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大灣區及法律同步案例

專家呼籲“建立大灣區環境合作治理機制”和“環境監察協同治理”。 

《商訊》2021年 9月特刊 | 綠色澳門


環境保護局在《澳門環境狀況報告2020》中提出:“另一方面,本區域的臭氧情況問題逐年凸顯,正廣泛影響粵港澳大灣區的空氣質量和居民健康”。  

有見及此,環境保護局提議持續推進減少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的研究及監察燃料加注站的油氣回收系統,但僅靠澳門解決不了問題。 

澳門未來的發展方向將取決於大灣區在各個領域的發展規劃,包括環境。 

與其他領域一樣,問題是如何協調三種不同的法律系統,尤其是內地與澳門、香港的法制建基於截然不同的模式。 

馮澤華和詹鵬瑋在澳門發表的一項研究就此作出了全面討論。他們認為:“三個法律體系亦導致環境法律僅在各自地域上實施,不能對其他地域有效。” 

這兩位來自內地的學者補充道:“例如在陸地流域治理、海岸和近海的聯合治理、大氣聯合防治等問題上,由於各自環境保護規範的空間效力問題而無法有效地達成共同治理的效果。” 

他們舉出了數個例子:首先,“當前,港澳附近海域的水污染之所以嚴重,與上游地區的廣東九市的工業與生活污染有關,這種分割的現狀不利於三地共同就某一環境問題進行共同治理。” 


“一個灣區中存在三種法律體系與三個法系既是大灣區的特色,也是其在環境治理合作中需克服的阻礙。” – 馮澤華和詹鵬瑋 

其次,學者們指出“環境生態問題是港澳行政部門對港澳居民負責的一項重要指標”,然而,他們強調“在廣東九市,經濟為中心的指導下,主要重視經濟發展而輕視環境保護。不同的行政評價指標形成不同的環境保護方式” 。 

此外,關於法律領域的差異,馮澤華和詹鵬瑋認為,香港和澳門的非政府組織可以為公共利益提起有利於環境保護的法律行動,反觀廣東省九市只允許檢察機關提起環境行政公益訴訟,這對三地合作治理期間的法律對接造成阻礙。 

“一言蔽之,”他們總結道,“一個灣區中存在三種法律體系與三個法系既是大灣區的特色,也是其在環境治理合作中需克服的阻礙。” 

兩位作者都對“如何協調這種由於城市間法律地位不同所帶來的差異”問題表示關注,並提出“建立大灣區之環境治理法律合作機制”。  

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綠色發展法治研究中心專職研究員任穎提出了一個具接入點的解決方案:環境監察協同治理。 

任教授贊同“環境監察領域存在的法律問題”,因此“需要回應多層次多領域風險治理的客觀要求,進一步優化粵港澳大灣區環境監察職能配置”。 

她認為, “全面提升粵港澳深度合作的體制機制保障” 必須以“環境監察”為切入點。其核心問題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探索以環境監察為切入點的協同治理機制創新;二是推動灣區經濟開發與環境恢復的再平衡。” 


合作“持續深化” 

環境保護局回應關於大灣區協調機制的查詢時指出,根據《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粵港澳大灣區持續深化生態環境保護領域的合作,各方面交流不斷加強,推進聯防聯控,致力改善區域環境質量。” 

粵港澳珠三角區域空氣質量監測網絡便是區域合作的其中一個例子。該監測網絡由位於廣東省、香港和澳門共23個空氣監測站組成,監測六種主要空氣污染物,即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臭氧、可吸入顆粒物、細顆粒物和一氧化碳。 

監測網絡每年公佈珠三角地區的監測結果及長期污染趨勢分析和每季度發布監測數據的統計概要。

上一頁 | 【特刊】環保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