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夾心階層

他們沒有足夠的資金置業,同時不符合申請經濟房屋的條件。

《商訊》2022年9月特刊 | 房屋:一個稱為家的地方


去年12月,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發佈《澳門特別行政區經濟和社會發展第二個五年規劃(2021-2025 年)》,明確提出“改善民生是施政核心任務”。

保障居民基本居住條件是優先事項之一。為此,文件首次提出“階梯房屋政策”,除落實公共房屋的供應計劃外,還新增了所謂的“夾心房屋”和長者公寓,同時推動房地產市場健康發展。

因此,所謂“夾心房屋”成為焦點,即“夾心階層”居民。當局解釋:“現階段,從本澳公屋的申請條件和覆蓋人群來看,社屋申請收入上限上調了約 9%,照顧到更多弱勢群體;經屋申請的收入上限調整,則使經屋的申請條件可覆蓋全澳超過八成居民。”

然而,有關官方文件進一步解釋:“一些收入水平超出經屋申請資格上限的人群,他們未能追上私人樓價升幅,其置業需求亦較難實現。”

因此,由於政府意識到:越來越多居民需要在經濟房屋和私人住宅之間進行選擇,故此推出了所謂的“夾心房屋”。

“處於夾心階層的青年面對的住房難題日益突出,”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政治經濟學與公共政策教授盛力指出。

“由於政府的房屋政策重點是通過廉租房和保障性住房解決低收入家庭的住房困難,夾層階層,尤其中低收入家庭面對的住房挑戰卻被遺忘了,”盛力表示。

“這表明,在社會保障覆蓋面和覆蓋深度方面,政府仍有提升的空間且機制仍有待完善。澳門政府需要完善人口普查,統計夾心階層的青年人基數,進行嚴格定位,盡量避免高收入群體擠佔夾心階層的利益。當局應將所有居民獲得適足住房視作最終目標。”

夾心階層方案2020年年底進行公開諮詢時,政治和經濟各個領域紛紛提出爭議。但仍有逾九成居民同意或表示不反對該提議。

政府當時承諾,該提案將於2022年遞交立法會審議。

“處於夾心階層的青年面對的住房難題日益突出” –  盛力


需要修訂嗎?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李振國教授承認,私人住宅市場的萎縮和樓價下跌應對“經濟型房屋”和“夾心房屋”的需求產生聯動效應。

他解釋:“目前,相當多的家庭,尤其是那些失業的家庭,將求職列作優先事項。那些被減薪的居民有可能被迫推遲置業計劃,那些原本計劃職業的居民則或許等待更實惠的住宅拋售,尤其當租金大幅下跌,其機會成本大大降低的情況下。”

“隨著市場需求、購買力及私人住宅價格的變化,政策制定者可能必須重新估計社會的房屋需求及公屋的價格水平。這並非意味著暫停“五個房屋階梯”政策,而是因應經歷疫情和經濟結構變化後家庭新需求作出修訂。”這位工商管理學院的學者告訴記者。

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陳建新教授的看法卻有所不同。他表示:“我認為,儘管爆發新冠肺炎疫情,但擬議的房屋階梯方案仍然適用。”

然而,這位澳門研究員指出:“政府必須關注不斷變化的環境,例如加息週期和私人住宅需求減弱。顯然,夾心房屋可能會給私人住宅市場造成擁擠效應。此外,部分政策也可能對住房需求產生某些影響。”

陳建新向本刊強調,畢竟夾心房屋和長者公寓,作為當局提出的兩個新型公屋,尚未最終定案,“雖然政府已就這兩項房屋政策提案進行了公眾諮詢,公眾有足夠空間就有關提案制定議程。事實上,現在是政府推出上述兩種公屋的時候了,因為居民的住房需求將持續上升,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

上一頁 | 過往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