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新中介人:“不同”或“過時”?

有人說“新澳門”沒有博彩中介人生存的空間,有人甚至稱最多不過是“旅行社”。

《商訊》2022年7月特刊 | 澳門博彩業新時代


現正進行審議的新《博彩法》草案提出的主要變化:澳門娛樂場貴賓廳結束及博彩中介人與本地博企之間的收入分配安排,這意味著每個博彩中介人只能與一家澳門娛樂場特許經營商合作。

主要後果:正如我們數月前才得知的信息一樣,若草案提出的兩項建議得到政府通過的話,博彩中介人的活動將截然不同,因為或許甚少有人膽敢到內地拉客。

主要問題:如果政府未有預見到這一細分市場的結束,那他們將扮演什麼角色?

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主任王長斌指出:“博彩中介人將被賦予一定的角色,這是最不可能的。”他們將和拉斯維加斯的獨立代理人一樣(詳見本期磚砌報道)。

高德志(Jorge Oliveira Costa)在接受本期專題報道採訪時反駁道:“顯然,澳門將繼續存在‘博彩中介人’。”

在這兩種極端意見之間,記者還收集到其他觀點。“會留下部分中介人,但他們試圖擺脫過去肆意妄為的影子,將有效地美化成旅行社,”博彩行業專家李達勝 (Alidad Tash)說。

“儘管仍需等待政府公佈博彩中介人及相關運作法規的最終細節,但我預計這一細分市場將有所不同。博彩中介人將繼續存在,且可能與在大西洋城工作的人們一樣,”澳門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學士學位(博彩與娛樂管理專業)課程主任蕭錦雄說。

“博彩中介人在澳門博彩行業中發揮兩大作用——他們將富裕的玩家帶到澳門耍樂,同時承擔了為賭徒提供信貸的大部分風險,”高德志補充道,“顯然,他們將被允許繼續為賭客提供信貸服務。 在第三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問題,癥結在於他們將如何在內地運作,這仍然是不確定的。”

負責吸引潛在客戶並將客戶介紹給博彩中介人的“疊馬仔”,亦面對身份不確定的難題。

綜合上述種種原因,澳門博彩業管理暨中介人總會理事林繼光認為新博彩法代表了倒退,將行業拉回那個執碼的黑暗時期。這一觀點並不出奇。

這位官員明白,行業在運營方面失去了所有靈活性,博彩中介人只能與一家承批公司合作並開展活動,其賬目將最終與運營商分道揚鑣。

同樣地,摩根大通的分析師研讀有關草案後,認為議案將有效地淘汰博彩中介人。


美國事例

在拉斯維加斯,獨立代理是與澳門博彩中介人最接近的商業模式。他們是非娛樂場人士,獲准與娛樂場合作,引進高端玩家。

大西洋城的規定比拉斯維加斯更嚴格。在當地,博彩中介人扮演與導遊一樣的角色,負責提供建議並在玩家逗留期間,安排餐廳、按摩、水療或表演等活動。

上一頁 | 高德志:澳門將繼續成為內地豪客的主要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