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一城四“語” | 英語,“事實上的工作語言”

澳門的非官方語言?通用語言?除了司法領域,英語無處不在。 

《商訊》2021年2月特刊 | 一城四“語”


“英語作為一種國際語言,被接受程度最高,英語的流行反映了有關地區的國際化。英語在官方語言環境中的比例不斷提高,有利於提升城市形象的國際化,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澳門語言景觀報告指出:“英語被廣泛用於金融、商業、高等教育和高科技領域。” 

澳門大學英文系副教授Andrew Moody和中國其中一位最權威的英語語言專家Werner Botha教授都將英語描述為“事實上的工作語言”。 

“長期以來,我始終認為,英語是澳門‘事實上的官方語言’,即這種語言被用於社會和文化領域,有時甚至被官方使用,其使用與任何一種官方語言一樣,只不過不具法律地位。” Moody教授向本刊記者解釋。 

一方面,英語是從幼稚園到高中教育的核心科目,某些學校將英語用作某些課程的授課語言,多家本地高等院校亦將英語視作主要的教學語言。此外,根據K.C. Lam(澳門大學,2007年未發表的碩士論文)的研究,本地多數招聘廣告都將英語能力列作基本要求之一。 

在澳門,人們對英語日益重要的地位早已達成了某種共識,卻甚少有人和Joanna Lee、Beatrice Lok一樣進行深入討論。他們2010年發表《A Tale of the Two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s (SARs) of China: An Overview of English Language Teaching Developments in Hong Kong and Macau(中國兩大特區的故事:港澳兩地英語教學發展概述》。兩位作者聲稱“葡文已被英語所取代”,而且“英語逐漸替代葡文,成爲本地最受歡迎的外語,這已不再是威脅,已成爲了現實。” 


“英語是澳門‘事實上的官方語言’,即這種語言被用於社會和文化領域,有時甚至被官方使用,其使用與任何一種官方語言一樣,只不過不具法律地位” – Andrew Moody  

儘管澳門不曾遭受英國的殖民統治,但早在香港成立之前就已經與英語建立了聯繫。對這座城市而言,“以務實觀點解釋英語的流行及應用,必定更容易被人接受”,澳門理工學院John Wheeler教授補充說,“在澳門,英語在日常生活中的使用確實有所增加,這是出於務實的做法,而非意識形態所驅使。” 

作爲一種商貿語言,英語“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通用語言的作用,本地居民對這種語言成爲通用語言*的期待亦能説明一二,” Wheeler教授總結,“在商業環境中,尤其是在酒店、餐廳和旅遊配套產業中,英語也已成為了一種通用語言(即被不同第一語言的個人使用的一種共同語言)。 

然而,將英語正式列作澳門的通用語一事值得仔細考量。擁有豐富英語教學經驗的楊秀玲教授向本刊記者解釋,澳門不需要“通用語言”,因為“英語已十分包容和全面,並且足夠靈活,可用作‘通用語言’”。曾先後在澳門大學和北京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的前語言學講師Cristina Água-Mel表示,英語不應被賦予通用語的地位,因為“所有這些社區間都不存在通用語言,不同的社會群體之間使用不同的語言組合進行交流。” 

澳門大學的兩名本地研究人員Manuel Noronha和Vivian Chaplin早在數年前就總結到,不論是否存在通用語言,英語都被視作“澳門的非官方語言”。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定義,通用語言指母語不同的人之間用於交流的任何語言。 


法律翻譯? 

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助理教授鄺錦鈞認為,受到香港的影響,澳門已實行三語制多年,故應將法律翻譯成英語。 

鄺錦鈞在《Bilingual Legislation in Trilingual Macau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三語特區中的雙語法制)》中寫道:“儘管英語不具官方效力,但澳門始終是一個三語地區”,“三語社會規範問題可能是有待解決的雙語立法議題中的其中一項最關鍵問題”。  

該文發表兩年以來,文中提出的觀點似乎未能得到支持——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倡議下,澳門一直以來只有《商法典》被翻譯為英語。鄺錦鈞向本刊記者解釋:“鑑於投資者和旅客的數量龐大,而且他們大多來自世界各地,當中包括英語社區,但我不認為他們不會需要將法律法規翻譯成英語。按照這樣的邏輯,我不敢想像政府會與金沙集團或永利集團簽訂葡文或中文合同。” 

專注於澳門語言研究的社會語言學家Andrew Moody發現,“將法律法規翻譯成英文可能是一個理想的目標,但這不會改變澳門境内司法制度以中文和葡文爲主的運作方式,例如,沒人會以英文譯本為根據,提出質疑。” 

上一頁 | 【特刊】一城四“語” | 司法領域:雙語制度還剩下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