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更少的收入,更少的投資,更少的僱員

澳門將需要學會在承批公司繳納稅款減少的情況下生活。

《商訊》2022年7月特刊 | 澳門博彩業新時代


與疫情爆發前相比,澳門博彩業或將成為一個利潤較低的行業,更不用說新法規及內地加強對資本外流的控制。

儘管預測數據也有失準的時候,但在這種情況下,發生錯誤的概率將比預期的低很多,無人會認為可重返2019年之前,或奢想可超越那時的輝煌。

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蕭錦雄向記者表示:“賭收難以恢復至疫情前的水平。”

是的,隨著細分市場減少,利潤亦會減少,且投資水平不可避免地出現下降,因為這座城市已經沒有其他可用於興建新綜合度假村的土地了。”2NT8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李達勝(Alidad Tash)補充說,“僱員數量也會減少,因為場館已毋須為迎合豪客的需要而配備不成比例數量的僱員。”

博彩收入減少將不可避免地對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預算產生影響。正因如此,蕭錦雄認為:“隨著博彩收入減少,政府自然會削減開支,想方設法獲得更多盈餘。”


“隨著博彩收入的減少,政府自然會削減開支,想方設法獲得更多盈餘” – 蕭錦雄

這位博彩與娛樂管理專業課程主任進一步表示:“由於政府在支出方面變得謹慎,用錢的方式或與疫情爆發前有所不同。無論如何,澳門特區的財政狀況仍然比世界上許多司法管轄區要好得多。”

需要考慮的因素之一是將承批合同的有效期限縮短至10年。政府的理由如下:“由於娛樂場設施和設備在專營期屆滿後即收歸特區所有,新獲批給的博企可省去建設娛樂場的時間,故修改法律後的批給期限不宜太長。”

然而,正如本地市場分析師Andrew Scott近月發表的一系列文章所解釋,如果澳門的博彩收入結構需要從貴賓博彩轉向高端中場和大眾中場,“意味著旅客數量增加(但每位旅客的耍樂花費減少),同時反過來意味著對酒店客房的需求會增加。更多的酒店房間意味著更多的酒店,即是更多的投資。”

另一個後果是令潛在的承批公司對參與公開招標缺乏興趣:只有10年的特許經營權,誰願意投資?

由於收入和投資減少,需要的僱員數量亦隨之減少,這將對本地勞動力市場產生影響。

澳門理工大學曾忠祿等多位專家預料,集體裁員或會發生,一旦發生的話,那必定是在公開招標結束後。

承批公司的財務預期並不樂觀,但就此似乎已達成了共識。券商 Oanda 的分析師Edward Moya等人甚至認為,澳門博彩行業的法規變革“將壓低北美運營商所預期的利潤和所有增長”。

“這對美資娛樂場的股票非常不利,”這位專家表示,中國政府評估草案期間,股市出現了毀滅性的下跌。


待定

若政府本身並不期望(新)承批公司在澳門進行重大投資,但這並不代表未來數月或數年內沒有新落成的設施,例如計劃於2024年投入使用的銀河第四期。

新濠預計將於未來數月內開放新濠影匯二期,金沙也很可能完成倫敦人的重建(澳門倫敦人綜藝館將於今年下半年準備就緒)。在上葡京全面投入運營之前,澳娛綜合也有新的項目開門迎客,例如Palazzo Versace Hotel。


另一個難題?

澳門娛樂場運營商或被連帶或個別要求支付與太陽城、德晉集團突然停止活動相關的“未清償債務”和“未收回債務”,總額高達500億港元。這曾經是城中兩家最大型的博彩中介人集團,其公司領導人周焯華和陳榮煉被捕。這一警告來自Credit Suisse 4月發表的一份報告,該報告估計博彩中介人的總負債約為1,000億 港元,當中包括凍結存款。

“這兩個集團突然倒閉,留下了大量未收回的債務和未履行的責任。由於博彩中介人業務已被叫停,那些欠博彩中介人錢(中介應收賬款)的人自然不會償還債務,留下了大量應付中介人的賬款,”該投資銀行表示。

上一頁 | 下一步是數字人民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