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澳門應對疫情危機的解決方法

本地報章以醒目的標題揭示了隨意相信廣告或營銷内容所造成的危險。吸引讀者或客戶的方式是市場推廣的關鍵特徵;那麽,應該怎麼做? 

文:Keith Morrison – 作家及教育家


其中一種方法是以文字打動讀者,即選用華麗辭藻,卻依然能夠無懈可擊且清晰地表達自我,但不一定奏效。以Bhaskar為例子,他在1994年寫道:“黑格爾不過是在分析性重現現實主義單一價值時復刻了變形調和的辯證關係,在他的絕對理想主義的狂妄主張中,開創了Comtean、Kierkegaardian和Nietzschean的殘蝕理性,透過向Baudrillard超理想主義轉變的過程複製了實證主義的基礎。”腦袋開始麻木了。我也迷失了。我想,我會把它放回書店的書架上。 

或者,“我們將數據、機器學習和分析功能與強大的行為科學和視覺設計功能相結合,為我們完成的所有項目創造更持久的價值”(https://mudano.com/why/)這又如何?請放過我們。 

又或尋求口若懸河式的沙文主義:無論大小事情,一概加上“解決方案”一詞。捫心自問“當中真正有意義的次數,或者都只是誇誇其談?”例如,假想“以客戶生活的解決方案為中心,重新設計浴室”--“繪畫”; “專屬設計團隊為您提供世界一流的奢華臥室設計解決方案” --“新窗簾”;“信息時代管理的革命性創新解決方案” --“電子表格”; “提供健康、活力的保護性解決方案,促進孩子的健康” --“配方奶”。嘗試在推廣對話中添加“解決方案”一詞;人們輕易就能在推廣文案中發現那些毫無意義的舉動,“問題”與“想法”常常被錯誤地混為一談。 

怪誕術語似乎都存在著一定的限制,看上去就如同從一系列的認知中濃縮出來,並成爲推廣促銷文案中必不可少的詞彙,例如“交付”、“解決方案”、“價值”(或者更好的是“增值”)、“最大化”、“雙贏”(甚至更好的是“雙贏解決方案”)和“創新”,這些用語的認知度甚高。以此為例:“我們善於結合諮詢專業知識、技術技能和產品開發能力,致力為政府和商業組織提供創新的解決方案,實現最大的商業價值”(http://win-winsolution.com/)。真的很無趣。 

談到“解決方案”,如何作出令讀者捧腹大笑的陳述?有一家本地報章曾報導說,澳門立法會探討“旅遊業多元化”是解決疫情危機的“解決方案”,其中可能包括體育旅遊和醫療旅遊。真的嗎?在其他解決疫情影響的“解決方案”中加上“旅遊業”一詞,抽干了人們對“旅遊業”的美好想象。 

但,等等; 在澳門,其他旅遊業“解決方案”又如何呢?“環境混亂的旅遊業”;“道路工程旅遊業”;“地洞旅遊業”;“堵塞旅遊業”;“異味旅遊業”;“人群旅遊”;“如何不建設輕軌系統旅遊業”;“醫院旅遊業中的悠長等待”;“如何繞過無休止的政府部門得到旅遊業答案”;“如何在超級市場旅遊業中被壓榨”;“如何在乘車旅遊中生存”? 在聲明中加上“旅遊業”並不一定會令事情更具吸引力,也不會增加任何有價值的內容。 

Performers take part in the Macao International Parade in Macao, south China, Dec. 8, 2019. (Xinhua/Cheong Kam Ka)

我的看法很簡單:推廣澳門時的描述和計劃要真實且切合實際。如果澳門真的要成為廣為人知的世界旅遊休閒中心,除了博彩飛地、古蹟景點和美食之都外,我們必須堅決誇大其詞的聲明、選擇性陳述和不可能的主張。 

George Orwell認爲“廣告是木棍在水桶內拍擊的聲音”,這也許是對的。為了實現本地旅遊業多元化,不僅僅需要一些高標準的術語,還需要提供真正的事物,而我在運動或醫學旅遊的提議中,完全找不到這一點。 

除了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大型盛事之外,體育賽事和醫療旅遊通常僅限於參與者而非旅客。無論如何,我認為應對疫情危機的方法不是推動旅遊業多元化,而是舒緩疫情,同時澳門政府迄今為止的表現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