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你好!葡萄牙

《商訊》2022年5月特刊 | 中葡十年巨變


2012年前後

在葡萄牙的中國投資者克服了一切的不信任、猜疑和意外。

似乎自某一時刻開始,中國公司便開始購買葡萄牙企業。

新篇章於2012年開啟。正是這一年,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CTG)完成了對葡萄牙最大能源生產商葡萄牙電力公司(EDP)的收購,成為該葡萄牙公用事業企業的最大股東。

廣義上,中國的投資一直穩定、謹慎、信守承諾。

前五年中國投資者對公用事業、能源、銀行、保險或健康等行業的高影響力企業採取了行動,但近年,人們看到中國資金透過高端住宅項目開發商或“黃金簽證”計劃的置業者流入房地產市場。

十年前,中國在葡萄牙投資被視作一種時尚。

現在看來,這將留下長久的印記。

下一階段?更多“綠地”投資。

撰文:João Paulo Meneses

[email protected]


2011年葡萄牙政府財政瀕臨破產,並於次年被迫出售部分重要的公共資產。中國自一開始就以買家自居,並開始了向葡萄牙企業和房地產市場投入超過120億歐元資金的歷程。繼成功收購葡萄牙電力公司(EDP)後,葡萄牙仍是中資企業和投資者的目標。

“葡萄牙張開雙臂歡迎中國人”,2016年在葡萄牙出版的《Negócios da China(中國商業)》一書寫道。

撰寫該書的兩位記者在書中指出:“實際上,葡萄牙開創了西方世界的先河:為中國資本開啟了戰略領域的大門——允許中國資本進入其他國家禁止進入的領域。有其他歐洲國家同時出售了政府轄下唯一一家電力公司及其配電網絡的控制權嗎?沒有。”

然而,Campos和Vicente清楚公眾的情緒:無論是“誇大其詞還是偏見,在一定程度上,社會對這些交易有所警惕。葡萄牙社會懷疑國家能源部門的控制權已被移交予中國政府。”

作者們特別提到將EDP及葡萄牙國家能源網公司(REN)的大量股權分別出售予CTG(交易於10年前完成)和中國國家電網。

“由葡萄牙政府建造、國內最強大的電力企業被中國國有企業(CTG)收購一事已備受質疑,國家電力網絡也被一家來自中國的國有企業(中國國家電網)掌控,這實在令人詫異!”葡萄牙知名記者Nicolau Santos為該書撰寫前言時提出。

Nicolau在前言中總結了葡萄牙政府當時面對的諸多批評:“除了出售股權所得的資金外,這一投資給我們帶來了什麼回報?轉讓技術嗎?不是。為有關領域引入了知識或創新?也不對。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嗎?沒有。進行了新的投資?非也。恰恰相反,投資者經常將他們在葡萄牙賺取的可觀利潤轉移至他處。”

不難理解中國國有企業和私營企業先後進入葡萄牙經濟領域引起巨大社會恐慌的原因。

畢竟,2012年至2014年間,中國對葡萄牙的投資比任何其他歐洲國家的都多。據《福布斯》報導,葡萄牙商界巨頭兼國家首富2014年時曾明確指出:“我討厭來自中國的投資,因為它沒有為葡萄牙作出任何貢獻:沒有技術或知識輸入,甚至沒有管理。”

次年,葡萄牙三大銀行之一BPI的總裁Fernando Ulrich也表達不滿:“我對中國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投入如此巨額的資金感到震驚”。他同時為“葡萄牙充當中國進入歐洲市場的領航員角色”感到詫異,政府出售了“國家最優質的企業,卻沒有得到重大回報”。

2018 年,時任美國駐葡萄牙大使George Glass質疑國有模式,批評那些回應北京政治權力的企業,並補充說美國仍對中國投資流入葡萄牙一事保持“警惕”。

一如所料,中國政府始終保持一貫以來的低調作風,不曾對任何爭議做出回應。

《Negócios da China》 的作者們解釋道:“這是一個機會問題。葡萄牙企業正待價而沽,但早在展開新私有化計劃之前,中國人就已將目光投向了歐洲。這裡擁有成熟的國際化基礎設施和企業是中國投資者致力尋找的目標。”

