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更無聊”、“更多”

有研究顯示,大學生只要擁有空餘時間和金錢、增加的自由度、足夠的可達性,就有意參與各種博彩活動。 

《商訊》2021年3月特刊 | (現代)高等教育40年


逸安負責任博彩輔導中心(逸安社)學者進行的一項研究指出,大學生是一個特別脆弱的群體,他們一旦“擁有空餘時間和金錢,增加的自由度、足夠的可達性和興趣,就會參與各種博彩活動”。 

根據《澳門大專生賭博行為的研究報告》(2017年),約42%至80%大學生曾在過去6至12個月內參與博彩耍樂。其他研究數據亦指出,這些年輕人中約6%至8%有嚴重的博彩問題。 

當博彩成爲生活中其中一項日常活動,處處可見且輕易可達,這是否更容易造成成癮問題?讓我們參考一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的情況:97%的男性學生和91%的女性學生終其一生均有參與賭博。 

作爲本地首批研究之一,有學者在2008年採訪了年齡在18-24歲之間的80位男性和118位女性,結果發現受訪者中有2.5%為問題賭徒。由甘雪媚領導的研究團隊認爲,“問題賭徒通常經歷嚴重的財務、社會、情感和健康後果。情感的衝動與問題賭博呈正向關係,生活滿意度和博彩知識則與問題賭博呈反向關係。”。 

更多研究接踵而來。直到2017年,《澳門大專生賭博行為的研究報告》終於發表。該研究以999名受訪學生(370名男性和629名女性)的數據為基礎。 

結果表明,參與調查的學生中,有32.3%參與不同類型的博彩活動,包括打麻將(61.8%)、足球投注(40.2%)、六合彩(37.2%)、打牌(28.1%)、陸上娛樂場博彩(13.1%)、角子機(7.5%)和線上娛樂場博彩(2%)。受訪學生的每月平均投注額為411元澳門元;促使他們參與耍樂的三個主要原因分別是尋求娛樂(18.7%)、消磨時間(12.5%)和朋輩影響(11.1%)。 

來自逸安社、香港理工大學和香港大學的學者們發現,參考問題賭博嚴重性指數(PGSI),受訪學生中分別有3.6%和5.3%被定性為中度和嚴重賭博失調,男性比女性更容易出現賭博問題,大多數問題賭徒(76%)早在14嵗前就下了第一筆賭注。 

澳門年輕大學生面對的風險不只是近在眼前的博彩問題。兩位本地研究人員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與内地大學生相比,澳門和香港大學生的抑鬱症患病率更高。該研究報告在《Nature》雜誌發表。 

學者們的研究目的在於比較“澳門、香港和内地大學生的抑鬱症患病率,並研究抑鬱症與生活品質(QOL)之間的關係”。根據數據,三地大學生整體的抑鬱症患病率為28.9%;其中澳門為35.2%、香港為41%、内地為16.8%。 


“大學生是一個特別脆弱的群體,他們一旦擁有空餘時間和金錢,增加的自由度、足夠的可達性和興趣就會參與各種博彩活動” (研究) 

另一項由澳門大學Allan B. I. Bernardo教授領導的調查則專注於澳門的大學生。該調查指出,5.74%學生“得分處於嚴重至極度抑鬱和壓力之間,17.57%受訪者的得分表明他們遭到嚴重或極度焦慮的困擾。男性和女性之間似乎不存在顯著差異” 。 

為了進一步瞭解調查數據的準確性,他觀察並提出軼聞類證據,證明澳門學生與内地學生相比,在課堂上享受到更少樂趣且更感無聊。Bernardo教授和心理治療師Yishen Li“確認了澳門和内地學生之間關於享受、自豪、羞恥、絕望和無聊的感受差異。” 

澳門華人學生表現出“三種負面情緒(羞恥、絕望和無聊)的水平較高”,内地學生則“兩種正面情緒(愉悅和自豪)的水平較高”。 


微信提升“社會資本” 

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傳播系助理教授李小勤指出, “Facebook和微信與連接和綁定社會資本存在正比關係”,澳門的華裔和內地大學生之間,“只有微信的使用與維持社會資本有著顯著的積極關係。” 

“相比之下,花費在Facebook上的時間連接和綁定社會資本存在著強烈的負面關係。校內生活同樣與連接和綁定社會資本存在正向關係。”研究人員補充,“這些均表明,同時保持虛擬和物理的社交聯繫可能為用戶創造更大的利益。” 

李小勤教授的這項研究非常有意義,因為Facebook是全球最受歡迎的社交網站,微信則是中國排名第一的社交網絡,但是“世界上甚少有地區同時使用這兩種社交途徑,並能夠同時受到年輕一代的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