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訂政策助中小企適應博彩新時代

六月對澳門經濟命脈博彩是個重要月份,六張正副牌照6月26日到期,儘管六大博企都入紙延約至年底,待機再競投新賭牌,但也算一個時代的終結。新的《博彩法》縱仍有爭議,按細則性審議法案的立法會二常會所説,必在六月完成討論並交法案予大會作細則性通過,意味著澳門博彩將進入新時代,何路在何方?我們又準備好未?

《商訊》2022年6月號 | 文:甄慶悅 – 資深傳媒人


新冠疫情踏入第三年,澳門經濟隨賭收大幅減少而一瀉千里。今年五月有「五一黃金周」加持,卻未起刺激作用,五月賭收慘不忍睹的只有33.41億元,按年跌68%,僅比更差的4月升6.64億元或24.8%,大大低於最初預期的約70億。今年1至5月賭收累計亦只237.92億元,按年大跌44%,距政府預計全年1,300億元的目標,差愈1,000億,達標應為奢望。不同大行預計六月賭收介乎30至51億之間,可見前景如何。

筆者之前估計及建議,在當前疫情以及環球政經形勢變幻莫測下,澳門博彩以不變、少變為妙,勉強求變、急變未必對澳門整體福祉有利,事實確循著這軌跡而行,連曾經一度要即時死亡的衛星賭場也突然獲放生。金沙中國主席日前在拉斯維加斯公開表態,相信澳門仍為最大的博彩市場,期望將來有更好日子。他有信心現時六間博企最後會取得新賭牌,金沙會持續在澳門投資。然而,業界中人的話大家要懂得聽,不能太過盡信。另一方面,衛星場不用即時死亡,也未必能「長撈」下去,一切待市場決定,大概率會出現的景況是澳門博彩新時代大環境的短、中期不會比現在好太多。

澳門博彩新時代的大背景是國際地緣政治波譎雲詭依舊,西方先進國家圍堵中國之勢不變,內地經濟持續放緩,中央打擊跨境賭博、洗黑錢、限制民眾非必要出境政策短時間內不大變,意味着主要靠內地客食糊的澳門博彩業,會告別高增長而正式進入「求生」年代。另疫情過後,世界各地的博彩城市及賭場會加大力度爭搶旅客、賭客,尤其澳門周邊的新加坡、菲律賓、韓國、日本及其他東南亞、南亞的賭場,澳門博彩的體量、優勢大不如前。

澳門博彩新時代下,博彩經營者會因應市場及經營壓力作出調整,最理想狀態是被逼大力加強非博彩項目、開拓國際市場,最差的情況是賣牌走人。筆者不太擔心博企,他們坐擁強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及國際聯繫,只要政府給予足夠空間,他們自有辦法,「求生存」難他們不到,只沒過去風光好景吧了!

筆者真正憂心的是博彩從業員及澳門中小企,可以想像得到,當明年新賭牌塵埃落定後,博企還會如今天般好聲氣,政府要求什麼便給什麼嗎?答案唔使問阿貴!相反,他們或會因應市場、經營狀況而調整其業務以及人員配置,說白了即會因博彩規模減縮而「炒人」將對原從業人員甚至澳門人整體就業造成衝擊,特區政府必須未雨稠繆,或許在重新競投中便要部署及要求投牌者,必須保障澳人就業,此為第一點。

第二點是,澳門未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内仍要靠博彩、旅遊為支柱。過去已有人提醒,澳門長期傾斜博彩,造大了市場的餅的同時,也擠壓中小企的生存空間。博彩新時代下,博企為求生存會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去爭取客源,集食、住、行、玩、賭、購物一條龍的大型綜合度假村的競爭力,遠比澳門中小企強大,中小企的經營壓力比之前有過之而無不及,特區政府必須制定長遠的中小企政策、人資政策以應對,否則會出大問題,具體可以做的工作包括,一、通過城市規劃及舊區重整,提升舊區的生活及營商環境,尤其要做好西岸内港一帶的治水工程;二、通過行政或政策手段,釋放大量、長期空置、閒置的舖位,藉此增加供應,減輕中小企的舖租成本,激發創意;三、繼續利用資訊科技等手段協助中小企轉型升級;四、全面推動不同行業的專業認證;五、旅遊業要重新定位、包裝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