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國際排名:平衡行為

在國際排名方面,澳門大學和澳門科技大學自成聯盟。得益於大學對研究成果加强重視,兩者的排名均有所上升。然而,有人質疑這是否以教學質量為代價。 

《商訊》2021年3月特刊 | (現代)高等教育40年


直到六年前,澳門大學才終於躋身國際排行榜。2015年,澳門大學首次進入“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成為世界300強大學之一。 

此後,澳門大學一直是澳門在該榜單上唯一代表。直至2020年,澳門科技大學首次驚艷亮相,躋身世界251-300強之列,超越了澳門大學。 

根據另一項享譽國際的排行榜,《世界大學學術排名》(即“上海排名”)將澳門科技大學置於第501-600名之間,澳門大學的名次為601-700名之間。 

一所大學在這些排行榜中的名次已成爲了其市場推廣和機構傳播策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例如,根據上海排名,澳門科技大學自詡為2019年大中華地區20強大學之一。 

在提升國際排名中,研究成果和引文次數發揮著核心作用。那些對排行榜計分方式持懷疑態度的聲音認爲,他們過於注重研究成果的生產效率,以及在同行、雇主和學生之間的聲譽,卻忽略了教學質量風險。 

這正是社會學家、前澳門大學教授郝志東的觀點。他指出,大中華地區的主要高等院校“癡迷於提高自身機構在國際排行榜中的名次地位”。 

由於“大學將重點放在研究而非教學上,”他稱,“教學通常被降至次要位置,研究卻往往忽略了當地問題”。 


“在很大程度上,追求名次地位的現象扭曲了高等教育發展生態的不同方面,例如研究與教學之間的資源分配不平衡” –  黃素君 

本地知名學者、澳門大學教育學院黃素君教授強調“近年來,排名已逐漸成為大學自我發展的要點,尤其是以市場推廣為目標”,但她警告,“爲了爭取更出色的名次,有大學向教職員工分配指標列表,鼓勵他們在SCI和ESI出版物上取得成就,這並不一定意味著提高教學質量,卻可能給教師製造更大壓力”。 

黃素君補充:“在很大程度上,追求名次地位的現象扭曲了高等教育發展生態的不同方面,例如研究與教學之間的資源分配不平衡,只看重研究產出,且忽略某些領域的研究,例如人文科學。” 

“這些排名非常重視教師發表的文章,且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專家或雇主的意見,這些意見可能完全以商業和主觀觀點為基礎。”黃素君向本刊記者指出,“我們可以透過本地和國際的方向闡述一所大學的使命,其中的大多數任務需要時間和耐心才能實現。實際上,即使一所大學的國際排名稍有落後,我們也不能說它無法滿足當地需求,”郝志東將之稱為“明星教授,因為他們的發表紀錄良好,但會被巨額資金所誘惑”。 


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 (2021) – 績效指標 

 澳門科技大學 澳門大學 
排名 251-300 300-350 
整體 48.0-50.5 45.6-47.9 
教學 29.7 30.0 
研究 23.6 35.5 
引文 86.3 64.8 
行業收入 40.3 40.9 
國際展望 100.0 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