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澳門商業災難的背後

文:Keith Morrison | 作家及教育家


商業101。企業在規劃業務模式時,通常必須考慮的事項包括:產品和/或服務;需求;市場及環境(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現有或潛在及可能面對的競爭;啟動和持續的成本和費用;緊急資金;市場營銷和推廣;收入流、盈利和延遲利潤;銷售;分配;現金周轉;毛利率和淨利率;負債;風險分析、評估和處理;約束和“假設”因素;靈活性、適應性和調整性。此外,企業還必須清楚自己所作的假設,且這些假設必須準確且可操作。例如,我們這樣做;或由於這樣的原因,我們決定這樣。你或認為,這不過是老生常談,非新鮮事;這些都是商科學士學位課程第一節課程的內容,又或者實際上是中六課程的內容。所有這些都與商業息息相關,與社會或所涉及個人無關。誠然,現在是時候換一種方式思考了嗎?

故此,我撫心自問:導致澳門經濟跌入谷底的原因是什麼?顯而易見的誘因有:疫情大流行;國際衝突;國際保護主義;貿易戰和製裁;美國優越論及其避免其他新生大國過度擴張的步驟;以及本地城市經濟多元化不足等等。然而,身處中國經濟風暴的漩渦之中,那些在預測未來(實際上是確保其發生)方面擁有經驗豐富的澳門國際專家、分析師和企業現在陷入搖搖欲墜的境地,商舖倒閉、裁員、無人光顧的酒店、冷清的賭枱、每天損失數百萬美元、門庭冷落的購物中心,這些好像都看不到盡頭。支撐這些企業的商業模式和假設都是錯誤的;市場定位和風險分析不曾得到充分評估;企業適應性和靈活性受到限制;環境評價過於狹隘、短視和自私自利。也許這些企業僅著眼短期利益,但現在,在生意一蹶不振之際,他們乾脆利落地作出裁員決定,對本地和海外數以千計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衝擊。

總有人幸災樂禍,因為那些熱衷於賺取數十億美元利潤並陶醉於過剩的國際企業現在萎靡不振。大手筆的豪客曾經是大多數娛樂場的主要收入來源,但現在他們都已束手被擒。進一步分析,這一切的背後是經濟實力的脆弱性及城市與國際政治的角力。是否過於期望中國不會為了報復美國的剛愎自用而巧妙地切斷內地旅客到娛樂場的渠道,以及截斷他們獲得資金的渠道?國際企業在評估澳門的市場環境時是否弄錯了商業模式?低估了中國對西方地緣政治經濟的抵抗力?

我們看到,除了澳門政府未有足夠重視城市需要實現經濟多元化的諸多警示外,本地大型國際博彩企業亦未有為應對可能出現的問題和根源作好準備,並忽視了當受到來自西方國家的經濟攻擊、誹謗或行動時,博彩運營商需向中國力量支付費用,以展示其實力並行使其對自我正當保護的關注。也許中國正在採取措施,致力阻止資金經澳門流入西方,或者防止洗錢,或者表明其不會向自詡為“世界警察”、“宇宙主人”的美國屈服。除此之外,也許中國不過藉助澳門,試圖打擊賭博的風氣,因為對貪婪的吸引力,一種快速致富的慾望心態,與公眾利益或個人福祉完全無關。

我們現在看到了什麼? 澳門的博彩企業和財團遭到沉重打擊,並正試圖將業務轉移到鄰近的東南亞等地。 可悲的是,來自中國內地的豪客們仍在繼續耍樂,只是將樂園轉移至澳門以外的其他地方。這個預兆是否為澳門打開了一扇門,促使小城考慮另一個更能被社會接受的收入來源,而非利用人類賭博行為的卑鄙本質? 我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