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刊】疫情一年 | 二月的兩週

2017年,超強颱風天鴿重創澳門,並在社會中引發了應否關閉娛樂場的辯論。今年的這場疫症導致娛樂場史無前例地被關閉了兩週。在新冠肺炎的陰霾下,情況是前所未有且完全不同。同樣地,這對娛樂場及賭徒而言,也是全新的狀況。 

《商訊》2021年1月特刊 | 疫情一年


疫情已持續了一年,沒有人知道這場噩夢將如何結束,又將何時完結。 

特別是在澳門,人們懷疑當推出疫苗且一切恢復正常後,賭徒和旅客的整體反應。將回復至過往常態,還是所謂的“新常態”? 

讓我們逐步解答這個問題。在至少兩項事實的作用下,今年將被載入史冊: 

娛樂場前所未有地關閉了15天,即2月5日至19日(澳門是世界首個實行這一戲劇性決定的博彩轄區,多個類似的博彩轄區則跟隨其後)。 

- 城市於4月和6月錄得有記錄以來的最低月收入(少於8億澳門元)。我們無法確定關閉城中所有娛樂場的情況會否重演,即使稍後再次發生同樣情況,2020年2月5日也將被歷史銘記。 

娛樂場關閉兩週後重新開放,但實際上沒有顧客:“我們重新打開新濠影匯的大門,發現只有約10名顧客進入;新濠天地重新營業時,可能只有10至12名顧客,”新濠首席營運總監David Sisk如是描述。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講師何雄威表示,除了4月、6月的數據外,“澳門錄得近幾十年來的賭收最大跌幅。”與2019年相比,今年前六個月的博彩總收入下降了77.4%,且當中大部分收入是在一月份產生的。這位研究人員補充說:“在這樣嚴峻的背景下,澳門娛樂場經歷了2月的停止營業,進行必要的營運調整,繼續支付僱員薪酬。” 

5月,澳門所有娛樂場的日均交易餘額出現了多年來的首次負值。換而言之,娛樂場支付予賭徒的溢價超出了日均總收入,相差約2,500萬澳門元。 

最近,澳區全國人大代表劉藝良向廣東省政府反映,希望儘快恢復網上申辦廣東赴澳個人遊簽注。 

誠然,中國內地自9月起全面恢復辦理赴澳自由行簽注,但是獲批簽注的要求極之繁複,還要求出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測試證明及健康碼。 

恢復赴澳個人遊網上申辦服務可以部分解決問題,但所有人都清楚只有在推出疫苗後才能進入新的階段。 

“受疫情持續不退及經濟衰退影響,賭徒或許無法如疫情爆發前那樣耍樂。這場新冠病毒危機,加上中國內地的反賭博法規,或將終結澳門及整個亞洲賭場的長期興盛。” 

澳門科技大學商學院余兆聰和蘇育洲合作撰寫了研究論文《The Impacts of Financial and Non-financial Crises on Tourism: Evidence from Macao and Hong Kong(金融和非金融危機對旅遊業的影響:以澳門及香港為例)》。該文是在疫情爆發前完成的。 

余兆聰告訴本刊記者:“總的來說,金融危機影響人們的收入和財富。他們的總支出因而有所減少,旅行意願亦將下降。與衛生健康引發的危機相反,例如非典和新冠肺炎,人們往往避免前往疫情嚴重的區域,因為安全才是他們的主要關注點。除了財政遭受影響外,安全至上的優先考慮或令衛生健康危機對旅遊業造成的影響較金融危機更嚴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或將產生更嚴重的影響,因為它持續時間更長,且波及更多國家。”研究人員指出:“當旅客計劃旅行時,安全是首要考慮。” 


“受疫情持續不退及經濟衰退影響,賭徒或許無法如疫情爆發前那樣耍樂” – 何雄威 

無獨有偶,生產街機風格博彩遊戲的製造商Synergy Blue對1,000名美國成年賭徒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只有51%受訪者稱,一旦娛樂場重新開放,就將再次光顧。但亦有26%的受訪者表示,只有當受感染病例數字大幅下跌後,才會再次到娛樂場耍樂。 

這些結果很可能與其他數據有所關聯。本地智庫澳門研究中心在澳門獲得的數據顯示,9月首七天內,只有三分之一的內地訪澳旅客在逗留期間進行了賭博。 

除此以外,還有兩個因素:北京反腐行動和加強資本管制措施,以及正在上演的中美貿易戰。 “我們認為中央很可能啟動第二輪反腐敗運動。”Bernstein Sanford兩位駐澳門的研究人員Dennis Zuev和Kevin Hannam寫道,“這令整個澳門博彩業處於‘持久焦慮’的狀態之中。” 

綜合所有原因,難以猜測復甦的方式和時間:娛樂場關閉後數月以來所做的一切猜測均以失敗告終。 

“直至2021年底前,經濟將緩慢復甦。然而,這取決於疫苗的開發和有效性。”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國際綜合度假村管理助理教授馮學能認為。“我估計,澳門的經濟增長無需花費很長時間就能夠恢復至疫情前的狀態。只要內地旅客能夠正常入境澳門,本地經濟將迅速恢復至疫情爆發前的水平。”澳門理工學院講師謝四德表示。