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tepaper collecting station at Inner Harbour

【特刊】“在中短期內,澳門不太可能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節能城市。”

環境科學專家杜偉明對澳門政府著手發展太陽能或風能一事持質疑態度。相反,他認為城市採用智能建築系統,優化空調的使用並改善加熱空氣和水,或可取得更佳成效。 

《商訊》2021年 9月特刊 | 綠色澳門


澳門理工學院杜偉明教授的學術論文被高度引用,是澳門首位榮登全球前2%頂尖科學家之列的學者。他的研究興趣包括環境科學、技術和管理、能源分析、全面質量管理和服務管理等。杜教授接受本刊記者採訪時指出:“在中短期內,澳門不太可能成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節能城市。” 

有限的空間、稠密的人口分佈、加上以大眾旅遊業務為基礎的經濟——這些要素會否阻礙澳門打造“美麗的休閒城市”進程澳門又是否有可能成為一座可持續發展的城市 

杜偉明 – 以上羅列的多項要素,包括有限的空間(澳門土地面積約有30平方公里)、稠密的人口分佈、加上以大眾旅遊業務為基礎的經濟,從居民和旅客的角度看來,必定對澳門打造“美麗的休閒城市”帶來不利影響。因城市資源有限,澳門應專注於“可持續”發展,而非“持續”發展,後者主要關注經濟增長,忽視城市承載能力的限制,也就是澳門能夠承受的極限。事實上,據本地高等教育機構估算,澳門最佳的旅遊承載能力為每天不到11萬人次,即每年4,010萬人次。據報導,在2017年調查的104天中,有21天的單日入境旅客人次超出了專家建議的訪問量(約佔調查天數的兩成)。 


“多年來,人們一直被教導要落實環保3R原則,即Reduce(減少使用)、Reuse(物盡其用)和Recycle(循環再造)。可惜的是,他們卻甚少將3R原則付諸實踐。” 

您認為都市固體廢物過量造成的影響是澳門當前面對的最嚴重環境問題嗎?還是有其他更重要的問題? 

杜偉明 – 包括居民和旅客在內的人們產生了大量都市固體廢物。然而,大多數人或許未有關注固體廢物引起的環境問題。澳門政府收到的環境投訴主要針對噪音問題,例如社區噪音(2020年約8000宗),和餐飲業場所廚房油煙等引起的空氣污染(2020年約 260宗)。社區噪音和空氣污染直接影響公眾福祉,構成滋擾。 

是否因為未能得到社會重視,故固體廢物問題沒有得到緩解?又或因為缺乏集體認識 

杜偉明 – 本地都市固體廢物主要轉移至澳門垃圾焚化中心處理。大多數居民將家居垃圾扔進垃圾收集站,卻忘記了垃圾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多年來,人們一直被教導要落實環保3R原則,即Reduce(減少使用)、Reuse(物盡其用)和Recycle(循環再造)。可惜的是,過去二十年澳門經濟騰飛,人們用於消費的財富與日俱增,卻甚少將3R原則付諸實踐。正如你所言,這是缺乏集體認識之故。 

現在讓我們談談可再生能源:您認為澳門(從中期來看)能夠成為一座可持續發展的節能城市嗎? 

杜偉明 – 澳門作為一座微型城市,高樓林立。由於相鄰建築物引起的不利陰影效應,加上屋頂面積佔房屋佔地面積的比率甚低,太陽能效率不高。此外,澳門沒有可以穩定供電的陸上或海上風電場。但若城市能夠採用智能建築系統,優化空調的使用和改善加熱空氣和水,或可取得更佳成效。這意味著澳門在中短期內不太可能成為可持續發展的節能城市。 


“由於相鄰建築物引起的不利陰影效應,加上屋頂面積佔房屋佔地面積的比率甚低,太陽能效率不高。” 

中央政府於2015年向澳門劃撥了85平方公里領海。這是否為興建海上風電場提供了機會? 

杜偉明– 建設海上風電場需要澳門政府和澳門電力公司投入大量資源。此外,還需要委託專家團隊評估在中央政府授予澳門的 85 平方公里領海上建設海上風電場的可行性。 

你認為在改變習慣方面最具決定性的角色應由政府扮演?還是公眾?澳門對這些問題的認識是否足夠? 

杜偉明 –澳門政府在提升環保意識方面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澳門政府應與教育機構,由幼稚園到大專院校均密切合作,致力提高下一代的環保意識。 


全球前2%頂尖科學家之列 

澳門理工學院管理科學高等學校杜偉明教授擁有倫敦帝國理工學院頒授的博士學位,是國家科技部的國家科技專家。 

根據美國斯坦福大學研究團隊公佈的全球前百分之二頂尖科學家排名榜,杜偉明教授的學術論文被高度引用,榮登全球前百分之二頂尖科學家之列。 

“我很驚訝地發現,受2019年被引用的學術論文影響,我躋身全球前百分之二頂尖科學家之列,”他向本刊記者表示,“儘管如此,這未有改變我對做研究的態度。我僅希望與研究團隊合作,進一步了解人們在組織和不同酒店環境中的感受、感知和行為,以及我們對環境、社會和經濟系統造成的影響。” 

澳門、香港和深圳的煙霞問題是杜偉明的主要科研主題之一。“我們證明了這三座城市的煙霞問題均遵循環境庫茲涅茨曲線,即環境質量與經濟發展之間的一種假設U型關係。例如,澳門每年的煙霞時間先是增加,自1986年的3小時至2007年的峰值766小時,然後隨著澳門經濟的持續發展而有所改善(2016年縮短至57小時)。此外,我和研究團隊收集了中國漁業數據,並發現中國在過去二十年間成功將海洋和內陸捕撈漁業維持在較低水平。中國目前的漁業主要以水產養殖生產為主。我們將仔細分析所有這些關於煙霞和漁業的數據,並將結果在國際期刊上發表。” 

杜偉明還打算與過去和現在的同事合作,探討“澳門服務業的趣味主題”,包括消費者對澳門零售商道德、餐廳用餐環境及社交媒體應用於工作(尤其受疫情影響)的看法。” 

上一頁 | 【特刊】回收外賣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