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内地賭客 | 對抗“21世紀鴉片”

中國人天生熱愛賭博,這種説法完全沒有科學根據。然而,這個刻板印象卻經常出現在電影、書籍甚至報章報道之中。 

《商訊》2020年10月特刊 | 内地賭客


一切盡在澳門 

儘管如此,我們仍無法否認中國人對賭博的熱衷。 

在接下來的章節中,我們將從坊間對“中國賭徒”的多個不同認知開始,描繪中國内地政府為打擊非法賭博作出的努力,探討澳門原居民與無處不在的娛樂場鄰居之間的關係,揭開玩家的神秘面紗。 

這個問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緊迫。8月下旬,中國宣佈建立跨境賭博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旨在打擊日益增加的出境賭徒。 

目前,尚不知道該“黑名單”制度將如何運作,但顯然,這將對許多内地賭徒(特別是豪客)產生直接影響,並對澳門造成間接影響——此舉的目的或正是如此。 

總而言之,本期專題報道以多元化(並且希望是有趣的)方式討論這個引人入勝的奇妙議題。 

撰文:João Paulo Meneses 

[email protected] 


對抗“21世紀鴉片” 

外交、教育和執法是中國內地政府打擊非法賭博的主要途徑,尤其針對網絡賭博,被當局發言人稱為“當今社會的一大‘毒瘤’,世界各國的民眾對此深惡痛絕”。 

當“W88”2018年首次出現在英超俱樂部狼隊(Wolverhampton)的球衣上時,英國記者提出同樣的問題:W88是什麼? 

這曾經是歐洲一個不為人知的品牌,甚至沒有英文網站,無不表明其目標市場並非“舊大陸”。 

自此開始,球會所有阿士東維拉(Aston Villa)的球衣都印有W88的標誌。直至本賽季,另一支英超勁旅水晶宮(Crystal Palace)成為了該品牌的代言。這表明W88產生的收入比世界頂級職業足球聯賽高一倍。 

這些連續的投資步驟均源自一個明確理由:“博彩行業中飛速壯大的品牌,在亞洲擁有強大實力,專門從事體育博彩、真人荷官娛樂場、撲克、角子機和彩票遊戲”,W88找到了進入中國市場的有效途徑,因為當地許多平台都有播放英超聯賽。 

W88是眾多將總部設於菲律賓的中國企業之一,該處實際上已成為了“網絡賭博的世界首都”,對中國來說卻是一場噩夢。根據最新數據(新冠肺炎疫情之前),菲律賓離岸博彩營運商(POGO)吸引了超過十萬名中國公民到虛擬賭場工作,為國內玩家提供服務。 

IGamiX顧問公司的Ben Lee今年對CNN說:“大約百分之90至95的POGO客戶來自中國。” 

根據中國法律,這是違法。中國法律禁止公民在內地進行任何形式的賭博,包括線上賭博和海外賭博。因此中國政府對菲律賓施加了更大的壓力,希望當局禁止,或至少減少POGO活動。 

一年前,中國駐馬尼拉大使館發表聲明,指菲律賓的線上賭博導致中國的犯罪和社會問題增加,因為“與某些欺詐犯罪和電信欺詐行為廣泛相關”。聲明指出,“數億人民幣”的賭博相關資金正從中國非法流入菲律賓。同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希望馬尼拉禁止POGO,並表示:“當今社會的一大‘毒瘤’,世界各國的民眾對此深惡痛絕。”  


“文化和旅遊部稱:“境外一些城市開設賭場,吸引中國遊客出境賭博,擾亂中國出境旅遊市場經營秩序,危害中國公民人身和財產安全。”- 中國文化和旅遊部 

然而,中國政府在這場戰爭中似乎處於下風:POGO代表了一種收入來源,對杜特爾特政府來說,這實在太重要了,於是馬尼拉僅暫停了批發新的牌照,而非採取更嚴厲的措施,例如禁止所有活動。“他們(中國)不能命令我們。”菲律賓駐中國大使表明,“那些都是主權決定,這就是我們的立場。” 

但是,這只是中國賭博抗爭中的其中一條戰線。正如加拿大研究員Elisabeth Papineau所強調,教育是另一個戰場:“中國政府定期舉辦宣傳運動,且經常在媒體上發表引人注目的報導,透過生命攸關的宣傳,試圖譴責和消除賭博。” 

官方媒體不時將賭博描述為“21世紀鴉片”絕非偶然。“由於中國文化對賭博的社會認可,各種形式的賭博參與率都有所上升。將賭博視作一項娛樂活動,並不構成威脅,但是,賭博可能會令人上癮, 導致不負責任賭博,最終造成問題賭博,從而造成財務、情感和關係壓力。” 

將一項單純的“國粹”劃為不被社會所接受且理應被取締的活動。因此,公民教育運動顯然是為了阻止這種罪行。 

“中國破獲了價值1.84億美元的犯罪團夥,他們將中國賭客送到澳門”,這是近年來中國安全部門傳達出來的其中一個例子。打擊與非法賭博有關的犯罪是這場戰爭的第三條戰線。 

早在四個月前,這一特殊措施就因其深度和寬度而引人注目。這不僅限於破獲了“江蘇省南通市的非法犯罪集團”,後者為一非法地下賭博團夥,通過海門市的一個線上賭博俱樂部,為玩家提供互聯網和電話下注。另外,該起案件還牽涉到澳門,該集團將豪賭玩家帶到澳門特別行政區賭博,並在當地娛樂場開設帳戶,收取百分之1至2的佣金。 

中國將與貴賓廳博彩相關的跨境金融交易視為國家安全風險,但澳門市場卻依然高度依賴高端玩家,這一事實意味著我們必須謹慎採取措施。 

今年8月,北京亮出最新的一張牌:政府建立跨境景點旅遊目的地“黑名單”制度。文化和旅遊部稱:“境外一些城市開設賭場,吸引中國遊客出境賭博,擾亂中國出境旅遊市場經營秩序,危害中國公民人身和財產安全。” 

該份公告未有具體列出地點,不過,摩根大通證券(亞太)有限公司表示“我們的解讀是,這是對柬埔寨、菲律賓、越南等東南亞新興司法管轄區提出的溫柔警告,在這些地區,代理/視頻投注是合法的行為,甚至澳大利亞,當地的絕大多數貴賓廳需求來自中國,且主要是通過中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