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hua/Fan Peishen)

【特刊】傳統中醫藥與新冠肺炎:需進一步研究

意見分歧:有人為使用中醫藥防治新冠肺炎的效用辯護,有人則警告當中存在的危險。 

《商訊》2021年7月特刊 | 一所久候不至的醫院


針對新冠肺炎的治療,西醫與傳統中醫之間的戰火重新燃起。一切源於去年 5 月,黑龍江中醫藥大學的三位教授發表了一篇名為《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for COVID-19 treatment(傳統中醫藥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文章。 

三位作者在文中表示,“通過大量臨床資料證實中醫藥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救治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為疫情防控帶來了新的希望。” 

學者們特別推薦推荐使用通用方剂“清肺排毒汤”,並指出該中藥湯劑在本次疫情治疗中有效率达到“90%以上”。 

他們進一步解釋:“中醫講求整體觀、陰陽平衡、辨證施治、增強機體抵抗力、排除致病因素等要素,在調理身體、增強抵抗力方面擁有數千年經驗,具有獨到的見解和防控經驗。” 

因此,“輕型和普通型患者可透過中醫早期干預有效預防疾病向重症或危重症的轉變。在危重的情況下,中醫藥可有效舒緩症狀,從而為患者贏得時間。” 

難怪文章中表明,“在接下來的疫情防控工作中,要充分發揮中醫辨證論治的優勢和整體療效,減少併發症,降低死亡率。” 

兩位來自澳大利亞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的研究人員無法認同以上觀點。 他們在同一網站(National Center for Biotechnology Information, United Nations)上發表了《The us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s to treat SARS-CoV-2 may cause more harm than good(使用中藥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弊大於利)》的文章。 

兩位作者表示:“我們希望強調,傳統草藥與危重非感染性間質性肺炎及其他入侵性病毒肺綜合症之間存在重大隱憂,例如患者已出現了瀰漫性肺泡出血或急性肺損傷症狀,中國和日本學術界已對此作出研究,特別是在2017-2019 年期間。” 

因此,這兩位澳大利亞醫生提出質疑,“這些藥劑幾乎沒有,或完全缺乏臨床療效證據,甚至有可能引發間質性肺炎,導致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狀複雜化,使用這些藥物時應謹慎考量。” 

總而言之“中醫藥治療新冠肺炎的益處仍未得到證實,很可能是有害的。”他們發現,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中醫治療間質性肺炎的效用,“然而,間接數據卻頗有説服力,在已知或疑似新冠肺炎感染患者治療中避免使用這些療法似乎是謹慎的做法,直到有理據支持中醫的治療效用。” 

這兩篇文章被多篇研究論文引用,令這兩個對立觀點更具體化:中醫有助於抗擊疫情,又或者,應該避免採用中醫療法。 

此外,另一篇特別值得關注的文章是《The pros and con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s in the treatment of COVID-19(中醫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利弊)》。 

四位作者(三位來自中國,一位來自新加坡)在開篇回顧“中國國家衛生委員會已推薦多種用於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中醫藥劑”,並總結“有必要進一步探討傳統藥物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利弊,並加强對潛在不良反應的研究和監測。” 


“有必要進一步探討傳統藥物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利弊,並加强對潛在不良反應的研究和監測” – 《The pros and con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s in the treatment of COVID-19(中醫治療新型冠狀病毒的利弊)》 


澳門沒意見 

澳門科技大學設中醫藥學院和中藥質量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澳門大學也推出了專業課程,澳門政府成立了世界衛生組織傳統醫藥合作中心(澳門),並在橫琴建立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 

換而言之,我們能夠談論在澳門建立一套完整的中醫管理系統。 

然而,澳門的專家學者們似乎避免參與這場討論。本刊記者聯繫了數位專業人士,要么沒有回答我們提出的問題,要么回覆指不願意就此發表評論。 

上一頁 | 【特刊】等待名單中的石排灣衛生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