(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葡萄牙政府破產了。國家希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歐洲當局提供幫助,推行私有化是其中一項為國家換取資金的舉措。中華人民共和國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2011年到葡萄牙進行國事訪問同樣具舉足輕重的地位——促成了數項協議的簽署——被認為為中國企業在葡萄牙投資注入了動力。)

2015年6月,郭廣昌坦言:“葡萄牙是歐洲最適合投資的國家”。他領導的復星集團是到葡萄牙投資的首批大型中國私人企業,下設忠誠保險公司(在澳門設有分公司)和醫藥集團。

CTG時任董事長曹廣晶在完成EDP收購案後所說的另一句話也被載入史冊:“此次交易為中葡企業更緊密合作搭建了橋樑,將鼓勵更多中國企業加大對葡投資。 ”

然而,里斯本經濟與管理學院學者卻直接在研究論文的標題中明確提出,EDP作為“葡萄牙主要的能源生產商,令所有人又愛又恨”。


中國企業在葡萄牙主要投資(5,000萬歐元以上)

年份企業 – 投資(業務領域)價值(歐元)
2012年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葡萄牙電力公司21.35%股權(能源)27億元
2012年中國國家電網–葡萄牙國家能源網公司25%股權(能源)3.87億元
2012年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葡萄牙電力公司子公司EDP Renováveis 49%股權(能源)3.59億元
2013年復星集團–忠誠保險85%股權(保險)10億元
2013年北控水務集團–威立雅水務葡萄牙公司(水)9,500萬元
2014年復星集團(透過忠誠保險)–葡萄牙醫療企業ES Saúde 96%股權(醫療健康)4.60億元
2015年海通證券 – BESI (銀行)3.79億元 
2015年長江基建–Iberwind集團(能源) (1)2.88億元
2015年亞米(Yuwibuy.com) – Greenfield Project (電子商務)5,900萬元
2016年復星集團–葡萄牙千禧银行16.7%股權 (銀行)1.75億元
2017年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葡萄牙ENEOP陸上風電項目49%股權 (能源)2.48億元
2017年中國長江三峽集團有限公司–葡萄牙電力公司1.9% 股權2.08億元
2017年中國建材國際工程集團有限公司–葡萄牙Ourika項目 (能源) (2)2億元
2020年中國交通建設–葡萄牙建築公司Mota-Engil23%股權 (土木工程)1.69億元
  1. 2020年以約2.06億歐元售予英國Ventient Energy
  2. 與一愛爾蘭投資者合作

中國投資佔GDP比重最高

葡萄牙是中國2012年至2014年間投資最多的歐洲國家,這在很大程度上描繪了當時及隨後的畫面。

儘管中國在2012年之前對葡萄牙的直接投資並不引人注目,僅位於第41位且幾乎集中在商舖和餐館業務,但中國對葡萄牙的投資自此後一直名列榜首。

2012年至2014年間,中國流入葡萄牙的資本達125億歐元:在直接購買廣負盛名的葡萄牙企業股份方面,中國企業花費了約51億歐元,佔總葡萄牙政府私有化計劃融資額的一半以上。

但除此之外,還有50億歐元用於購買EDP和REN的資產和信貸額度,以及大量用於獲得所謂的“黃金簽證”資金。

(資料來源:葡萄牙銀行)

透過上表,我們不難發現2012年之前中國在葡萄牙投資為零,繼而於2014年達到峰值(7.14億歐元),隨後穩步下降,直到2019 年跌至低谷後反彈。另一方面,過去十年間(自錄得峰值以來)的投資金額始終維持在1億歐元以上。

縱觀整個歐洲,儘管葡萄牙並非中國在全球的主要投資目標,但根據下圖,葡萄牙是中國投資佔國家生產總值比例最高的國家。

例如,2018 年,中國是葡萄牙的第五大投資國。

根據西班牙ESADE商學院2018年發表的“中國對歐洲投資趨勢”報告,葡萄牙的經濟維度累計投資比率為3.66,僅次於芬蘭(4.47)。

2010年至2016年間,中國在葡萄牙累計投資73億美元,成為同期中國對歐洲直接投資第七大國家,僅次於英國(320億美元)、德國(186億美元)、意大利(150億美元) 、法國(129 億美元)、芬蘭(105 億美元)和愛爾蘭(82 億美元)。

