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到香港以外的地方學習金融科技

澳門需進一步壯大金融技術領域,但不應對其他特別行政區產生依賴。 

《商訊》2021年4月特刊 | 打造中的金融中心


將與整個金融技術領域,即所謂的金融科技與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混爲一談是一個常見的錯誤。這種在澳門經常見到的混亂導致行業無法加速發展,跟不上香港的脚步。 

澳門新聞社在上屆iGaming亞洲大會的一篇報道中透露:“與這些技術有關的醜聞和騙局使澳門博彩監管機構質疑相關技術在城市中的運用,並對其採取觀望的態度。”  

然而,真相是當那些涉嫌與加密貨幣博彩有關的騙局被公開後,澳門金融管理局發出警告,要求居民在投資加密貨幣項目時採取預防措施,並指出有關活動或涉及欺詐,甚或可能被利用進行違法犯罪活動。 

因此,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未被列入優先事項。金管局指出,“虛擬貨幣是既不是法定貨幣也不是金融工具的虛擬商品……不受金管當局所監管” 。 

金管局重申:“考慮到‘虛擬商品’交易涉及大量風險,金管局已反復提醒公眾注意及保持警惕,並要求規定本澳所有銀行及支付機構,不得直接或間接參與,以及提供任何與虛擬商品交易有關的金融服務。” 

然而,澳門城市大學張偉光教授卻認爲,金融科技領域並不僅局限於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它還包括雲技術、大數據、數據中心和支付系統等。”澳門科技大學蘇育洲表示同意:“金融中心必須提供所有種類的金融產品和服務。證券交易所上市後,金融科技將自然而然地出現,正如香港當前發生的事情一樣。若沒有金融活動及有關要素,僅僅靠銀行業務,金融科技公司無法獨自成長,也無法利用規模經濟創造的協同效應和相關利益。” 

作為參考,香港現時擁有八間虛擬銀行(在澳門只有兩家,分別是澳門螞蟻銀行和澳門發展銀行)。但是,香港不應被視作典範。澳門大學黎寧教授警告,至少不應將其視作單一模型,“為什麼要學香港?内地的科技巨擘同樣擅長金融科技。澳門能夠向許多出色的例子學習。香港確實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由於金融市場規模和經濟發展性質的巨大差異,不一定要將其視作基準。” 

“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有足夠的理由發展金融科技。但這並不意味著澳門不存在發展金融科技的空間。”張偉光教授向本刊記者說。 


“為什麼要香港?内地的科技巨擘同樣擅長金融科技,澳門能夠向許多出色的例子學習。” – 黎寧 

這位城大金融學教授兼金融學院院長解釋:“數據存儲、傳輸中心和支付方式可能是澳門比香港具有戰略優勢的例子。”這對澳門經濟而言非常重要。據《南華早報》發佈的《中國金融科技運行報告(2020)》,近九成内地消費者使用金融科技支付日常生活中的大小費用,且大多數中小型企業在日常營運中運用金融科技,則達到最大成本效益。中國不單是全球最巨型的金融科技市場,也是全球最大的移動支付市場。 

因此,張偉光教授認為,“除非澳門的定位確定為國際金融中心,否則以香港為基準或會產生誤導。前行的正確方向是了解澳門在大灣區内的戰略優勢。” 

Oriol Caudevilla認為,無論如何,香港在這方面成績不容忽視。去年11月香港金融科技周期間,“香港不僅成爲了金融科技中心,並結合香港金融管理局推出四項主要舉措,為迎接金融科技和智能銀行的新時代作準備。” 

(近年,澳門金管局先後制定了多部監督條例,包括《電子銀行業務風險管理指引》、《網絡防衛指引》、《業務持續管理指引》和《反洗錢及反恐融資指引》。該局向本刊記者表示:“金管當局將及時修訂有關的監管準則,配合金融科技動態發展,不斷提高監督力度。” ) 


本地高校 

2月底,澳門大學推出全新理學碩士學位(金融科技)課程並完成註冊。 

課程内容涵蓋人工智能、區塊鏈、數字貨幣和電子支付、大數據處理和分析,以及投資組合管理等。 

最近,澳門科技大學整合澳門區塊鏈應用研究所、澳門金融創新研究中心、澳門金融科技創新中心和澳門法律與金融研究中心,組成澳門金融科技創新研究院。 

科大透露,“研究院以發展金融科技理論與應用為宗旨,加快澳門特色金融產業的穩健成長,推動城市經濟適度多元化,助力大灣區發展。” 


上一頁 | 【特刊】澳門,新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