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多元化:中醫藥為重中之重

《商訊》2022年1月特刊 | 中醫藥新篇章


有別於前任行政長官,賀一誠將中醫藥視作經濟多元化的主要組成部分。 然而,這條路並不平坦。 

數字有時無法道出全部真相。根據統計暨普查局公佈的 2019 年數據,金融業、會展產業、文化產業及中醫藥產業的增加值總額達360億澳門元(下同),佔所有行業的增加值總額的8.2%。 

其中,中醫藥產業增加值總額僅佔所有行業增加值總額的0.07%。最早自 2016 年開始,這一佔比就基本保持不變(2017 年錄得產業價值3.2億元,略高於 2019 年的3.16 億元)。 

“背後的原因是,政府在進行中醫藥行業增加值總額的統計時,僅將本地中醫藥行業的部分數據納入考慮,即中醫藥製造和零售貿易、中醫藥高等教育和中醫藥服務。”盛力解釋道。 

這位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政治經濟學與公共政策教授引用2019年度《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統計指標體系分析報告》,指出獲“澳門特區政府注入巨資”的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2018年至2019年的“企業數量和收入錄得顯著增長”,收入由人民幣30.19億元上升至48.311億元;企業數量則由111家顯著增加至144家。 

“澳門中醫藥行業的統計數據未有將此類數據納入其中。” 盛教授指出,“中醫藥行業的實際發展及其給澳門創造的益處,遠超出了數據所顯示。” 

澳門經濟多元化的知名專家盛力補充說:“作爲一個高度開放的小型經濟體,國民生產總值(GNP)與城市生產總值(GDP)之間存在差異,是澳門所面對的先天困境。” 

盛力強調,澳門政府看似正著手開發新的統計系統,尤其關注橫琴深度合作區的澳門資產和企業,“以解決此類問題”:財政局近日透露,政府仍努力探尋評估橫琴粵澳合作區生產總值及其對澳門經濟影響的最佳方式。 

財政局局長容光亮在一份給予前立法會議員蘇嘉豪的書面回覆中指出,由於橫琴代表著“一國兩制”原則的嶄新實踐,合作區内的生產總值將繼續沿用符合國際標準的方式計算。他在該份聲明中強調展示經濟動態的重要性,以及合作區對澳門經濟多元化的貢獻。 

政府焦點所在顯而易見:自賀一誠擔任行政長官開始,中醫藥便始終是政府推動多元化進程(例如發行債券)的優先事項。 

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經濟和社會發展第二個五年規劃(2021-2025)》中,中醫藥被置於首位:把握粵港澳大灣區和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發展機遇,結合現代金融、高新技術、會展商貿和文化體育等產業,政府致力“以中醫藥研發製造為切入點,培育發展大健康產業”, “推進產業結構適度多元,增強經濟發展動能,擴闊居民就業空間”。 

高勝文領導的研究團隊以此為主題進行了研究並發表了具重要意義的報告。他們指出,“雖然‘一帶一路’倡議為澳門中醫藥業帶來了嶄新的歷史機遇,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清醒地認識到,中醫藥業的發展還面臨着諸多困難和挑戰”。 

研究團隊認為,“中醫藥面臨政策和技術等方面的壁壘”,“發展環境不容樂觀”。 

學者阮佩嫦則對此持懷疑態度。她於2017年在葡萄牙發表了題為《Economic diversification of Macau(澳門經濟多元化)》的碩士論文。 

就中醫藥產業的增加值總額數據而言,阮佩嫦強調, “與中醫藥行業相比,會展行業和文化行業的投資回報更快,酒店業更偏向於發展會展業務。我亦未有看到其他企業對中醫藥行業進行大規模投資,澳門政府是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的最大投資者” 。 

現任一家媒體公司營銷總監的阮佩嫦認為,基於中國人口高齡化及來自其他國家的需求,“中醫藥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因此,她認為“市場需求帶來巨大的潛力,尤其是保健產品——問題是,澳門能否把握機遇。” 

最後,她告訴本刊記者:“我認為政府應放眼大局,這意味著目標並非打造中醫藥產業,而是實現澳門經濟多元化,中醫藥產業不過是當中的組成部分。政府應該評估我們需要為這一特定行業付出多少努力,並在適當的時候作出調整。” 

“市場需求帶來巨大的潛力,尤其是保健產品——問題是,澳門能否把握機遇。”– 阮佩嫦 


王老吉,從澳門走向世界 

廣州醫藥集團有限公司(廣藥集團)被譽為“中國最大型的中藥製造商”,紅罐草本飲料品牌王老吉便是集團產品之一。 

與此同時,廣藥集團成功躋身世界500強榜單,是全球首個以中醫藥為主營業務進入該榜單的企業。 

作為中國最大型的製藥企業之一,廣藥集團兩年前與南粵(集團)有限公司、澳門企業城邦環球有限公司合資成立了廣藥集團(澳門)國際發展產業有限公司,在澳門設立了一家佔地逾2,000平方米的廠房。 

此前,廣藥集團與澳門大學就中醫藥研發合作達成共識,並簽署了合作框架協議。 

總部位於廣州的廣藥集團希望以澳門作為企業國際化的橋樑,並於最近宣佈了其透過澳門特別行政區開拓葡語國家市場的目標。 

上一頁 | 一部打擊“奇跡治療師”的全新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