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一城四“語” | 岌岌可危的粵語?

Ou Mun、Macao、Ao Men和Macau * 

《商訊》2021年2月特刊 | 一城四“語”


“Edificio Pik Tou Garden(碧濤花園)”是澳門的一座(據說令人深感愉悅的)住宅大廈。 

此外,在本地語言環境方面,大廈名稱具有明顯的象徵意義:葡文“Edificio”是“建築物”之意,“Pik Tou”則是粵語中“碧綠的浪濤”,“Garden”的意思就無庸贅述了。 

本地頂尖的語言生態學專家John Wheeler指出:“這四個詞彙中包涵了三種不同的‘語言’,其組成是如此醒目,闡明了澳門其中一項獨特之處。” 

本地居民粵語中的“三文四語”,分別指書面語中文、葡文和英文,還有口頭交流時所使用的粵語、普通話、葡文和英文。 

政府推行了促進“三文(書面)四語(口語)”政策(即葡文中的“três línguas, quarto idiomas”)。 

在接下來的篇幅中,我們將探討以上“四語”各自發揮的作用,並分享本地掌握了“四語”的居民的看法,要知道,這種能力在未來20年將越來越普遍 ,並為澳門創造關鍵的競爭優勢,因為澳門透過扮演中國與葡語世界之間聯繫樞紐的角色,進一步融入大灣區。 

正如John Wheeler所說,“在不久的將來,澳門目前使用的四種主要語言似乎將繼續互相揉合,締造澳門特區專屬的語言風味。” 

* 數項研究表明,“Ou Mun、Macao、Ao Men和Macau”這四個單詞的順序與本地居民對相關語言類別的興趣程度有關。然而,對於我們和其他許多人來說,“Macau(馬交)”才是這片土地的(拉丁語系)真正名字。 

撰文:João Paulo Meneses 

[email protected] 


蜂擁而至的內地旅客帶來了普通話和簡體字。儘管粵語仍被廣泛使用,但觀察人士預計,隨著2049年臨近,這種語言可能會逐漸消亡。 

1993年,澳門頒佈《基本法》並仿效香港,僅將“中文”簡單定義為官方語言之一,但此舉未有引起社會憂慮。 

畢竟,對於城市大多數居民來說,中文是幾乎所有人都講的一種語言:粵語及繁體字。 

來自香港、台灣的旅客以相同的方式交流和書寫。故此,至少過去了十年,人們才開始發現簡體字和普通話出現得越來越頻繁 。 

顯然,與1999年前的情況一樣,為表對第二種制度的語言和文化的尊重,北京不希望在港澳特區強制推行其官方語言(國語/国语)。香港浸會大學語言政策專家潘玉瓊認為:“中文的定義含糊”。 

然而,法律定義或特區政府干預的缺失絕非導致粵語失去動力的原因。2003年7月推行的“自由行”政策是真正的轉折點。該政策允許內地旅客以個人名義到香港和澳門旅行,挽救了當時因非典陷入危機的港澳特區經濟。 迄今為止,內地居民只能憑商務簽證或跟隨旅行團到這兩個城市旅行。 

“自由行”政策令數以千萬計的內地旅客湧入澳門,情況較香港的有過之而無不及。除來自“姊妹城市”廣東省的旅客外,還有其他來自以普通話為母語的省份的旅客,他們全都使用簡體字。 

從本地小型商戶到大型娛樂場,許多業者認為這些旅客難以理解澳門方言和繁體字。 

故此,行業開始增加相應的標誌、設簡體字菜單,並且聘請會說普通話的員工。“本地居民等佔主導地位的群體認識到,主要語言(繁體中文)的合法性未有得到保障,因為簡體字被廣泛用於娛樂場、酒店度假村,甚至日常生活所遇到的各式招牌。因此,這種語言不安全感的產生主要是因為這些群體缺乏簡體中文的讀寫能力。”聖若瑟大學勞麗珠領導的研究小組總結道。 

曾出版了數本以澳門為主題的書籍的知名漢學家Jean Berlie認為:“在語言和社交上,澳門的粵語都表現出明顯的文化適應性,有別於新加坡和香港透過英語進行的方式,這是是通過普通話實現的。” 

普通話於十年前從商舖櫥窗進入了校園課堂,社會上聽到了更多捍衛簡體字教學並要求確保普通話官方語言首要地位的聲音。 

在一份與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有關的出版物中,澳門教育暨青年局督學郭曉明教授解釋:“面對過去多元的傳統,關鍵是要‘通’各‘統’而建新傳統, 建立澳門自己的、符合新時代發展需要的新傳統。” 

他相信,學校使用粵語“主要應限於口語”。此外,他還辯稱,“所以,澳門要有建立符合自己需要的中文教育傳統的勇氣”,“ 根本目的是要提升澳門學生的整體中文水準,促進中文的健康傳承”。 


“粵語屬於中文,但我們通常不會將這種中文方言視作漢語的代表。為了準確起見,任何一種方言都不能被視作‘母語’。” – 宋欣橋 

對此,香港中文大學的普通話教育研究及發展中心榮譽顧問宋欣橋作進一步闡述。2013年,宋欣橋撰寫文章稱,粵語是方言,非母語。他在這篇花了五年時間才正式面世的文章中寫道:“粵語屬於中文,但我們通常不會將這種中文方言視作漢語的代表。為了準確起見,任何一種方言都不能被視作‘母語’。” 

隨著2049年臨近,普通話的存在將變得更強大,這可能以犧牲粵語為代價,主要原因在於,正如某些專家所想,“中華人民共和國推行普通話的舉動構成了一種語言政策策略,以應對中文博大的多語言問題,這一問題或將阻礙民族語言統一的實現。” 

澳門大學中國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鄭德華教授解釋:“這是一個政治問題。粵語並不是一種所有人都懂的語言,當局創造了普通話,以此促進國家統一。”作為澳門和香港歷史、文化專家,鄭德華在課堂上使用普通話,日常生活中使用粵語,並為兩種語言的並行使用進行辯護。 

“近年來,澳門兒童的粵語表達能力越來越低。為防止這種情況發生,政府做了什麼努力?”立法會議員蘇嘉豪最近在其Facebook專頁上提出質疑。 


語言態度 

(根據數項研究數據所得的最受歡迎社區語言) 

 Mann and Wong (1999年) Young  (2006年)  閻喜 (2017年) 
粵語 
英語 
普通話 
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