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緊縮開支政策宜適度鬆綁

澳門經濟是復甦還是尋底未止?最差時候已過?現階段誰也說不準,可以肯定的是,澳門現處最虛弱時候,未來充滿不確定、不樂觀,緊縮的財政政策是時候適當鬆綁,問題只是如何鬆?怎樣才更有效益及針對性。

《商訊》2022年4月號 | 文:甄慶悅 – 資深傳媒人


現時澳門經濟比2020年新冠疫情爆發初期更加嚴峻。一來,不論中小企還是濠賭大博企,已飽受疫情衝擊兩年多,實力大不如前,眾多中小企止蝕離場;沒離場的,也多近彈盡糧絕,就算博企也只為著新賭牌而苦苦支撐。居民方面,打工仔積蓄亦用少見少,消費力大不如前,信心每況愈下。此與疫情前期澳人、澳企信心穩穩、荷包尚且滿滿不可同日而語。

二來,當歐美等國家的整體防疫政策已改為“與病毒共存”並全面重啟經濟活動及邊境後,與澳門生活、經貿最為密切的內地、香港,卻迎來新一波疫情,情況比初期有過之而無不及,澳門受衝擊更甚。

三來,除疫情外,打擊澳門經濟甚至社會最甚的,莫過於中央打擊走資、洗黑錢、跨境賭博的政策大加碼,以太陽城、德晉為龍頭的貴賓廳幾乎全線倒下,此等曾佔澳門賭收七成的經營模式已成歴史,衛星場亦隨時關門一大半,澳門賭業已現結構性轉變,無法再回到從前。四來,中國經濟亦出現了重大調整,高速增長不再,直接影響澳門。綜合以上四點,澳門現時的經濟環境及未來前景,確比2020年初為之嚴峻,是否已過最壞時期,大家心中有數。

經濟大倒退,經財司司長回應議員口質時,肯定政府會加推新一輪電子消費計劃,卻未透露金額、日期等細節。客觀說,不少人對政府只懂“派錢”感不滿,但在這麼艱難的時候,特區政府向社會、企業、小市民伸出援手,乃應有之義,但須“精準”,如照搬之前的方式,恐效果差強人意,因居民對未來前景不安,非必要的消費會減少,消費券最終變成代金券,一般人只會將消費券用在最基本的民生開支之上。另一方面,過去的消費券或卡均設不同限制,間接將刺激消費計劃的資金引流到超市、食店等,其他行業受惠有限。超市、食店這部份受疫情打擊本相對較少,某程度來說,一些以本地客為主的社區超市、食店,可說是疫情的最大贏家。故新一輪電子消費計劃可減少限制甚至全開放式,讓居民更自由支配,不但可具更佳的個人效益,或可讓更多不同類型的企業、機構受惠,這是其一可考慮方向。

與此同時,政府要適當鬆綁緊縮的財政政策。眾所周知,澳門經濟有兩大引擎,一是博彩旅遊,二是政府支出,即購買服務及產品等。當下的博彩旅遊飽受疫情衝擊,推動力大減,若政府都緊縮,情況可想而知。不必諱言,特區政府為應對疫情,已動用過千億元去防疫及振經濟,同時緊縮開支,過去不少無謂的資助、不必要支出都減少了,這值得肯定,因不論任何經濟環境,政府都不應洗腳唔抹腳。然而,緊縮是把雙刃刀,一刀切已令相關行業叫苦連天,對澳門經濟是大打擊。

經濟不好,前景不明朗甚至不樂觀,是緊縮還是加大投資?此乃任何政府的永遠難題,關鍵得看自身「家底」,投放是否精準即用得其所。按金管局資料,截至去年底澳門的財政儲備總額仍高達6,462億元,這數字對小小的澳門來說豐厚得很,就算連續六年零税收,都足以支持政府基本運作,澳門又沒有任何外債。故在經濟最虛弱之時,政府應適當放鬆“緊縮開支”政策,不該再一刀切斬開支,一些正常的服務、物品採購及資助,甚至投資未來的東西等還是需要的,好讓相關企業、機構持續有活水繼續正常經營下去,不能矯枉過正。讓企業有生意可做、打工仔有工可返,比派錢、借錢更實惠,更有經濟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