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看清形勢 保持清醒

3月,全球政經界、傳媒聚焦北京的「兩會」尤其環球疫情慢趨緩、中美角力進入「新時代」的當下,中國未來的外交政策如何?內地經濟怎樣了,如何達6%的GDP超速增長?香港局勢如何收拾等均是人們關注的大事,環環相扣,亦與澳門息息相關,情況險峻、難測。 

《商訊》2021年3月號 | 文:甄慶悅 – 資深傳媒人


大勢方面,一如預期,拜登1月20日就任美國總統後,中美角力大勢不變,只是形式不同,拜登會戰術性地較前任特朗普退後一格,試圖與傳統盟友歐盟、英國、澳洲、日本等修好,在科技、軍事等方面繼續圍堵中國。筆者亦估計,中、美以至全球均受新冠肺炎疫情重挫,隨著拜登上台,中美角力以至全球局勢會「封牌」維持現況,各自爭取時間,休養生息,暗裡續鬥。怎料,「封牌」未到一個月,形勢又大不同,關鍵在於香港,中央藉兩會正式向香港選舉制度甚至是社會制度動刀,國際政治真一日都嫌長。 

香港政局2、3月經歷巨變。如果說充滿催淚彈焇煙的2014年「佔中」、2019年「反送中」是香港命運的轉捩點,港版「228」泛民初選大抓暴事件、選舉制度大變對香港今後的影響更甚,港版「一國兩制」正式進入2.0,整個城市特質會起根本性變化。面對中國的步步進逼,美國、歐盟或不會有太大動作,或只出口術,但主動又好,被逼也罷,總不會袖手旁觀,會「應戰」明裡出暗箭,執筆時的最新進展,除美、歐大肆批評外,美國傳統基金會在2021年度《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中,剔出香港和澳門,港澳評分併入內地。過去25年,港府總將「香港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掛在口邊,現在連入榜的機會都沒了,這是繼特朗普時代不承認「Made in Hong Kong」只認「Made in China」後又一暗著。而英國也在官方文件中,將香港由「國際金融中心」降為「區域樞紐」雖然中央及兩特區政府對美國此等舉動口誅筆伐,不予承認,極力貶低,但對國際社會之影響,大家心知肚明,長遠將打擊兩特區在國際上的地位、吸引外資能力及活動空間,即大小兩隻「中國窗口」越開越細,儘管這不會在短期內迅速顯現。 

可能,仍有相當部份澳門人認為,國際大事、中美角力、香港變天與澳門無關,事實這想法有點兒天真,舉個簡單例子就足以說明澳門與香港唇齒相依,澳門人現在買樓、買車、買保險,甚至買名牌手錶、手袋等都「港紙交易」香港受衝擊,澳門可隔岸觀火嗎?全國一盤棋這並非虛言。 

面對世紀大變局,澳門沒多大能力去改變,只能適應並找到合適位置,哪怕必定與中國站在同一陣線,位置也該有前後之別。 經濟方面,澳門疫情控制一直很好,亦開始疫苗注射,惟全球疫情未大退下,最後一里路並非澳門人可獨自走完,且看外圍情況,一至兩年內難走出經濟衰退。據最新的政府數據,澳門2020 全年經濟實質收縮 56.3%,生產總值為 1,944億元,人均本地生產總值 28.5萬元。特區政府現押注內地的內循環、雙循環及區域合作之上,也銳意推中醫藥、科創、債券金融三大新興產業,粤澳合作方面近來也加大了力度,如放寬「澳車入粤」、加快推建輕軌橫琴線等。然而,基建容易,結構性轉變從來都困難重重,更不可能三、五年內完成,經濟低潮是必經階段,走捷徑作用不大。 

相對而言,經濟有其循環及規則,潛心做實事,轉型升級仍有機會,最叫人擔心的仍是政治。若「澳門經濟十幾年來井噴式發展乃得益於政治穩定」這套筆者不完全認同的論調成立,現正遇超級考驗,仍是這句老話,在全國、香港急速左轉的時候,距風眼只半步之遙的澳門社會須保持清醒,不要被帶方向,要清楚知道香港正發生什麼事,已經是愛國者治澳爆晒燈的澳門,如何定位才能對自身、國家最有利,不要讓極左思維吹到小城,頂得一時得一時,否則自毀長城,讓左風、文革風橫向,一發難以收拾,澳門將萬劫不復,不論有多麼宏偉的經濟藍圖都是空中樓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