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未來影響大灣區的風暴頻率和強度將會增加”

“天鴿”還對學術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專家學者們詳細研究了這一現象,並組建了國家和國際網絡以促進對類似現象的預測。

《商訊》2022年8月特刊 | “天鴿”吹襲五周年


中山大學大氣科學學院教授王東海博士入選中國氣象局科技領軍人才,兼任廣東省氣象學會天氣學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這位現任澳門科技大學澳門環境研究所成員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現在是否對“天鴿”的特征有了詳盡的了解?考慮到區內其他颱風的特徵,“天鴿”屬異常行為?你能重點介紹當中的部分細節?

王東海 – 我記得,颱風天鴿是2017年8月20日至24日期間發生的一個超級颱風,是近年來最猛烈的風暴之一。首先,我想向您和讀者描繪這次颱風的科學現象。

首先,根據香港天文台的數據,颱風“天鴿”被列為超級颱風。“天鴿”被歸類為超強颱風,香港天文台為此發出10號風球信號。這是自2012年7月強颱風韋森特襲擊香港以來首次發出10級警告信號。在2017年“天鴿”之前,我們甚少看到天文台發出10號風球信號,分別為1983年、1999年和2012 年。這也是自1979年颱風荷貝以來,香港天文台首次在當地發出“超強颱風”熱帶氣旋警告。


“事實證明,預測熱帶氣旋的強度要困難得多。人們或期望透過開展更多科學研究,以持續改進對風暴強度的預報並更出色地量化預報的不確定性” 

其次,我將從氣象方面闡述“天鴿”。它於8月20日在西太平洋上空集結,形成熱帶低氣壓,穿越呂宋海峽,於8月22日抵達南海東北部,並增強為颱風及採取西北偏西路徑移向大灣區沿岸。其後於8月23日趨向珠江口一帶並進一步增強為超強颱風,中心附近最高持續風速估計為每小時185公里。“天鴿”於同日午後在澳門及珠海附近沿岸集結並登陸。隨後,向廣東西部移動並於2017年8月24日至25日在雲南減弱為一個低壓區。“天鴿”不僅展現了强勁的風速,還給大灣區帶來了致命的風暴潮。例如,珠海氣象局錄得最大風暴增水達2.79米(即較正常海平面高出2.79m),導致最高潮位達6.14米。

第三,“天鴿”事件不僅給澳門帶來了嚴重的損失(眾所周知,澳門在是次事件中蒙受了災難性的損失,傷亡逾澳門幣83億元),香港特別行政區亦不能倖免。根據香港政府的記錄,最高天文潮位超過2.4米,與珠海相似。香港天文台在大埔、大澳及將軍澳等少數低海拔地區錄得超過129宗受傷、5,300宗倒樹及嚴重海岸水浸報告。

因此,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天鴿是一個強大的颱風,其暴風及為沿海地區帶來的洪水造成了嚴重的破壞;這一事件意味著未來的氣候不確定性。在我看來,難以說這類超強颱風會否更頻繁地發生,或者這是否異常現象。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 (IPCC) 在最新發表的第六次評估報告(AR6)中指出,來自西太平洋的風暴將更頻繁地發生。從科學的角度來看,生成這樣一個超級颱風的頻率和機率取決於若干因素,例如於北太平洋西部行程的熱帶低氣壓在發展為颱風之前的平均海平面壓力水平和風速。然而,由於氣候變化導致海面溫度升高,我們預料該地區將出現更多風暴。


“過去半個世紀以來,我們發現澳門的雨量亦持續增加,尤其是暴雨強度越來越大,且頻率越來越高。主要原因是海平面溫度升高,加劇了氣旋和風暴(潮)的產生。”

您是否認為,得益於科學研究的協助,當面對類似“天鴿”的風暴時,澳門的應對準備將比五年前的完善?發生了什麼變化?

王東海 – 肯定是。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氣象局、其他相關部門、高等學府和研究機構與香港特別行政區(例如香港天文台)、廣東省政府(例如廣東省氣象局)、研究機構(如中山大學、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等學府等)與國家減災中心密切合作。

據我所知,澳門政府對颱風“天鴿”展開了大量調查和研究,並發表了災後評估報告,以改善氣象、電力供應和防洪措施(這些舉措對內港一帶而言十分重要)。在此期間,特區政府建立了一系列的防備實踐,例如推出“風暴潮警告系統”,這能協助公眾更好地了解風暴潮,並提前做好準備。作為大灣區9+2座城市中唯一一個風暴預測系統,“風暴潮警告系統”成為了區內的典範。同樣,澳門政府各部門也在應急響應方面密切合作,例如跨部門共同製定應急響應演習,改善消防、警察和醫療等應急響應服務。這些舉動均表明澳門政府在風暴和洪水的前後應急響應的決心和努力。

與天氣預報的其他方面一樣,熱帶氣旋(颱風)預測的發展離不開更深入的物理理解、完善的數值技術、快速提高的計算能力、更優秀的觀測質量和頻率,並完善將上述數據同化至數值模型的方法。相關的發展令熱帶氣旋軌跡預報的技術得到了令人滿意的提高。事實證明,預測熱帶氣旋的強度要困難得多。人們或期望透過開展更多科學研究,以持續改進對風暴強度的預報並更出色地量化預報的不確定性。


“作為大灣區9+2座城市中唯一一個風暴預測系統,“風暴潮警告系統”成為了區內的典範。”

研究這一領域的科學家們似乎達成了共識,即氣候變化將導致更極端的天氣。你認同嗎?澳門會不會特別受影響?

王東海 – 事實上,從科學的角度來看,根據IPCC的推算和預測,未來影響大灣區的風暴頻率和強度將會增加。這意味著極端天氣條件(包括颱風、潮汐、暴雨和熱浪)也將更頻繁地發生,且規模將更大。過去半個世紀以來,我們發現澳門的雨量亦持續增加,尤其是暴雨強度越來越大,且頻率越來越高。主要原因是海平面溫度升高,加劇了氣旋和風暴(潮)的產生。

作為一名科學家,我們與大灣區內的學者和研究人員始終保持密切合作,致力提高氣候適應力及對區內風暴的理解。目前,我帶領一群同事開展一個大灣區項目(國家重點研發計劃[批准號:2019YFC1510400])並正著手聯繫和召集所有研究氣候適應力的同行。近日,特區政府與澳門科技大學建立了澳門沿海海洋生態系統監測站(如澳門海岸帶生態環境國家野外科學觀測研究站),彰顯了當局開展氣候適應力的承諾和努力。

總之,對於科學家、利益相關者、社區和媒體而言,為了應對極端氣候,齊心協力至關重要。我建議大灣區內各城市政府也應仿效,與學術機構、災害風險公司和公共社區通力合作。

上一頁 | 經驗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