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一年後,“山竹”

受超強颱風“山竹”波及的面積是颱風天鴿的數倍。

《商訊》2022年8月特刊 | “天鴿”吹襲五周年


當澳門及周邊地區仍未完全從“天鴿”的劫難中恢復過來,這片土地被另一個超強颱風重創。

就最大持續風力而言,颱風“山竹”是自有可靠氣象記錄以來襲擊廣東省的最強風暴;按受災面積計算,也是珠三角自1979年以來最具破壞性的風災。

自1925年以來,颱風“天鴿”和颱風“山竹”在澳門造成的水災嚴重程度分別位列第一位和第二位。

超強颱風“山竹”於2018年9月16日(農曆八月初七)下午5時登陸黃茅海西側。就在“山竹”登陸時,珠江口近河口處適逢天文潮小潮,處於較低高水位落潮階段,受最大風暴潮波高影響,該處各潮位觀測站錄得天文潮位在-0.25米至0.25米之間。

在香港,“山竹”是自1983年颱風“愛倫”以來最強的颱風,也是懸掛風球警告時間最長的颱風,足足持續了十小時之久。由此可見,超強颱風的持續時間更長且造成的破壞更大,救援工作亦面臨更多挑戰。

根據研究論文《A Comparative Study of Typhoon Hato (2017) and Typhoon Mangkhut (2018) – Their Impacts on Coastal Inundation in Macau (2019)(颱風“天鴿” (2017年)和“山竹”(2018年)的對比研究-對澳門海岸洪水的影響)》,“天鴿”和“山竹”之間的關聯不僅在於兩者相繼發生的事實:兩個颱風在登陸中國東南沿海之前的風暴強度、路徑、前進速度,以及在澳門造成的洪水深度等方面存在相似之處;然而,兩者的登陸位置、風暴範圍和登陸期間的天文潮位存在很大差異。

“雖然‘天鴿’和‘山竹’在登陸前的某些關鍵氣象特徵相似,例如最大持續風速、錄得澳門最低氣壓、以及軌道前進速度,但‘山竹’造成的受災面積是‘天鴿’的數倍之多。”澳門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系莫啟明帶領的科學家團隊指出。

不乏證明“山竹”規模之大的數據:例如,位於磨刀門河口的三灶潮位站於“天鴿”和“山竹”期間錄得的最大和最小浪湧幅度分別達到1.86米和2.84米。

“山竹”的影響之大,甚至促使有關部門進一步調升了沿海堤壩設計的防洪標準。


“就最大持續風力而言,颱風“山竹”是自有可靠氣象記錄以來襲擊廣東省的最強風暴;按受災面積計算,也是珠三角自1979年以來最具破壞性的風災” – 研究

“在實施粵港澳大灣區戰略規劃的過程中,考慮到採用更高水域安全保障標準的要求,有必要迫切地對區內現有觀測站點的防洪防潮設計結果進行更多論證和分析。” 《Comparison and investigation on tidal levels designed for the coastal embankments in Guangdong-Hong Kong-Macao Greater Bay Area(粵港澳大灣區沿海堤壩設計潮位比較與調查)》。

在 “天鴿”和“山竹”期間,每個站點的測量潮位均處於破紀錄狀態。結果顯示,考慮到“山竹”和“天鴿”風暴潮帶來的潮汐影響,“伶仃洋灣和獅子洋灣觀測站的潮位設計標準明顯較2016年高”,三位來自珠江水利委員會珠江水利科學研究院的學者寫道。


88%認為有所改善

完成“天鴿”實地研究後一年,東京工業大學環境與社會學院的Takagi教授帶領團隊再次回到澳門,“確定人們是否感覺到2018年‘山竹’期間當局的救災工作比‘天鴿’時有明顯改善”。

兩次災難之間最顯著的區別是,“山竹”比“天鴿”早了7小時懸掛8號風球,“顯示當局推行的預防措施和應對措施存在顯著差異” 。

當時,距“天鴿”僅18個月時間,因此研究人員“未有發現政府對防洪公共基礎設施作出重大投資”。

“然而,88%受訪者認為當局的災害應對和管理有所改善,”《Public perception of typhoon signals and response in Macau: did disaster response improve between the 2017 Hato and 2018 Mangkhut typhoons?(公眾對澳門颱風信號和應對的看法:2017年“天鴿”和2018年“山竹”對比,災害應對措施有否改善?)》寫道。

研究團隊補充說:“警告牌、疏散演習、及時發佈信號和應急響應等軟對策可能是促成當地居民良好認知的原因。”

記者聯繫Hiroshi Takagi,希望確認另一個論點的正確性:“天鴿”和“山竹”之間的“行為”差異(天鴿行為異常,山竹更多的是“照本宣科”)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澳門居民的看法?

“在‘山竹’期間,人們更能意識到颱風的風險,因為這與歷史性災難‘天鴿’僅相隔了一年時間。我認為這是最根本的原因。儘管如此,‘天鴿’迅速變強且以極快的速度逼近,因此,政府缺乏準備應對的時間,”他回答道。

上一頁 | 災後創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