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hua/Lo Ping Fai)

【特刊】澳門,新香港?

澳門能夠取代香港成爲金融中心嗎?這似乎是一個牽強附會的提議,但分析人士提出了未來兩大特區進行分工的想法。 

《商訊》2021年4月特刊 | 打造中的金融中心


大多數人認為,在澳門建立證券市場之類的提議旨在促進澳門實現經濟多元化,協助城市擺脫經濟對博彩業的過度依賴。 

然而,亦有人認為中央政府有其他的考量。“獨立的非牟利、無黨派研究組織”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高級研究人員黄天磊一年前寫道:“中國認為澳門能夠取代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他認為,中國旨在兩個目標:“在澳門建立以人民幣計價的交易所,首先為內地政府機構和企業發行債券為主,繼而發展納斯達克模式的股票市場,允許更多來自粵港澳大灣區的高科技企業到此進行融資”並“為內地企業提供獲取外資的替代選擇,同時鼓勵國際更多地使用人民幣” 。 

這位PIIE專家顯然清楚這並非一個簡單的目標(“在澳門發展金融服務面臨諸多阻滯,短期內無法實現”)。他詳細地描述了主要障礙及關聯,並總結道:“由於美國國務院認定香港已不再擁有高度自治,因此中國尋求香港替代品的願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强烈。” 

現在,黄天磊向記者表達了更多想法,“我認為,澳門確實有必要盡一切可能實現經濟多元化,這毫無疑問。然而,應謹慎地設計多元化”,尤其當城市已對博彩行業產生了過份依賴,且“其增長模式根本算不上可持續,澳門經濟最依賴的博彩業和旅遊業又恰是此次全球疫情中最脆弱的行業。” 

另一位駐香港的研究員Oriol Caudevilla向本刊記者解釋:“中央政府顯然對促進澳門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非常感興趣,澳門政府亦有此意。” 


“中央政府顯然對促進澳門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非常感興趣,澳門政府亦有此意” – Oriol Caudevilla 

“中國並非沒有可能打造自己的金融之窗,但是擁有兩大特區並非沒有道理。通過特別行政區設立‘對外之門’通常更爲容易。另外,就靈活性方面,兩扇門當然比一扇門好。”澳門學者黎寧教授認爲。 

曾為澳門大學工作的蘇育洲持類似看法,但他未有就傳聞發表評論,只表示“但中國有可能希望在國内維持‘資本管制’政策。” 

現任澳門科技大學商學院院長蘇育洲警告:“我不認為這是簡單、輕易的。香港經歷了很多年,在世界各地許多國家的共同努力和取得協定的情況下,才最終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我堅信,英國的‘英聯邦’安排對匯聚人力和財力資源至關重要,綜合多方因素,香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儘管香港目前經歷一切,但這座城市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地區乃至全球金融中心,”經濟學人智庫中國和澳門區首席分析師Nick Marro補充說,“澳門沒有能力以任何有意義的方式取代香港,包括其自身經濟結構,以及缺乏可與之媲美的本地人才和金融服務專業知識。” 

就記者提出的問題,他作了總結:“不應該否定金融業發展,但至少這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澳門政府則希望迴避這些問題。《施政報告》提出:“助力‘一帶一路’建設,推進金融創新和金融科技發展。”李偉農還補充說:“今後的工作方向將是加快在橫琴建設粵澳深度合作區,致力將橫琴打造為另一個澳門。” 

“澳門沒有能力以任何有意義的方式取代香港” – Nick Marro. 

[HEAD/part2] 


向……深圳學習 

澳門學者葉桂平教授在接受新華社採訪時說:“深圳發展歷程也為澳門促進適度經濟多元化和實現可持續發展提供了寶貴經驗。” 

《中國日報》引述,葉桂平教授認為,澳門不但可以從深圳改革開放40年的經驗中學習如何創新發展,還能夠“在粵港澳大灣區,乃至全國發展中發揮獨特作用”。 

身爲澳門城市大學校長兼澳門社會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葉桂平認為深圳成功的關鍵在於解放思想,推行了一系列前瞻性和務實的改革。 

從《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2020—2025年)》以及習近平主席對深圳在中國經濟發展中所發揮作用的描述來看,“這個經濟特區塑造為經濟引擎,不僅被譽爲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典範,還帶領港澳特區更深層次地融入大灣區的社會經濟中。”盧兆興數月前接受澳門通訊社訪問時警告,“深圳無疑將取代香港和澳門,成為推動中國經濟現代化和深化社會主義改革的最重要動力。” 


上一頁 | 【特刊】債券,未來在於債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