時任中國駐葡萄牙大使蔡潤介紹,根據最近的數據(2018 年),中國在葡萄牙的投資已經達到 120 億歐元(折合約137.2億美元),其中超過90億歐元來自中國企業,其餘資金來自個人投資者(黃金簽證計劃)。

本刊繼續用盡辦法仍無法從葡萄牙對外投資貿易局(AICEP)或中國駐里斯本大使館處取得最新數據。但葡萄牙銀行最近披露,2021年中國是葡萄牙第五大投資國,佔總額(1,549億歐元)的6.8%,即106億歐元,其中,能源是當中佔比最多的領域(38%)。

房地產與黃金簽證

2017年,人們看到了收購優質企業的時機已過,投資金額大幅下降。但新的領域亦逐步形成:房地產。

多位企業家發現葡萄牙具有獲得巨額投資的潛力,由 Level Constellation、EMGI集團、Reformosa以及何敬麟持有的KNJ等企業承保的大型項目陸續湧現。

大約在同一時間,首批中國建築公司登陸葡萄牙。首先登場的莫過於全球最大型的中國建築集團有限公司(中建集團)。該公司曾嘗試收購當地的建築公司,但最終於2019年在里斯本地區合作開發了房地產項目。

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取得了更亮眼的成績。該公司於2020年成功收購了葡萄牙最大的建築公司Mota-Engil百分之二十三股權。

中國建材國際工程集團有限公司則是另一個取得豐碩成果的企業。該企業投入2億歐元於葡萄牙陽光充沛的阿連特茹地區建設歐洲最大的免補貼太陽能電廠Ourika。

這一切都不足為奇:2018 年,Ernst & Young葡萄牙、安哥拉和莫桑比克戰略與交易合夥人 Miguel Farinha指出,基礎設施是中國在葡萄牙投資的下一個目標:“基礎設施將成為中國人進軍的下一個領域。尤其是當葡萄牙的有關領域已經歷了一段平靜時期,現在正逐步取得進展。”

再回到 2012 年,即葡萄牙政府推出黃金簽證(投資居留許可)之時,以居留權換取投資的方案,中國公民自計劃推行開始就表達了極大的興趣。

該計劃允許投資者透過一系列途徑獲得居留權,但當中最為流行的方式是:購置價值 500,000歐元或以上的物業。

十年後,經過多番修訂,該投資移民計劃的範圍和吸引力均有所下降,但中國仍然是申請者的主要來源地。

根據葡萄牙當局向本刊記者提供的最新信息,2012年10月至2022年1月期間,批出居留許可數量10,348份,投資額約為 30億歐元。

當中約一半居留許可,即5,053份申請,由中國公民取得,巴西位居第二(1065份)。

“到目前為止,中國人是從這一制度中受益最多的人,這允許他們在歐洲自由行動——這一激勵措施旨在引進海外資本,比其他西方國家推行的機制更寬鬆。”《Negócios da China》一書指出。

10年平穩發展

過去10年達成的交易大多數都保持不變,表明中國投資者希望留下的意願,又或是他們深謀遠慮的證明。

兩個小驚喜:

2014 年,葡萄牙政府對葡萄牙國際融資人承諾框架內的能源部門徵稅,這讓CTG深感懊惱並提出抗議,認為該國政府違反了此前作出的最高級別承諾。

CTG最終無可奈可地接受了這一政策,但集團時任董事長曹廣晶卻於2014年在里斯本發表一份措辭強硬的聲明,宣布對EDP的投資收益低於預期。

2018 年,當時直接或間接控制EDP 28%股權的CTG為對抗其高度分散並防止惡意收購要約,對持有股份進行公開拋售。

每股要價甚高,葡萄牙政府開了“綠燈”,但股東們拒絕了有關提議。

CTG於2020年出售了EDP股份約1億股,套現了約5.34億歐元,同時保留了其持有的19% 股權。迄今為止,它仍然是EDP的最大股東(其份額於最近再次上升至20%)。

