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澳門頒獎典禮

2020年步入尾聲,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澳門成為了人們的避難所。城外的世界苦遭病毒破壞,經濟蕭條且裁員事件頻頻發生,此刻的澳門卻步入了經濟復甦之路。秋季黃金周最終無法開出完美的花朵,小城的經濟發展緩慢,甚至陷入了止步的境地。然而,請保持樂觀。為何不看看今年澳門的“傑出成就獎”盛況? 

文:Keith Morrison | 作家及教育家


安保金獎得獎者是澳門特區政府:澳門享有世界上許多地方都沒有的健康和安全,鎖關閉境的政策亦沒有如其他城市那樣帶來破壞性的影響。 

9月發佈的《澳門特別行政區城市總體規劃(2020-2040)》草案獲一貫樂觀銀獎。該份草案提出了美化城市景觀、建造更多體育設施、重振昔日工業區並將城市交通系統整合到樞紐、創造新的交通熱點等建議。澳門將新增一座橋樑、輕軌系統延伸線及增加海上交通。儘管我們清楚有關計劃需要20年才能實現,但這依然令人欣慰。根據以往項目的落成時間推算,將其加倍是明智的決定。 

今年下半年出現的輕鬆搞笑時刻令本來就很悲慘的情況變得更糟,這些都值得嘉許。 

9月,公佈了澳門將擁有一座巨型李小龍雕像的消息,據稱,這座能夠從高空輕易看到的巨大雕像將“掀起武術熱潮,並架起與國際旅客之間的橋樑,彌合中西方之間的鴻溝。”這個消息絕對夠資格贏得自欺欺人銅獎。但,真的麼?我自問:“這座雕像擁有什麼魔力?” 顯然,這不過又是一項胡鬧之作。 

獲得媒體狂熱之星的愚蠢獎項是:本地媒體揭露澳門涉嫌剽竊意大利設計的兔子燈籠裝置。 這個新聞確實極具戲劇性;理所當然地卻又離奇地登上了本地新聞頭條。緊隨其後的是:新中央圖書館位置的揭曉,此舉的目的是驅散從世界其他地方複制建築設計特徵的指責。 

土地工務運輸局則奪得無價的酸草莓鉑金獎。據9月的新聞報道,一棟政府出資興建的建築物出現了4厘米的裂縫後,其他裂縫亦被陸續發現。同一份報告指出,裂縫是在建築物興建時“故意建造的”。有誰能夠與這位傑出的獲勝者一較高下? 

澳門科技大學在國際排名上上升到“第251至第300”,澳門大學則位列“第301至第350”的消息摘下絕望宣言獎項。這個消息不是令人感到榮耀,就是恥辱。然而,誰在乎呢? 

以下這份澳門大學耗時五年才完成的報告則獲得了最膠鐘錶獎項。報告於7月公佈,列明澳門大學研究得出的結論:澳門作為一個繁榮富裕的社會,移民是其社會特徵,城市居民自視為澳門人和中國人。讓我徹夜難眠的是,那些研究人員如何花了5年的時間才得悉別人在5分鐘之內就能釐清的事情,這些廢話耗費了多少公帑?現在,我終於明白了那所大學在世界排名中表現甚差的原因了。 

假鑽石皇冠給人們帶來了遙遙無期的盼望。據報,澳門特區政府希望進行不實調查,從中獲得“對高等教育計劃的啟發”。澳門旅遊及酒店業學會對四所高等教育機構進行調查並公佈了令人質疑的數據:澳門約7成學生對線上教學感到“滿意”。沒有人告知該學會推斷時間限制、層次限制、抽樣偏倚和少數樣本調查的危險嗎?誰膽敢根據如此糟糕的證據冒險推行教育計劃? 

最後,澳門地球物理暨氣象局憑藉最慷慨的肚量戴上奇特風速計的王冠。該部門懸掛8號颱風信號,為澳門創造了一個意料之外的假期,那天沒有風、沒有雨,空氣中的平靜為人們創造了寧靜、祥和的一天,這是一件提早到達的聖誕節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