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持續負面的2022年

《商訊》2022年1月號 | 文:甄慶悅 – 資深傳媒人


2021年底,澳門迎來「廉審三響炮」,廉署、審計署接連公佈三份重量級報告,矛頭直指前工務局長李燦烽涉貪案、教發基金及澳投子公司澳中致遠,社會為之震撼,加上周焯華案對博彩業的撼動餘波未了,2021對澳門來說確是悲傷的,到底2022會是怎樣的一個年頭? 

說2021年艱難,尤指持續不斷的疫情,包括「一家四口」、「保安群組」、「裝修群組」澳門沒有了「暑假」、「十一黃金周」兩大旺檔,令一落千丈的經濟雪上加霜,全年賭收僅869億,雖較2020年回升43.7%,惟僅及疫前即2019年的三成,又與政府當初預計的1,300億有大距離。若說,賭收斷崖式下跌乃經濟問題,那廉審三響炮則是政治問題,澳門政治、經濟及民生各方面飽受衝擊,教人如何不憂心? 

展望2022年難以太樂觀,始終疫情揮之不去。執筆時,美國、歐洲的新感染人數創新高,苦候「中港開關」的香港臨門撻Q,迎來第五波疫情,開關勢將延誤,同時拖「港澳開關」的後腳,期望港客做及時雨的澳門博彩、旅遊,再一次好夢成空。按最新公佈,自1月9日零時起至1月23日深夜,禁止民用飛機由中國以外地區搭載乘客前來澳門,大有風雨欲來之感。如此豈能樂觀?政府預計今年賭收1,300億,難度有點高。 

2022年,澳門社會、經濟或比去年更差,各方負面因素揮之不去。首先。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先進國家,對中國仍虎視眈眈,地緣政治危機未除甚至更嚴峻,中央對各行各業加強監管之風越演越烈,剛又刮起税務改革、追税行動,對本已走下坡的經濟影響尤甚,以内地同胞為主要客源的澳門難免再遭挫折。不要忘記,過去兩年擔起信心刺激作用的消費券,今年或許沒有了,又是另一波心理打擊。經濟大倒退的挫敗感已經夠大,2021年立法會選舉DQ事件加上李燦烽案,已令相當一部份人對社會制度、政府管治失去信心,傷口難短期内癒合,這屬政治層面,削弱了新屆政府上任以來,因防疫不俗而得已提升的威信,未來施政更困難。 

面對充滿不確性的未來,特區政府需兩條腿走路,第一要繼續打擊貪腐、建設廉潔的公共行政制度、高官問責、公開透明的施政,以挽回社會大眾對特區政府及社會制度的信心。這是社會多年來的訴求,必須堅持、不間斷的去做,不要為所謂的時機、對象等所左右。再者,澳門既有意擺脱博彩一業獨大困局,想向更高台階進發而推動債券金融、科創,但這兩大新興産業涉及眾多法律、制度,並要走國際化路線,對公平、公開及誠信最為重視,更加凸顯廉潔奉公的行政、立法、司法體系及制度的重要性,特區政府不許手軟,否則被外界認定澳門只有黃、賭、毒、貪,是人治、貪瀆、不公的社會,這些新興産業還是算了吧! 

另一方面,則定是穩經濟,穩博彩則是穩經濟的第一要務。雖然賭收多少,特區政府控制不了,能控制的是博彩法修訂,其諮詢總結報告去年底出爐,大多意見認為,未來賭牌數量應訂為六個,與現時3個正牌、3個副牌一樣;超過4成意見認為,批給期限應少於20年,這些合乎公眾預期。就最大爭議問題,大部份意見認為,諮詢文本建議,博企利潤分配要經特區政府批准,這違反自由市場原則,增加博企經營的不確定性等。另諮詢文本建議,引入政府代表進入博企,增加特區政府在博企的直接監察權,在134 條相關意見中, 57 條「認同」,38 條「不認同」,「無明確態度 / 中立」則有39 條。政府對以上兩大爭議未明確回應,僅用上了再研究、考慮、平衡之類的字眼。 

以上意見反映的是正路思維,「限制利潤分配」、「派政府代表」兩項建議確有違自由市場操作、各有問題,撇除執行上的技術困難不談,也必削弱博企的自主性及國際競爭力,對日後減少中國市場依賴並爭取國際市場不利,繼而影響特區的財政收入,不但民生福利維持成疑,也減少特區政府推動新興産業的資源,必須三思。加強博彩業的監管及社會責任是必需的,宜從制度完善方面著手,官方有形之手還是少干預為妙。最後博彩牌照或未能如期批出,相關官員要為在6月底前完成修法、重新國際招標、判標等作預案,不該打到埋來至算。博彩業對短中期的澳門太重要了,儘管很多人都不太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