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新年的來臨

隨著新一年的到來,澳門各行各業都面對著市場復甦的艱鉅任務。許多小型企業陷入困境,僱員被迫強制休假,慘被解僱的非本地員工卻無奈地被困在澳門這座金色的囚籠中:從健康角度而言,這裡無疑十分安全,人們卻無法離開,亦沒有收入養活自己 

文:Keith Morrison | 作家及教育家


我們必須重新出發。澳門特區行政長官2020年11月發表的《施政報告》被譽為是正面且具前瞻性的榜樣,它提出了可用的措施,推動澳門繼2020年經歷低迷後步入復甦,不僅經濟,還有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儘管我們或對當中提出的某些建議、偶爾的陳詞濫調和“狡辯”表示懷疑,但總體而言,文件所具的彈性、向各行各業許下真正復甦的承諾恰恰如同“醫囑”一樣。即使當中只有部分具體提議得到實現,那麼我們依然全心全意地感激政策大綱和規劃。 

現在是實現其效用的時候了。這涉及大規模發展和升級本地的人力資本,要求對創新和多元化產品投入大量的資源,同時積極認可企業社會責任和可持續性,將強大的人文要素融入商業實踐中;在眾人因為新冠肺炎病毒而遭受苦難時,Douglas McGregor早在60年前就已提出“企業的人性面”。 

例如,澳門科學技術發展基金強化應用研究而非“藍天”研究的新方向預示著這一轉變可能會給澳門帶來短期利益並符合《施政報告》提出的倡議。這也許是目前踏入復甦道路的必要條件,儘管如果澳門要成為企業先鋒、推動企業家發展,並實現經濟多元化的話,那麼純粹研究與應用研究之間的聯繫就不應被打破。 

偏重應用科學對澳門高等教育機構對應用科學(廣義包括許多學科)帶來影響,造成潛在的認知失調,因為高等教育機構致力平衡應用科學和純粹研究,同時又要確保個人和社會的人文科學及所有學科全面發展。人文科學和人類發展應該成為科學和商業事業的夥伴,絕非犧牲品。相反,讓莎士比亞的“無限變化”成為澳門科學、商業、藝術、人文和高等教育機構的日常事物,這是創新和創造力誕生所必需的條件,這也是澳門實現《施政報告》承諾所必需的條件。 

光靠科學和商業仍未足夠,必須根據公眾和社會的人類需求進行調和,甚至為他們服務。假若新冠肺炎病毒帶來的後果向我們訴說了任何事情的話,那就是組成我們的心理、情感、社交、個人和人際關係對於個人、社會和經濟狀況至關重要。專注於個人的全面發展,帶來健康及平衡狀態和破壞性創造間的建設性失調,是澳門教育、科學、商業和經濟所需。 

然而,這些必須具有人為因素。如果多元化、創造力、創新、企業和企業家的多元化精神都已融入日常,那麼商業慣例則須從對利潤的渴求轉向對道德和人道主義的追求。可持續發展必須以企業對人、居民生計和社會福祉的道德和責任為基礎,並與之共存。澳門的企業確實參與其中嗎?2020年,儘管許多僱主推行了措施,當中部分企業陷入了困境,甚至是自我毀滅的境地,卻依然堅持不解僱任何一人;另外的企業則過度隨意了,解雇員工,更改合同,並向團隊成員提出了損害賠償的限制。 

因此,這裡擁有創造力、多元化、全面關注人性和社會責任的結合,這些都在澳門得到了廣泛的詮釋。重讀莎士比亞的名言:let not “custom stale her infinite variety”( 習俗也不能減損她無限的千姿百態)。用“澳門”代替“她”,我們將迎來復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