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一城四“語” | Macau 還是Macao?

對於某些人來說,這或許是一個細節;對於另一些人來說,這只是一個象徵性的問題;對於其他人而言,這還是一個身份問題。 

《商訊》2021年2月特刊 | 一城四“語”


讓我們看一下兩者的差異:“澳門大學(University of Macau)渴望成為國際認可的傑出高等學府”和“澳門理工學院(Macao Polytechnic Institute)是一所公立、多學科、應用型的高等學府”——當中的差別在於,那是澳門(Macau)的大學,以及來自澳門(Macao)的理工學院。 

這兩間公立教育機構均由澳葡政府在其統治期間設立,卻選擇了以不同方式指明各自的根源。 

Macau和Macao屬於一個永無止境的故事,因此澳門理工學院John Wheeler教授決定將其最新一份研究論文稱為《Macau or Macao? — A Case Study in the Fluidity of How Languages Interact in Macau SAR (Macau 還是Macao?——淺談澳門特區語言互動的不固定性》。 

“首先,沒有人能確定澳門(Macau 或Macao)的正確拼寫方式。‘Macau’源自葡萄牙的傳統,‘Macao’則為英文拼寫。” Wheeler教授解釋說:“兩者幾乎能夠互換使用,我較偏向使用‘Macau’,原因是我曾在葡萄牙生活了很長時間。” 

“有這樣一個古老且備受推崇的傳説,‘Macau’是葡文的拼寫方式,‘Macao’則為英文拼寫。與大多數傳説一樣,驅動信仰的是意識形態而非事實。事實上,這兩種拼寫都能夠在最早期的書面記錄找到。”澳門大學人文學院Andrew Moody補充說。 

Moody教授在以澳門語言生態學為主題的新書(目前正在製作中)中提出了這個問題。他理解,自己對詞匯的選擇極大地受到“來自學生的影響,他們幾乎總是使用‘Macau’這個拼法,當中以本地學生尤爲突出。同時,那些來自内地的學生則更常用到‘Macao’這個單詞。” 

他向本刊記者坦誠,幾乎都將澳門拼作Macau,“唯一一次用‘o’的拼寫方式,用於指代澳門特別行政區(實際上,甚爲少見)。我也經常寫作‘Macau SAR’。”疑惑不解? 澳門大學教育學院的楊秀玲教授以澳大當局發佈的一份文件爲例,該文件列明“應沿用機構、書籍、地方等名字,保留‘Macau’”。否則,請在英語語境中始終使用‘Macao’。” 

但是這個問題遠遠不止是一項簡單的選擇。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默浠濂(Glenn McCartney)領導的團隊於2006年發表研究論文《’Macao or Macau? A case of tourism brand image confusion among Taiwan travellers?(Macau 還是Macao?令台灣旅客感到混亂的旅遊品牌形象)》。 “我在文中提出的質疑是城市品牌化和城市形象造成的混亂。一個清晰、具吸引力且可衡量的(與競爭對手區分開來的)城市品牌是旅遊業發展的關鍵。”默浠濂向本刊記者解釋。 

“1999年以後,部分政府機構將國際拼寫更改為‘o’。對於打造國際城市品牌(貿易、投資、發展)而已,我主張保持國際拼寫的一致性,即Macao。”他認爲, “但有必要保護有形和無形的文化傳統,語言則是當中的關鍵組成。‘Macau’展現了澳門的葡萄牙文化傳承——而且,許多國家和城市都在探討語言和保育,在某些情況下,甚至語言的復興。因此,Macau和Macao都扮演著各自的角色。” 

倡導廣泛使用‘Macau’的不僅是葡萄牙人。2014年,澳門良心和新澳門學社合作舉行了一次公共活動,希望“提倡使用本地語言”,反對所謂的“文化同質化”進程。 

這項運動提出請願,要求Facebook使用“Macau”作為城市的地理標誌,以此彰顯澳門的歷史遺產和葡萄牙傳統。有與澳門良心一起參與請願的人士稱,Macau一詞源自葡文,其使用“表現了對歷史和習俗的尊重”。該組織同時提到,澳門特區的區徽仍然沿用“Macau”字樣。 

穆迪教授認同,這個問題“極具象徵性”。“但這並不意味著它並不重要。單個字母的使用有可能表明這個社會的身份、信仰和意識形態。”他向本刊記者總結到。 

“必要保護有形和無形的文化傳統,語言則是當中的關鍵組成,‘Macau’展現了澳門的葡萄牙文化傳承。因此,Macau和Macao都扮演著各自的角色” – 默浠濂 


標識選用何種語言? 

分別來自香港(Zhai Chenhui)和深圳暨南大學(Zheng Ruilin)的兩位學者決定分析澳門街頭的公共標識,從企業識別系統(企業形象)的角度評估澳門的語言景觀。 

他們指出:“數據統計表明,中文是唯一的優勢代碼,官方語言的景觀代碼組合主要為中文和葡文。” 

“在‘Macao’(原始拼寫)語言環境中,大部分標誌的語言組合是中文和葡文,缺乏英語,這令那些並非來自內地的旅客感到諸多不便,旅客的行程甚至遭到限制,導致旅客對澳門產生不良印象。因此,不完善的多語言環境將給旅遊業帶來負面影響。” 

兩位學者總結道,“澳門的傳統與現代之間存在某些矛盾。當初令我們引以為傲的南歐風情文化景觀和悠閒的生活節奏逐漸消失。另外,英語的普及程度仍不夠高。從語言景觀代碼取向的不一致,可以看出澳門目前的旅遊服務仍未能跟上旅遊業發展的步伐。” 

上一頁 | 【特刊】一城四“語” | 英語,“事實上的工作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