計劃被公眾接受。索取和收回:這是雙重的樂趣。 

因此,新項目預料將在2021年完成。這讓我為之振奮,開懷大笑:一項光榮的娛樂。我忘記了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中,澳門曾經在一年左右的時間內,按計劃並在預算範圍內完成了任何大型項目的建造。現在,這確實是整份市政署報告中最好的部分。 

我們在澳門不需要另一個世界級的遊樂園; 我們已經擁有一個了。 這較“澳門”。但能夠多有趣?真的不是很有趣。正如維多利亞女王所說:“我們沒有被逗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