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消極影響:生活成本

儘管人們賺多了,但仍未夠購置住房。薪酬上漲了,但在更多的情況下,卻被飆升的生活成本遠遠拋離。 

《商訊》2021年 8月特刊 | 博彩旅遊業的優缺點 


澳門最知名、最有經驗的兩位學者合作撰寫了《Explaining urban governance in the midst of political transformation: The city of Macao(解釋政治轉型中的城市治理:濠江小城)》(2017 年),並為所謂的“澳門政府管治合法性下跌”找到了兩種解釋。 

一是“2007年原運輸工務司司長貪腐案件曝光,證實了一個廣被流傳的猜想”,二是“樓市過熱,加上娛樂場和大量外資流入,刺激並激發更多市場泡沫”。 

據盛力教授和溫艷瓊教授介紹,“2006年至2014年間,澳門住宅的每平方米價格急升了逾十倍之多,這一漲幅與博彩收入、外資流入之間存在明顯的相關性。澳門很大一部分居民的生活條件甚差,且還在惡化。” 

畢永邦和葉占雄在其定性研究中找到了支持這一發現的理據:“受訪者指出,旅遊業發展導致價格上漲,甚至出現了失控。部分居民確實從快速的經濟中獲益,但卻有人未能感覺到明顯的好處,事實上,他們認為受通貨膨脹和樓價失控影響,生活質量變差。” 

大多數受訪者表示生活成本顯著上升,但澳門旅遊學院的畢永邦教授和葉占雄教授寫道:“許多本地僱員稱薪酬有所增加,但增加的報酬不足以抵消價格上漲帶來的影響。部分受訪者抱怨無法負擔飆升的居住成本,私人市場的住宅價格在過去10年內上漲了十至十五倍”,但澳門居民的月工作收入中位數升幅有限。 

“若無法穩定樓價,澳門居民就難以在這座城市找到安全感,因為城市的十年繁榮、博彩企業需要大量土地用於發展新酒店和博彩設施,無不對本地樓價造成深刻影響”兩位在《The impacts of casino tourism development on Macao residents’ livelihood(博彩旅遊業發展對澳門居民生活的影響)》中坦言,“事實上,政府為推動博彩業的發展劃撥了大量土地,過去10年的土地使用優先傾向專注於興建酒店和娛樂場,導致沒有足夠的土地或空間發展公共和私人住宅。” 


“若澳門居民的基本居住需求得不到滿足,他們對政府和旅遊業發展的不滿情緒將加劇” –溫艷瓊與Xin Crystal Li 和 Weng Hang Kong 

過去20年裡,研究這一問題的所有研究人員無不同意這一結論:“不斷上漲的樓價及其對居民生活的影響值得投入更多關注。” 

“對於許多本地居民,尤其是年輕夫婦來說,擁有一套住宅並不容易,”澳門旅遊學院溫艷瓊與Xin Crystal Li 和 Weng Hang Kong組成的研究團隊指出,“若澳門居民的基本居住需求得不到滿足,他們對政府和旅遊業發展的不滿情緒將加劇。鑑於澳門土地供應有限(僅29.2平方公里),政府有必要制定未來住宅用地供應和公共用途的相關規劃,以滿足不同的社區利益。” 

他們在論文《Social impacts of casino gaming in Macao: A qualitative analysis(澳門娛樂場博彩帶來的社會影響:定性分析》中進一步解釋道:“為了滿足澳門居民不同的居住願望和需求,政府還擬定了一個清晰且明確的住屋政策,適當地平衡公私住宅。” 

澳門城市大學徐東鵬和林德欽教授介紹,粵港澳大灣區的私人住宅樓價平均為人民幣31,803元/平方米,港、澳地區的均價分別為人民幣138,214元/平方米和人民幣84,795.6元/平方米。此外,香港、澳門、深圳和廣州的私人住宅均價遠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交通擁堵 

澳門高等校際學院(即現在的聖若瑟大學)2007年公佈一份探討澳門生活質量的報告並總結道,交通是本地居民最不滿的問題。據官方統計,澳門登記註冊的車輛數量逐年增加,2020年達到24.4萬輛。 

最終導致了交通擁堵,因道路基礎設施未能跟上步伐。 

交通事務局提供的一份報告顯示,在1999年初至2009年 9月期間,入境旅客數量和登記在冊的車輛數量分別增長了202.74%和65.19%,道路基礎設施卻僅增加了27.27%。 

上一頁 | 【特刊】其他正面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