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愛之——衛星?

若政府最初的想法是衛星賭場在中期內退出市場,這已被證明極具爭議,尤其是在疫情爆發之前,衛星賭場的收入佔城市博彩總收入近10%。

《商訊》2022年7月特刊 | 澳門博彩業新時代


新博彩法提出一系列修訂,致力對澳門博彩業進行更完善的規管,其中引起最大爭議的無疑是結束衛星賭場的提議,要知道我們總是將衛星賭場和澳門放在一起(詳看本期專題報道關於立法會討論的闡述)。

在遞交立法會的提案中,政府首先希望衛星賭場在三年內完成過渡,但這只是其中一項被質疑的提議。

另一項引發爭議的提議是,現在被稱為“管理公司”的實體如果經營特定的衛星場館,則只能獲取固定的“管理費”,不再從娛樂場收入中抽取部分收益。

在過去數月裡,政府表現出靈活改變最初提議的想法,例如衛星賭場營運商應做分層登記並讓新承批公司購入的義務。

政府草案的提出終於拉開了(為時已晚?)關於第三方經營娛樂場扮演角色的討論,且一切討論建基於六家承批公司之一的牌照許可。

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講師何雄威教授早前發表研究論文指出:“大多數衛星賭場業主是澳門或香港的企業家,但公眾對他們管理娛樂場方面的經驗和資歷甚為陌生。” 


“大多數衛星賭場業主是澳門或香港的企業家,但公眾對他們管理娛樂場方面的經驗和資歷甚為陌生。” – 何雄威

何雄威稱,澳門衛星賭場“充滿了不透明和不良的商業行為”,長期以來被視為本地博彩業的“監管漏洞”。

這位澳門學者還表示:“也沒有具體的規範管理這些場所的適用性、財務能力、賭場經驗和其他監管標準。”

另一位澳門博彩學者馮家超也指出,眾所周知,這些衛星賭場絕非澳門正確的“發展方向”。

為維護現狀,澳門18家衛星賭場中的有部分負責人提出,擔心擬議的法律將要求場館只能設於承批公司擁有的物業中。換而言之,他們將不得不出售物業或關閉博彩區。

據《澳門日報》報導,有消息人士透露,衛星賭場的業主都非常擔心,認為有關提議“不公平且毫無益處”。

這名人士解釋說,衛星賭場的業主向各自所處的酒店投入了大量資源,現在卻處於弱勢且即將被迫出售,除了期限短外,最重要的是,面對疫情的負面形勢,物業必須在行業被低估的時候出售。

另一方面,經營同名賭場的澳門勵駿創建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陳美儀呼籲政府“尊重歷史”;經營金碧匯彩娛樂場的滙彩控股有限公司主席兼董事總經理陳捷則認為衛星場是“有效的商業模式”,促使許多旅客在澳門半島逗留,且衛星賭場周圍的餐館、酒店和手信店,全都依賴娛樂場的客流量,更不用說如果娛樂場關閉,本地工作崗位也會流失。衛星賭場可提供約10,000個工作崗位。

澳門博彩研究學會最近發表報告,表示支持投資者對行業的看法。該學會發佈了《2021 年澳門博彩業服務指數》(GSI),以監測博彩業的服務水平。

該協會指出,城市整體的GSI得分與上一年相仿(130)。然而,澳門半島(幾乎所有 18家賭場都集中於此)的 GSI指數為 139,高於路氹的指數。


“政治強大”

衛星賭場問題一直是澳門立法會第二常設委員會會議上最熱門的話題。該委員會負責細則性審議新《博彩法》法案。

在雜誌《Asia Gaming Brief》看來,本地知名專家李達勝(Alidad Tash)認為這些企業“在政治上非常強大”的看法並非偶然。

多名代表建議將衛星賭場的過渡期從三年延長到五年。該部草案1月獲立法會全體會議一般性通過,多名代表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澳娛綜合董事梁安琪則質疑:“我們需要知道衛星賭場工作人員將需要面對的事情。他們會被轉移至新承批公司的身上?”

與城中大亨陳明金(經營其中三個賭場)的政治領域關係密切的鄭安庭議員呼籲政府尊重澳門歷史,“必須記住,這些衛星賭場曾創造了非常積極的影響,因為他們曾經為區域的經濟做出貢獻”,他強調說。

迄今為止,經濟財政司司長僅發表了寥寥數句,即“不希望衛星賭場關閉”,並希望他們“有空間且繼續依法經營”,第二常設委員會主席陳澤武坦言。

上一頁 | 非博彩:花更少錢做更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