我們必須仔細查看才能找到失敗的中國投資:中國的金屬模具和塗料公司武漢工業2014年宣布計劃到葡萄牙設立工廠,投資額接近 2,700 萬歐元。

這一計劃的首階段項目原定於2015年投入運營,但從未開放。

這家中國公司幾乎從一開始就放棄了該項目,因為其母公司的國際投資戰略發生了變化,但最終還是在這片土地上投資了1,370萬歐元。

Hi Po 項目則是另一個遭遇滑鐵盧的項目。該項目於2008年構思,希望在葡萄牙的 Beja區設立廠房生產環保電池。

……而澳門

早在中國企業和投資者開始關注葡萄牙之前,來自澳門的投資者就已經瞄準了這一位於歐洲最西端的國家。

何鴻燊是當中最為突出的一名投資者。無論是房地產還是博彩行業,都能找到澳娛的投資,且成績不俗。它在當地擁有兩個活躍的博彩業務專營牌照,包括最賺錢的里斯本上市公司Estoril-Sol。吳福等澳門企業家也在2000年前到葡萄牙投資。

儘管之後出現“降溫”,但何敬麟持有的KNJ Investment Ltd在傳媒和房地產領域的多個投資項目(價值7,000萬歐元)和盛世集團的Monte do Pasto收購案打破了這一趨勢。

澳門漁人碼頭滇緬玉石的老闆吳志偉投資了農業領域,尤其是葡萄酒出口。

前景光明?

“在兩國政府和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中葡經貿關係平穩、快速、健康發展,”中國駐葡萄牙大使趙本堂早前表示。

他引用葡萄牙銀行2021年第三季度的統計數據表示,中國對葡萄牙的累計投資額為28 億歐元,同比增長8.27%。

“但是,若將中國企業通過第三方市場對葡萄牙進行的各種投資納入考慮,”這位外交官在接受葡萄牙《Novo》(新報)採訪時解釋說,“中國在葡萄牙的投資金額將遠超於葡萄牙銀行提供的統計數字,因投資領域涵蓋能源、金融、保險、醫療保健、電信、水資源、建築、工業園區開發、設計與工程、航空、水產和餐飲等。”

此外,中國強調葡萄牙作為“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國家的作用。事實上,葡萄牙是世界上第一個與中國簽署合作備忘錄,共建“一帶一路”的西歐國家。

趙本堂還稱讚葡萄牙是第一個與中國正式建立“藍色夥伴關係”的歐洲國家,第一個通過當地主要金融機構發行銀聯卡的國家,也是第一個以人民幣發行債券的歐元區國家。

正如時任駐葡萄牙大使黃松甫於2015年所說,“葡萄牙成為‘一帶一路’(原絲綢之路經濟帶或一帶一路)的起點和終點”並非偶然。

米尼奧大學的一份報告寫道,“中國外交官毫不掩飾對將錫尼什港納入‘一帶一路’基礎設施的巨大興趣”,並補充說,“事實上,中國將特別留意葡萄牙基礎設施項目,更準確地說是Sines港口,認為該基礎設施或將成為葡萄牙首個與‘一帶一路’相關的項目。”雖然Sines港口的問題一再出現,但近年來卻不曾取得任何進展。

中葡關係知名學者José Fernandes曾於2020年警告說,“中國經濟外交通過貿易和投資在港口基礎設施、配電網絡、金融業等關鍵經濟領域建立起錯綜複雜的網絡,以戰略為目標,玩一場巧妙的經濟誘惑遊戲。它令葡萄牙等世界多個地區或多或少地形成了依賴性和脆弱性。”

Fernandes教授補充說:“在美中關係日益緊張的背景下——這似乎是一種可能的情況——葡萄牙以及那些將自己置於兩大衝突勢力之間的國家將不得不採取微妙的平衡行動。問題是其可行性,又或者他們會否因策略上的粗心大意而遭到懲罰。”

(* Hello Portug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