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首次將澳門的未來與氣候變化聯繫起來

澳門公眾尚未意識到氣候變化對城市造成的影響,更多的“天鴿”事件不過是預料中的現象之一。

《商訊》2022年8月特刊 | “天鴿”吹襲五周年


自地球物理暨氣象局(SMG)1952年成立至2020年,澳門近10年的平均氣溫上升0.09攝氏度左右,2019年是最熱年份,平均氣溫為23.6度;2020年位居第二,年度平均氣溫為 23.3º。

此外,根據氣象局數據,去年5月是澳門近20年來最潮濕的一個月份,城中每個氣象站在5天內錄得的降雨量累計均超過300 毫米。該局強調,5月其中一天錄得自2013年以來5月單日降雨量最高記錄;同年5月11日和12日的降雨量均超過100毫米,是自 1996年發生類似風暴以來的最多降雨量。

對另一個標準,即熱帶風暴的數量,進行分析。從氣象局的資料可以看出,影響澳門的熱帶風暴年均數量為5.3,數量自21世紀上半葉到下半業逐漸增加。2000年至2010年間,年均值為4.5;2011年至 2021年間,則平均每年有5.7個熱帶風暴路過澳門。

最後,為了簡化名單:根據世界銀行數據,澳門每10名居民中就有4人生活在海拔 5 米以下(香港的比率為10%)。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人們必須明白的一個事實: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首次調整了其對澳門經濟前景的預測,不僅取決於博彩業的變化,與城市因氣候要素遭到打擊的高度風險亦被納入考慮。

雖然目前尚未有機制對氣候風險作出評估,並將其轉化為金融風險,這是部分學者一直致力改變的領域,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仍毫不猶豫地提議澳門特區政府應增加公共投資、制定預防計劃,以應對氣候變化帶來的影響。


“儘管‘天鴿’在風暴潮高度和洪水區域方面均打破了歷史記錄,但若在更高潮汐水平的時候發生同樣風災,則可能會出現更極端的情況” – 研究指出

撰寫《Field survey of Typhoon Hato and a Comparison with Storm Surge Modelling in Macau (2019)(颱風天鴿實地調查及與澳門風暴潮模擬的比較)》一文的作者指出,“儘管‘天鴿’在風暴潮高度和洪水區域方面均打破了歷史記錄,但若在更高潮汐水平的時候發生同樣風災,則可能會出現更極端的情況”。當我們理解這一觀點後,儘管有別於更具破壞力超級颱風相關的爭論,但特區當局公然聲稱“颱風天鴿是澳門遭受過的最慘重情況,並將以此作為新海岸保護工程設計的參考”的論調變得不堪一擊。

中國珠江水利科學研究院的一項研究指:“較高重現期的洪水遭遇重現期較短的潮位,以及較高重現期的潮位遭遇重現期較短的洪水,兩種情況的風險概率都將增大。”


消失了的報告

2015年,澳門政府成立氣候變化跨部門專責小組,以履行《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及《京都議定書》中減緩氣候變化的義務。

長期以來,公眾對該專責小組的成果一無所知。直到大約半年前,才有報導指其於2015 年到2021年間共召開了七次會議,即約每年一次。

然而,相關的會議細節均未有作進一步介紹。氣象局聲稱,澳門特區政府參與了《中國氣候變化國家信息通報》、《中國氣候變化兩年更新報告》和《澳門溫室氣體清單》的編寫。

“為配合國家整體應對氣候變化目標,特區政府將按長期減碳策略研究之科學依據,並根據本澳不同範疇的減排潛力,優化總體減排目標和制訂長期減碳策略。”氣象局指出。

然而,關於澳門減緩氣候變化的報告仍然處於空白狀態。去年,特區政府罕見地作出干預。行政長官賀一誠表示,澳門將配合國家環保發展戰略,力爭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達到峰值。

“我們將認真做好碳達峰(碳排放由峰值回落)、碳中和工作,因地制宜,逐步實現清潔能源替代,爭取2030年或之前實現碳達峰。”行政長官說。

上一頁 | “如受到極端天氣事件襲擊,旅遊目的地將面臨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