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内地看到的嚴酷寫照

内地甚少有以澳門為主題的研究能夠提出這樣一個重要的論點:“城市發展的控制權最終或將落入不太關心本地利益的局外人手中。” 

《商訊》2021年 8月特刊 | 博彩旅遊業的優缺點 


“博彩業蓬勃發展及其在澳門經濟中佔據主導地位,對經濟增長和城市發展產生了若干影響,” 天津大學建築學院盛明潔和北京清華大學建築學院顧朝林合作撰寫《Economic growth and development in Macau (1999–2016): The role of the booming gaming industry(澳門經濟增長與發展(1999年至2016年):博彩業騰飛發揮的作用)》。 

“首先,對博彩業的極度依賴導致澳門經濟極易受到外部變化的影響。”其次,兩位内地研究人員指出,“澳門似乎正承受資源流動的影響,這在蓬勃發展的行業經濟體中很常見。博彩業繁榮創造了更多就業機會,人力資源從其他經濟領域被抽走了。”他們寫道,風險在於博彩業“是一個勞動密集型及非技術性的行業,因此可能將阻礙澳門人力資本的發展。” 

盛教授和顧教授還強調了一個相關的後果:“博彩熱潮還導致土地資源再分配,將其他經濟活動用地重新規劃並用於發展博彩項目。” 

“第三,與大多數西方國家的博彩城市一樣,澳門博彩業的繁榮直接增加了對城市服務業的需求,例如房地產、酒店和餐飲、批發和零售業,所有這些業務都與博彩業密切相關。 ”他們進一步解釋:“這些勞動密集型行業的快速擴張導致城市對勞動力的需求不斷增加,並反過來通過聘用數以萬計的人手來滿足。” 

作者指出,外地雇員數量從1999年的32,183人激增至 2016年的 177,638 人,佔澳門 2016年總就業人口的45.6%。“隨著更多本地就業人口投身博彩行業,外地雇員取代了本地雇員,獲建築、酒店和餐館等行業聘用,這些行業的薪酬水平通常較低,這導致了本地工人和外地雇員之間的收入差距越來越大。” 


“就博彩業的快速擴張而言,部分以犧牲當地利益為代價,包括當地居民生活環境惡化、城市身份認同被淡化、當地中小型企業被排擠等等” – 盛明洁和顧朝林 

他們提出的第五個觀點,儘管有關的分析並不充分:“由於澳門的經濟增長主要依賴外資博企,因此城市發展的控制權最終或將落入不太關心本地利益的局外人手中。 ” 

一方面,澳門經濟規模細,意味著難以實現本地集資;另一方面,内地企業未被允許進入澳門的博彩市場。學者們指出:“鼓勵海外投資的政策在博彩業發展初期受到青睞”,這一事實“急速地”削弱了澳門市場。 

“隨著外國投資者對澳門發展的控制日益加强,他們也因引發各種社會和環境問題而受到批評,”研究團隊補充說。 

根據盛教授和顧教授的論文,外國投資者雄心勃勃地為澳門引入數百萬額外旅客,卻未有考慮城市有限的承載力,這是批評之一。“旅客數量增長失控給澳門有限的自然資源帶來了沉重壓力,造成了有害污染,並推高了城市的商品價格——所有這些都以犧牲澳門居民的福祉為代價。” 

另一個批評是對城市身份認同的侵蝕(詳情請參閲本期專題報道)。更重要的是,“海外資本嚴重威脅城市中小型企業的發展,特別是推高勞動力和土地成本。儘管中小型企業據佔了澳門規劃中戰略性產業的大部分比重,諸如會展業、文創產業和中醫藥產業等,仍無力與博彩巨頭一較高下。” 

他們羅列了一系列“對經濟增長和城市發展的若干影響”,其中還包括博彩業的繁榮“也導致了澳門的空間發展高度不平衡”。 

學者們稱,為促進博彩業發展而推行的政策將越來越多的城市空間劃入旅遊活動範疇,“當地居民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視了”,與此同時“大型娛樂場度假村在路氹金光大道自成一國,澳門半島歷史城中心一帶的居民生活條件惡化”。 

“公園、社區休憩區或自然景觀不斷減少,當地居民的生活質素下跌,導致貧困人口與受益於博彩行業增長的精英群體之間的衝突越演越烈,並有可能威脅到澳門社會和環境可持續性。”學者們總結道。 

上一頁 | 【特刊】不利影響:罪案和貪污案件的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