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更多紅樹林保護海岸

一項本地研究證明,波浪的衰減與紅樹林密度有關。

《商訊》2022年8月特刊 | “天鴿”吹襲五周年


聖若瑟大學的科學家團隊最近透過實驗室的波槽實驗,探討紅樹林對波浪的衰減作用。

由Karen Tagulao領導的團隊希望“通過碳封存及其他相關措施,評估濕地在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中發揮的作用”,並“藉助實驗室實驗,考究本地紅樹林在海岸防護方面的效率(通過波浪衰減)。”

最後,研究旨在“通過推廣信息和活動宣傳,介紹濕地對減緩氣候變化,以及適應和緩解的重要性” 。

“研究初步結果顯示,波浪的衰減效果與紅樹林密度及根/枝結構有關,”Karen Tagulao向記者介紹。“這意味著只有更密集或更茂密的紅樹林才能有效地減少波浪,”她補充道。

“我們將在另一個項目中延續這項工作,即開展研究的另一個階段,對紅樹林所在的沿海地區進行現場勘察。為此,我們將在現場放置多個波浪傳感器,”Taulao 解釋說,在研究首階段,團隊利用3D打印技術,建立了紅樹林模型並對不同物種和密度(樹木的數量)進行了測試。

這支科學團隊其他來自聖若瑟大學的成員還包括Agata Dias、Marco Hio 和 Cristina Calheiros。研究結果與之前海外進行的研究一致,“紅樹林等沿海濕地可擔當天然的海岸防護屏障,能夠顯著緩解熱帶風暴、海嘯及其他類似災害造成的破壞,因為它們具有減弱海浪的功效。”

Tagulao教授指出,根據最近的估計,沿海濕地用於風暴保護的全球年度價值中位數約為每年4,470 億美元,且每年可挽救4,620條生命。

“除了海岸防護,紅樹林還可提供許多生態系統服務:休閒和科學教育場所、培育漁業資源、發展生物多樣性、緩解沿海水污染、調解空氣質量、碳封存(捕獲和儲存碳),是一個以自然為基礎、緩解和適應氣候變化的重要解決方案。因為它們是基於自然,比建造的堤壩或海堤更具成本效益,”她補充道。

中國內地最近完成的另一項研究估計,濕地面積每增加1平方公里,風暴造成的平均損失就能減少人民幣8,390萬元。

在澳門的背景下,問題是如何——以及在哪裡——建設更多濱海濕地?“這是可行的,但在推行任何濕地或紅樹林種植項目之前,有必要對選址進行仔細評估,”聖若瑟大學 的研究人員回答道。

 “首先,必須正確了解場地的狀況,特別是地貌(例如海拔)和水文(潮汐模式、漲潮時間等),並在必要時藉助生態工程進行修改或加強,使人工種植的紅樹林能夠生長或允許紅樹林自然生長,”她補充道。

“然而,由於並非本地所有沿海地區都適合紅樹林,因此可能需要將綠色(紅樹林)和灰色(海堤等)進行有機結合,”Tagulao教授回答道。

Tagulao教授認為,紅樹林,“特別是幼苗,必須保護免受強浪侵襲。同時,也不要淹死植株,因此海拔很重要。類似的工作其實已經在氹仔的保育區域開展,但我相信城中仍有其他適合建立類似生態區的地點。”


“研究初步結果顯示,波浪的衰減效果與紅樹林密度及根/枝結構有關” – Karen Tagulao

受該問題困擾的不僅是澳門,大灣區亦然,因這一大規模的城市群同樣面對城市飛速發展和人類活動干擾等挑戰。

研究團隊表示,這一事實本身令緩解颱風災害變得複雜,“因為某些緩解區域(例如沿海濕地/紅樹林地區)可能會因城市發展或擴張所需的基礎設施建設而遭受侵占或破壞。 然而,我相信,自然與城市發展之間的平衡是可以實現。例如,沿海地區的填海土地或其他合適的地點,都能夠進行生態工程,使濕地/紅樹林能夠自然地繁衍、成長並存續。”

她說,除了之前提到的氹仔保育區(AIM)之外,環保局轄下的路氹城生態保護區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但正如最近報導的那樣,三十年期間,澳門的紅樹林面積已減少到三分之一。“1990年代的本地紅樹林面積約60公頃,至今僅餘19公頃左右,大多集中在氹仔、路氹和路環。城市化的壓力摧毀了它們,當局與聖若瑟大學正緊密合作,致力重新造林,”聖若瑟大學的環境工程師Cristina Calheiros解釋說。


填海是危險的方式

珠江口位於粵港澳大灣區的幾何中心,“是推動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主戰場之一”,內地一項研究指出。

結果表明,1973年至2021年,珠江口岸線總長度由240.09公里增加到416.00公里,大陸岸線由186.87公里增加到246.21公里(但大陸天然岸線長度從136.91 公里減少至15.17 公里)。同期,珠江口填海土地總面積增加了28,256.06公頃。

2012年之前,填海造地增速普遍較快。2012年之後,“中國政府進入了填海反思期,嚴格控制填海造地工程,僅落實此前批覆的填海項目和國家重大項目,使得國家岸線長度和填海面積年均增長率呈明顯下降趨勢。”《Analysis on the Dynamics of Coastline and Reclamation in Pearl River Estuary in China for Nearly Last Half Century(近五十年中國珠江口岸線與填海動態分析)》

澳門的填海造地則屬另一項調查主題,並由北京落實。“澳門一直是填海造地的典型,滿足對土地不同用途的需求,尤其為公共設施提供更多空間,為城市發展帶來機遇。然而,澳門的填海造地卻衍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影響。” 

結果顯示,澳門過去30年的填海造地面積“非常龐大,植被覆蓋的面積亦有所減少。 填海造地被用於興建娛樂場和交通設施,在過去三十年間為澳門的經濟帶來了爆炸性的增長。”撰寫《Evolution process of land reclamation in Macao and its impact on economy and ecology(澳門填海造地演變過程及其對經濟和生態的影響)》的作者們坦言。

上一頁 | 一年後,“山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