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一城四“語” | 2012年5月爭議

澳門麥當勞的一塊簡體中文字招牌引發了前所未有的爭論。 

《商訊》2021年2月特刊 | 一城四“語”


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2004年開設澳門金沙娛樂場時,情況發生了很大變化;不但是博彩業和旅遊業,甚至娛樂場度假村內的招牌,都出現了簡體字。 

普通話在澳門街頭和娛樂場的使用頻率大幅攀升,這對澳門的語言傳統(口語和書面)造成了影響。 

獲澳門大學頒授語言學博士學位的閻喜認為:“在人口流動、親中團體推動民族認同等諸多因素的影響下,澳門居民的社會歸屬感較弱。” 

在他看來,若無法將語言與本土身份聯繫起來,就不可能理解澳門大多數居民對語言問題的看法。 


“語言意識形態是一個有用的框架,不僅僅對權力和意識形態的研究而言,在專門分析麥當勞招牌事件和澳門局勢的過程中亦然” – 閻喜 

聖約瑟大學勞麗珠認為,“粵語的使用被視作來自父母、朋友的獨特身份傳承,以及對真正的‘本地化’表現的偏好”。對此,澳門基金會前獎學金獲得者Jean Berlie補充說:“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粵語居民為其母語感到驕傲。”澳門理工學院John Wheeler教授分享了學院的情況:“為兩名來自內地、只說普通話的訪問教師舉行正式歡迎活動時,我們全程使用粵語,這證明了粵語與澳門的本土身份緊密相連,儘管普通話教師根本就聽不懂。” 

正是在這一背景下,我們必須了解2012年5月27日發生的情況。當日,有網民在qoos.com討論區上載了一幅本地麥當勞的相片,顯示該商號將一貫的繁體字改為簡體字。 

該則消息在澳門和香港掀起了軒然大波,所造成的影響遠遠超出了有關的評論或分享數量。 

勞麗珠將此稱為“招牌事件”。她與美國俄亥俄州博林格林州立大學謝飛帆教授合作寫道:“人們感到,為了接待中國內地旅客,居民的日常生活及與麥當勞的深厚關係突然被打斷了。從表面看來,此次招牌事件似乎成為了網民衝擊旅遊業的一個象徵。” 

繼互聯網上爆發的爭議,多家媒體進行了專門報導。其中,《澳門力報》在報道的標題中直接將事件描述為簡體字的“入侵”。“後來,在澳門使用繁體漢字的利弊成為了學生辯論的主題。在互聯網上,關於保護繁體字和簡體字的爭論爆發了。”泉州華僑大學外國語學院研究員閻喜堅稱,“語言意識形態是一個有用的框架,不僅對權力和意識形態的研究,在專門分析麥當勞招牌事件和澳門局勢的過程中亦然。” 

閻喜還指出,“傳統的繁體字被賦予為澳門本地的合法文字,簡體字被歸類為中國內地和共產主義政權並遭到負面評價。”這絕非偶然,他文章標題為《Macao has died, traditional Chinese characters have died: a study of netizens’ comments on the choice of Chinese scripts in Macau(澳門已逝,繁體字已逝:網民對在澳門的漢字選擇的評論)》。 

澳門基金會前獎學金獲得者Jean Berlie認為:“得益於文學和粵劇(粵劇),我們相信澳門粵語所具有的韌性,直到澳門特別行政區或許於2049年被併入廣東省為止。” 


澳門的“社會語言制度” 

閻喜教授不曾忘記的是,有學者提議對澳門的簡體和繁體字使用採取不干預政策,但他認為“這種放任自流的方式未有考慮到澳門不同文字背後的社會心理,並可能動搖澳門的‘社會語言制度’。” 

他認為,“澳門居民在麥當勞招牌事件中所表達的強烈抵制”不僅“彰顯了繁體字在澳門本土化和區別中國內地方面所佔據的重要地位”,還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一國’與‘兩制’之間的緊張關係——澳門作為中國的一部分,卻與中國內地截然不同。” 

上一頁 | 【特刊】一城四“語” | 岌岌可危的粵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