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澳門與橫琴:建立共生關係

《商訊》2021年11月號 | 文:麥健智 – 經濟學家


共生關係是指“兩種或多種不同生物之間的密切物理聯繫”;它也可能意味著“密切、合作或相互依賴的關係”(Merriam-Webster)。澳門和橫琴是截然不同的。過去五個世紀的城市歷史在澳門的景觀、生活方式等多個不同方面留下了強烈且獨特的印記。琴澳之間也屬於不同的制度。橫琴堅持的是近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澳門則奉行以自由經濟為主的舊式自由資本主義制度。中共中央、國務院9月5日公佈《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旨在為這兩片區域建立牢固的相互依存關係。緊湊的日程安排給人緊迫的感覺,目標分別設於2024年、2029年和2035年。最後,即至2035年,也是粵港澳大灣區落成之日,建成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宜居宜業宜遊的優質生活圈,以及成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

屆時,大灣區將成為一個獨特的經濟生態系統,提升多元化的價值,並加強“一國兩制”的原則。根據 2019 年提出的大灣區計劃,區內多個城市制定政策,吸引港澳居民和投資。例如,深圳去年  4月推出18項針對港澳居民的措施,涵蓋學習、生活、創業,在社會和醫療服務享有“平等待遇”四個維度。

但是,深度合作區方案提出了更深入的規劃,在功能整合方面向前邁進了一步,更接近於在政治、法律、行政和經濟領域進行新的實驗。其中,最具創新性的是其行政體制,即由粵澳雙方聯合組建合作區管理委員會管理這片仍屬廣東省管轄的合作區。管理委員會實行雙主任制,由廣東省省長和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共同擔任,下設執行委員會。執行委員會主要負責人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委派,由現任澳門特區政府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擔任。

最近,在10月22日舉行的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管理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賀一誠提出了四點建議,道出澳門現階段的優先事項。他強調,在遵循憲法和澳門特區基本法前提下,加快深度合作區法制建設,逐步構建民商事規則銜接澳門、接軌國際的制度體系。他提議推動橫琴實體經濟發展,重點推動以中醫藥研發製造為切入點的大健康產業、現代金融、高新技術、文旅商貿等產業發展。

他強調吸引國內外人才到深度合作區工作的重要性。不過,到目前為止,有關部門仍未公佈任何針對澳門居民及其他境外人士的便利措施。人們認為這一領域仍有待清晰。一方面,對於那些不需要或未有計劃移居橫琴的非華裔澳門居民,仍希望到島上尋求合適的投資機會或工作機會;另一方面,對於在澳門居住的回流人才或希望到橫琴工作的外國人士而言,由於其家庭關係,不僅要滿足他們在澳門和深度合作區之間的交通往來,還要滿足他們在整個大灣區的需求。澳門要為上述情況做好準備,改善和擴大社會、教育服務,並針對在橫琴工作但居住在澳門的特殊情況設立新式的非居住許可證。

那些補充措施將為澳門居民創造更優質的生活條件,即澳門政府將投入資金,打造新街坊項目,為希望移居橫琴的居民開發3,800套住宅單位。

向到深度合作區尋求機會的中國年輕專業人士和企業家提供的稅收激勵和社會支持等措施均已到位,未來將更受歡迎。與澳門相比,深度合作區還提供有競爭力的租金和進入內地勞動力市場的有利條件。預料大型博彩企業將成為首批投資者之一,因為這些企業希望將擴展旗下非博彩業務。金融企業也將被吸引入駐,有望成為未來澳門/橫琴證券交易所的選址。

坊間對衡量深度合作區內非博彩公共和私人投資對澳門產業結構多元化的貢獻存在疑問,因為該區不屬澳門管轄範圍。從澳門城市生產總值的統計報告來看,這個問題未有直接的答案。然而,在短短十四年間,整個區域將融入大灣區的經濟體系。這在統計方面的含義是什麼?此外,可以為深度合作區設立專門的 生產總值賬戶,作用有效的管理工具,跟踪區域的主要經濟變量及發展情況。

最後卻同樣重要的是,外商直接投資的監管環境預計將是中國內地範圍內最開放的。結合廣東省現時的開放環境,加上澳門自由的投資環境,我們期待兩全其美。這種優勢的結合,將在保持差異的同時,成為澳門和橫琴之間建立良好共生關係的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